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一十六章 【开始算账】(下)


  第一千零一十六章(下)

  洪长青咬着嘴唇用力摇了摇头,她今天算是彻底认清了陈岗的本来面目,她站起身向门外走去,来到门前她停下脚步,转身对陈岗道:“你给wǒ记住了,这世上没有白吃不付帐的道理,rú果wǒ出了任何事,你也不会好过,还有,你给wǒ记住,工作你不愿意解决,你就得给wǒ其他补偿!你自己掂量着办!”说完洪长青摔门而去。

  陈岗气得抓起茶几上的茶杯狠狠砸在了地上,咬牙切齿的诅咒道:“婊子!”寡妇无情,婊子无义,今天陈岗算是深刻认识到了这句话的意义。

  张扬和桑贝贝躲在车内,看着洪长青离开了嘉盛苑,洪长青不时的捂着嘴,似乎在哭。

  桑贝贝叹了口气道:“张扬啊张扬,你用这种手段对付别人是不是太卓鄙了?”

  张大官人道:“谁让他欺负wǒ表妹来着?”

  桑贝贝瞪了他一眼道:“wǒ才不要你这种表哥呢。”她指了指张扬手中的相机道:“这件事你打算怎么办?”

  张扬笑道:“当时的情况下陈岗没看清是谁干得,不过他肯定会怀疑wǒ。

  桑贝贝道:“你是想利用这次的机会把他给整死,还是留着在手里慢慢虐死?wǒ看你肯定选后者。”

  张大官人对桑贝贝的这番话表示赞赏:“丫头,越来越明白wǒ的xīn思了,北港常委里,就没一个人愿意帮wǒ说话,你说陈岗这孙、子要是突然倒戈相向,那帮常委是不是把眼珠子都得瞪出来?”

  陈岗思量再三,这件事他没有跟任何人说,包括他的亲弟弟,昨晚他只和张扬碰过面,陈岗想来想去rú果说有仇家,那么张扬无疑是他目前最大的仇家,过去他一直都想报复张扬,而张扬也没少干针对他的事情,最近他听到风声,张◆扬扬言要取代他常委的位置,当然这只是听说,可信性并不大。

  可是rú果这些照片真的落在了张扬手里恐怕麻烦就大了。考虑了一整夜之后,陈岗决定找张扬好好谈一谈,试探一下,这件事究竟和他有没有关系。▲

  张扬接到陈岗的邀请并不意外,他本身就在北港没有离开,听说陈岗请他吃饭,张扬欣然应邀。

  陈岗请吃饭的地点在金色港湾,本来陈岗和皇冠更熟一些可是发生了昨晚的事情之后,皇冠已经成为了他的噩梦。

  请人吃饭想找到一个名目对陈岗这种政治老手来说并不困难,张扬答应的很痛快,没等他说出要解释昨晚的误会这个理由张扬就答应了下来。

  陈岗越发怀疑张扬有问题。

  张扬和陈岗单独坐在一起吃饭还是第一次,两人是对手是敌人,能让两个相互抱有敌意的人坐在一起,肯定有一方想要做出主动让步。

  让步的一方几乎都是主动提出邀请的一方,所以陈岗见到张扬的时候,笑得很和蔼。

  张大官人也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傲气,胜不骄败不馁是一个官员最基本的素质。

  关上门来,有些话就没必要拐弯抹角了,陈岗道:“昨晚的事情wǒ很抱歉,陈凯喝多了所以才会和你表妹发生冲突。”陈岗尽量表现的谦逊,可在张扬的眼里,这厮今天再也没有过去的精气神,显得有些低声下气。

  张大官人笑道:“陈书记实在是太客气了,昨天也不是陈凯一个人的责任,wǒ那个表妹脾气也太大了一些。”

  陈岗呵呵笑了一声,他低声道:“这样的事情传出去总是不好。”

  张扬道:“是啊,wǒ担xīn会影响到大家的声誉,过去就过去了咱们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翻过这一页就是。”

  陈岗道:“张扬,wǒ没看错你,过去wǒ就知道你胸怀很大,做事情有大局观。”

  张扬笑道:“公是公私是私一个国家干部连这么点素质都没有哪行呢?”

  陈岗道:“现在的年轻干部,有你这样素质的可不多了。”

  张扬道:“wǒ毕竟年轻不会处理和同事之间的关系,周围有不少人都说wǒ任人唯亲,还说wǒ把陈凯同志从滨海踢走的,目的是为了给程焱东腾位子。”

  陈岗道:“wǒ可没这么想,陈凯的调动是在你来滨海之前的事情,跟你能有什么关系呢?”

  张大官人xīn中暗乐,抓住了陈岗的小辫子,这厮说话果然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反转,狗日的真是乖巧啊。张扬道:“陈书记,你是不知道,现在很多人都把正常的人事调动,看成了一种阴谋,就拿洪长青同志来说吧,明明是她自己主动要求调离滨海的,别人却说是wǒ把她逼走的,你说说wǒ冤不冤啊?”

  陈岗听到张扬提起洪长青的名字,内xīn不由得紧缩了一下,他几乎能够断定了,张扬绝不是偶然提起洪长青,他肯定是存xīn有意。陈岗道:“革命事业就得做好承受委屈的准备。”

  张扬道:“陈书记,wǒ不能和您相比啊,wǒ沉不住气,其实您受得委屈肯定比wǒ多,外面关于你的流言也有很多,有人说你跟洪长青两人有不正当关系呢!你听说过没有?”

  陈岗整个人凝固在那里,rú果刚才只是猜侧,现在他已经能够断定了,张扬啊张扬,你他妈太狠了,居然跟踪wǒ,拍wǒ的照片,陈岗望着张扬,望着这厮唇角意味深长的笑意,rú果手头又把刀,陈岗肯定拿起来狠狠捅到这厮的xīn脏里,他要杀人灭口,可这个念头稍闪即逝,因为陈岗没这个胆子。

  张大官人不仅仅是暗示这么简单,在陈岗看来,这厮就是摊牌,张扬在告诉他,自己的命脉已经完全被他掌握在手xīn里,现在只要张扬乐意,马上就能让他身败名裂。

  一旦知道最坏的结果,陈岗的内xīn反乍变得踏实了许多,已经这样了,再坏又能怎样?陈岗道:“难啊,别人都看到wǒ们表面的风光,谁知道wǒ们背后的辛苦。”

  张扬道:“这世上只怕没有人比wǒ更理解你!”能不理解吗?陈岗光屁股的照片都被他拍到了。

  即◇使在这种状态下,陈岗仍然能够做到古井不波,这么多年的政治修炼不是白来的,他开始冷静的分析,看来张扬现在并不想使用手中的这张牌,也就是说,张扬想做的并不是揭穿自己,一下将自己打倒在地,永世不得翻身,最大■的可能就是他想要利用自己。

  陈岗并不害怕被张扬利用,他最害怕的是自己在张扬的眼中失去价值,rú果那样,自己就连喘息调整的机会都没有了,只要张扬觉得自己对他有价值,那么张扬就暂时不会掀开这张底牌,也就是说,他还有逃过劫难的机会,陈岗道:“张扬,wǒ听说最近你和泰鸿之间搞得很紧张。”

  张扬笑了笑道:“wǒ跟泰鸿之间没什么问题,有问题也是那帮别有用xīn的人搞出来的。”

  陈岗尴尬的干咳了一声,人一旦被别人拿住了七寸,这种滋味真的很不好受,他在张扬面前忽然有种低人一等的感觉。陈岗期望张扬提出要求,rú果张扬让他干点什么事儿,他xīn里还能好过一些,可张扬什么事情都不提。陈○岗道:“这次泰鸿拿下蔺家角的态度很坚决,rú果市里不把那块地划,拨给他们,他们就放弃在北港建设分厂。”陈岗说完又叹了口气道:“其实市里这次也很为难,毕竟之前做出了这么多努力,而泰鸿又是钢铁行业的领军企◆业,rú果能够顺利落户北港,对北港的发展有很大的好处啊。”

  张扬道:“陈书记,咱们**人怕过要挟吗?”

  陈岗微微一怔,一时间没明白他的意思,陈岗以为张扬在说自己,xīn说怕,怎能不怕,你丫不拿着wǒ的裸照要挟,老子会对你一个小字辈忍气吞声?做梦去吧!

  张扬道:“泰鸿在建厂的问题上要挟市里,本身就非常的可笑,搞得他们好像皇帝的女儿不愁嫁,wǒ们非得巴结他们,让着他们,wǒ说各位领导有没有考虑过,这世上没有人愿意做赔本的买卖,泰鸿之所以选定北港,不是要支援地方建设,更不是要帮助北港提升经济收入水平,他们的目的首先是为了自己,wǒ调查过泰鸿在南武,他们在那边的发展已经到了一个瓶颈,想要降低薪酬水平,想要降低运输成本,所以才会选择北港这个港口城市,既然是合作,双方就应该站在一个水平线上,没有谁求着谁,他们投资北港建厂,以后也是互利互惠的事情,wǒ觉得市里在对待泰鸿的问题上过于软弱,给他们提供便利条件可以,但是不能时刻让步,你越是让步,他们就越是蹬鼻子上脸,今天提出这个条件,明天还不知道要提出什么更苛刻的条件呢。”

  陈岗道:“你说的也有道理,wǒ也觉着市里在这件事上处理的有些过于软弱了。”

  rú果不是被张扬捏住了命脉,陈岗才不会顺着他的口气说话。

  张扬笑眯眯望着陈岗,这个人转变的真快,翻脸比翻书都快,别看现在跟自己和颜悦色的说着话,可xīn底指不定怎么恨他呢。张大官人才不怕陈岗恨自己,你陈岗能奈wǒ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