第一千零六章 【开始算账】(上)


  第一千零六章(上)

  陈岗推开车门赶紧走了过去:“住shǒu,住shǒu!”tā说住shǒu的时候,桑贝贝又照着陈凯的小肚子来了两脚,你说住shǒu没让我住脚啊!这丫头下shǒu也够黑的。

  桑贝贝的两脚踢得陈凯彻底丧失了反抗能力,捂着小肚子只剩下哼哼唧唧的份儿了。

  陈岗道:“别打了,别打了!”

  桑贝贝指着陈岗的鼻子道:“老头,你给我滚一边儿去,惹火了我连你一起打啊!”

  陈岗被她吼得一愣,说实话,陈岗还真没什么战斗力,看到弟弟都被揍成这德行了,自己养尊处优惯了,就算冲上去也只有挨揍的份儿,tāNND,这年月,女孩子怎么都变得这么凶猛了?

  汽车摩擦地面的声音由远而近,一辆公牌奥迪车停在tā们的面前,车灯照在tā们身上,几个人都被照得睁不开眼,车门打开,张大官人从里面走了出来,桑贝贝跑了过去:“张扬,这两个老流氓欺负我!”

  陈岗真是哭笑不得,自己什么时候成流氓了?还被冠以一个老字,tā第一次产生了检讨自己的念头,这样的场合,以自己的身份本不应该过来的,这下好了,惹麻烦了。

  以张大官人的眼力,远远就认出了陈岗兄弟两个,这厮心中既没有感到担心也没有感到生qì,不担心是yīn为tā知道别说陈岗兄弟俩,就算再来几个也不会是桑贝贝的对shǒu,不生qì是yīn为tā巴不得陈岗兄弟俩和桑贝贝发生点摩擦呢,其实陈岗兄弟俩不找tā毛病,张大官人都想主动找tā们毛病了,现在这俩居然主动往枪口上装,麻痹的,作死吗?

  在这样的情况下和张扬见面,陈岗是非常尴尬的,无论这个桑贝贝是不是张扬的相好,自己都不好解释眼前的一切。不得不承认陈岗的脸皮还是有着相当厚度的,tā笑道:“张扬,这么巧啊!”

  张扬没理tā,对桑贝贝道:“表妹,怎么回事儿?”

  桑贝贝瞪大了眼睛,自己怎么就突然成tā表妹了,不过她马上明白了,这厮是想避嫌。往外摘清自己呢。桑贝贝狠狠瞪了张扬一眼,咬牙切齿道:“表哥,这两个老流氓欺负我!”

  张扬道:“你一定误会了吧。这两位一位是我们的纪委书记,一位是开发区分局局长,都是国家干部啊。怎么能是老流氓呢?”

  陈岗的脸皮涨得通红,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弟弟的脸被这个小姑娘给打了,tā们兄弟俩的短都被张扬给揭了,今晚怎么这么倒霉?可今天这事儿摆明了理亏的在自己一方,陈岗道:“张扬啊,原来这小姑娘是你表妹啊!”tā当然不会相信张扬的说辞。

  张扬道:“陈书记,您怎么在这里啊?”

  陈岗道:“吃饭……吃饭……”tā把陈凯从地上搀扶起来。向张扬道:“误会一场,我们先走了!”

  桑贝贝还想不依不饶,却被张扬一把给拉住,拽到了奥迪车内,桑贝贝进入车内就火了:“喂!你什么时候胆子变得这么小?”

  张扬道:“你懂什么?过犹不及,差不多就得了。”说话的时候,看到陈岗开着车匆匆离去。

  张扬也掉转车头。离开了地下停车场。

  桑贝贝充满嘲讽道:“你们北港这帮干部全都是奇葩啊!”

  张扬道:“陈岗是个老色狼,我正想找tā麻烦呢,想不到tā居然主动惹到了我的头上。”

  桑贝贝发现张扬正远远跟着陈岗的那辆车,她笑道:“你想跟踪tā们?”

  张扬没否认。

  桑贝贝道:“不用跟的那么紧,我在那个老流氓身上安了一颗追踪器。tā逃不掉的。”

  张大官人有些惊奇的看着桑贝贝:“丫头,真是人才啊!”

  “表哥。我帮你搞定了这件事,你怎么谢我?”

  张大官人道:“八字还没一撇呢◇,现在就要报酬了,咱们看看能有什么发现不!”

  陈凯躺在副驾上好半天才感觉到疼痛缓解了一些,tā咬牙切齿道:“我饶不了她!”

  陈岗道:“还好意思说,今晚如果不是你,怎么会惹下这个麻烦▲?”

  陈凯有些委屈道:“我还不是为了……”说话的时候tā看到大哥阴沉的脸色,下面的话没有继续说下去。

  驶入分流道的时候,tā小心地向后面看了看,张扬的车并没有跟过来。

  陈凯道:“大哥,你放心,这件事我不会就这么算了。”

  陈岗道:“我看还是算了的好,不用我们出shǒu,自有人对付tā。”

  把陈凯送回家之后,陈岗并没有回家,今晚的事情让tā感到非常的郁闷,内心中有一团火,急切地想要宣泄,tā拿起电话,拨打了一个熟悉的号码,陈岗只说了一句话:“我在老地方等你。”

  陈岗所说的老地方是嘉盛苑,tā在这里有一套三居室的房子,很少有人知道这个地方,陈岗把车停到楼下的车库内,习惯性的向周围张望了一下,然后向楼上走去。

  来到房间内,陈岗脱去西服,拉开领带,坐在沙发上,闭上眼睛,回想着晚上发生的一切,越想心中越是恼火。

  十多分钟后,tā听到窸窸窣窣的开门声,笃笃的高跟鞋声响起,陈岗低声道:“不要开灯!”

  房门关上之后又被反锁上,陈岗听到一声熟悉的叹息。

  陈岗道:“怎么这么久才来?”

  一个幽怨的女声道:“这么晚了,你才想起我?”

  女人缓步走入月光里,从落地窗投入的微弱月光映照出她模糊的面容,这女人赫然是滨海前县委办公室主任洪长青。

  陈岗向她招了招shǒu,洪长青来到tā的身边,柔声道:“要不要先洗个澡?”

  陈岗没说话,忽然tā抱住了洪长青,极其粗鲁地将她压倒在沙发上,掀起她的裙子,没有任何前戏就狠狠侵入了她。洪长青娇呼道:“老东西,你轻点儿……啊!”

  陈岗压低声音道:“你不是喜欢我用力吗?你不是喜欢我狠狠的对待你吗?你们女人全都是嘴里一套心里一套。”今晚的陈岗格外的疯狂。

  洪长青一双雪白的大腿死死缠住了陈岗,用这样的方式减缓tā的动作,她◆qì喘吁吁道:“怎么?谁给你qì受了?拿我发泄?”她从心底鄙视这个男人,这次的调动让她彻底看清了陈岗的嘴脸,自己为tā付出了这么多,到最后,tā却把自己弄到了港口开发区科技技术局综合办,一个毫无权力可☆言的清水衙门,而且自从调动之后,陈岗再也没有找过她。

  陈岗不说话,机械地在洪长青身上动作着,tā闭上眼睛,脑子里想到的却是洪长青的侄女洪诗娇。

  洪长青道:“我去科技技术局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你看是不是可以帮我换个地方?”

  或许是为了报复她的这句话,陈岗狠狠的前冲了一下,然后道:“诗娇最近在干什么?”

  洪长青咬了咬嘴唇,感到了一种侮辱。

  两人并不知道,□在tā们激烈交战的时候,张大官人和桑贝贝正在阳台上透过红外夜视仪向里面张望着。

  桑贝贝压根没想到这两人一上来就演出了这种火辣的交锋场面,一张俏脸羞得通红,她不敢看,张大官人却看得不亦乐乎。tā碰了碰桑贝贝,桑贝贝畏之如蛇蝎的躲到一旁,张扬伸出五指,意思是找她要微型照相机,桑贝贝来到滨海真的很不错,有这么多的高精尖间谍装备可用。

  桑贝贝把相机递给了tā。

  张大官人向她做了一个shǒu势,然后一把拉开了推拉门,对张大官人来说已经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可谓是轻车熟路,快门咔啪咔啪摁下,闪光灯频闪,映照出陈岗yīn为惊恐而变得扭曲的面孔。

  陈岗的脑海中也yīn为闪光灯的照射而变得一片空白,当陈岗的意识渐渐回到tā的体内,tā反应过来应该不顾一切地去抢对右shǒu中的相机的时候,对方已经消失在阳台之外。

  陈岗想追出去,可是洪长青yīn为惊恐锁紧了tā的身子,在陈岗的记忆中,她从来没有那么紧过,脊背中一股冷qì蹿升起来一直蹿到tā的脑门,然后陈岗感觉到自己一泻如注,整个人也变得瘫软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陈岗方才恢复了一点生qì,tā慢慢从洪长青的身上爬起来,哆哆嗦嗦的穿上了衣服,tā听到洪长青在黑暗中的啜泣声。

  陈岗点燃一支烟,坐在黑暗中默默抽吸着,过了一会儿tā终于忍不住了,低吼道:“哭什么?”

  洪长青抽抽噎噎道:“究竟是谁?”

  陈岗没说话,yīn为tā根本就没有看清,对方自始至终都藏身在黑暗中,而且tā的动作很快,拍完照之后就已经离去。陈岗这时才想起自己住在四楼啊,那人究竟是怎么爬上来的?

  洪长青道:“这下完了,万一那些照片被曝光,我可怎么活啊!”

  陈岗怒道:“哭哭哭!你做戏给谁看?”

  洪长青愣了,含着泪望着陈岗:“你什么意思?你说我做戏?我做什么戏了?这么多年,你为我做了什么?呼之即来挥之即去?你现在居然怀疑我,你是不是人?”

  陈岗指着大门的方向:“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