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一十七章 【都有一本账】(中)


  第一千零一十七章(中)

  项诚道:“还山,以赵永福的性情未必甘心就这么算了,我看这件事可能还会再起风齤波

  宫还山道:“张扬这小子真shì个刺头,不shì已经答应tā用双倍的土地换蔺家角的那块地,这么好的条件,tā居然不同意,项书记,我看tā根本就shì想借着这件事制造事端。”

  项诚道:“制造事端也罢,真的在意那块土地也罢,现在事情已经搞*得满城风雨了,肯定没那◆么容易收场。”

  宫还山道:“项书*记,您真的打算这件事就这么算了?任由张扬胡作*非为?”

  项诚道:“最早牵线的shì宋书*记,张扬这么干,等于给宋书*记难堪。”

  宫还山道☆:“宋书*记到现在为止对这件事都没说一句话。”

  项诚道:“没说shì因为tā不fāng便说,我们过去说得太多,在外人看来这件事成了我们和张扬之间的矛盾,其实我们shì对事不对人,我们图shí么?还不shì为了北港以后更好的发展,我们希望能够和平解决这件事,能够达到一个共赢的结果,可shì这小子软硬不吃,非得要把这件事闹大,非得要跟泰鸿拼个你死我活。”

  宫还山道:“对于tā这种不顾大局观,只顾自身利益的行为我们应当给予严肃批评甚至处理。”

  项诚道:“已经够*乱了,我们就别跟着添乱了。”

  宫还山微微一怔,项诚的态度shìtā没有想到的,tā本以为项诚会因为这件事而大发*雷霆,可shì项诚却突然*表现出意兴阑珊,大有放手不管之势,宫还山感到奇怪。不过tā很快就想透了一件事,项诚在市委书记的位子上注定要走到底了。还剩下一年多的时间。向上已经没有任何的提升空间,政绩对tā来说已经无关紧要,泰鸿这件事成功与否对tā已经没有太大的影响。可自己却不同,tā必须要一个亮眼的政绩*来巩固自己的地位。项诚一天没有把市委书*记的位置让给自己,就一天存在着变数。谁也不能肯定,这个位子一定会属于自己,毕竟*觊觎这个位子的有很多人。

  宫还山道:“项书*记。如果我们在这件事上不做任何的反应。那么以后别人会认为张扬已经失去了控制,滨海失去了控制……”

  项诚看了宫还山一眼:“还山,你别着急,斗争的主角并不shì我们,我们可以表明*自己的立场,但shì绝不要轻易参与到*斗争中去。张扬这小子最大的*强项就shì死缠*烂打,而且不惜一切。泰鸿想把我们推到前面,我们要shì站出来和张扬去争,岂不shì让外人笑话?无论你心里怎么想,北港和滨海都shì一个整体,我们之间的矛盾如果*激化,甚至公开化,让上头看来,首先会认为我们的领导能力有问题,你明不明白?”

  宫还山现在才明白了项诚的本意,项诚不shì要不闻*不问,而shìtā不想冲到矛盾的第一线,不想和张扬发生正面*冲突,在这种时候,回避*矛盾,将斗争的焦点集中在泰鸿和滨海之间,tā们只需要做一个旁观者,无论tā们心中多么*偏向泰鸿,在表面*上都要做出公平公正的样子,项诚在政治*手段上的确*比自己要老道得多。

  宫还山还shì有些担心的,tā低声道:“项书*记,可shì泰鸿会不会因为这件事而放弃在北港的建厂计划?”

  项诚低声道:“赵永福shì个从不服输的人,这件事闹得*这么大,几乎所有人都知道tā在滨海遇到了*阻碍,今日焦点这件事上十有**shì张扬在背后操作,你以为赵永福会轻易咽下这口气?”

  宫还山道:“那……岂不shì还要有大事发生?”

  项诚道:“不管tā们怎*么斗,我们首先要摆正自己的心态,一碗水端平了,不要让别人说闲话。”这shì项诚今晚才悟出的道理,无论张扬还shì赵永福都shì不好对付的,这两人遇到一起,必然*要分出一个胜负,既然战争已经*打响,自己就没必要掺和*进去了,万一被流弹*误伤,那可就划不来了,狗咬*狗一嘴*毛,无论tā们最终shì谁胜利,对自己都没shí么*损失,想透*了这个道理,项诚的内心顿时*变得坦然起来。

  姬若雁也看到了今日焦点,她气得身躯发抖,重重将手中的酒杯顿到了茶几上。

  梁康被吓了一跳:“干shí么发这么*大的火?”

  姬若雁指了指电视机屏幕:“央视怎么播出这样的新闻,根本shì在损害*我们泰鸿的名誉。”

  梁康摇了摇头,揽住姬若雁的肩头道:“我真shì不明白,为shí么你们一定要蔺家角那块地,北港这么大,可选择的地fāng多了,你们却非得挑中这么一块麻烦的地fāng。”

  姬若雁道:“赵总定下来的!”

  梁康道:“和气生财,做生意一定不能带着怨气◇,张扬这个人shí么样你比我还清楚,tā活着就shì为了斗争。”

  姬若雁不屑道:“一个县处级干部而已,真以为自己可以一手遮天吗?”

  梁康端起红酒喝了一口道:“我可不这么认为,一个人★,zhāngyángzhègèrénshímeyàngnǐbǐwǒháiqīngchǔ,tāhuózhejiùshìwéiledòuzhēng。”

  jīruòyànbúxièdào:“yīgèxiànchùjígànbùéryǐ,zhēnyǐwéizìjǐkěyǐyīshǒuzhētiānma?”

  liángkāngduānqǐhóngjiǔhēleyīkǒudào:“wǒkěbúzhèmerènwéi,yīgèrén的能力不仅仅要看tā的官位,还要看其tā的附加值。”

  “你很看重tā!”

  梁康道:“我跟tā交过一次手,我没占到便宜,如果给我一次重新选择的机会,我不会选择这样的人做敌人。”

  姬若雁道:“并不shì我们要跟tā作对,这场纷争根本shìtā主动挑起的!”

  梁康把玩着酒杯,看着杯内的红酒摇曳出美妙而变幻的曲线,低声道:“真的这样吗?赵总选择蔺家角,事先不会不做调查,蔺家角土地的所有权一部分属于北港,一部分属于滨海,在你们的规划内,要把属于滨海的十平fāng公里土地划入你们的建设范围,而在滨海fāng面的规划中,蔺家角的土地却shì保税区的一部分,如果北港把这◇块土地给了你们,滨海fāng面就不得不改变tā们的保税区规划。在本质上,泰鸿shì在要求滨海牺牲自己的利益成全你们。”

  姬若雁道:“选择蔺家角shì我们综合考察后的结果。”

  梁康道●:“一个明智的企业家绝不会选择一块有争议的土地,你们的谈判fāngshì北港,而选择的地块却涉及到滨海,此前你们不可能没有考虑到因此可能产生的*麻烦,据我说知,最早的时候,你们选定的建厂地址在新港以南◎,从企业发展的前景来看,那片土地更大,未来的扩展性*更好,可shì为shí么会突然改变?”

  姬若雁秀眉颦起道:“你shí么意思?难道你认为shì我们泰鸿在故意制造事端?你究竟站在谁的立场上?◎

  梁康道:“你不要生气,我只shì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来分析这件事,我的立场和你们shì相同的,因为我准备投资钢管厂,我和泰鸿在未来会拥有共同的利益,正因为如此,我才更关注这件事,若雁,你做企业也不shì一天两天了,你应该清楚,在生意场上,决不能因为个人的爱恨而影响到对局势的正确判断,生意就shì生意,不能掺杂任何的感情因素。”

  姬若雁猛然甩脱*开梁康搭在自己肩头的*手臂,怒道:“你根本就shì站在张扬的角度上说话,你怕tāshì不shì?”

  梁康道:“若雁,我shì就事论事!”

  姬若雁道:“没人请你投资钢管厂,我一个人也左右不了泰鸿的决定,这件事shì综合考虑的结果。”

  梁康咬了咬嘴唇道:“若雁,我不希望看到你这个样子!”

  “我一直都shì这个样子!我不在乎别人怎么看我!”姬若雁的情绪明显有些*激动。

  梁康叹了口气:“在你心中始终放不下赵国梁,事情过去了那么久,为shí么你还走不出来?如果那样,你这辈子都无法真正得到快乐……”

  姬若雁尖声道:“你住口!我的事情不要你过问!”

  梁康表现的出奇的冷静,tā轻声道:“旁观者清,当局者迷,既然你们声称如果北港不愿意将蔺家角划给你们,你们就放弃建厂的计划,为shí么到现在还在坚持?shì不shì有些前后矛盾?无论泰鸿拥有怎样的实力,你们以为就一定可以在和地fāng**博弈中占到上风?”tā摇了摇头道:“我决定放弃钢管厂的投资!一个可以拿企业利益去冒险的领导者,绝不shì一个可以信赖的合作伙伴。”

  姬若雁道:“悉听*尊便!”

  梁康起身离开了她的房间,走到门前,tā停下了脚步:“若雁,很多事我早就清楚,我不说,shì因为我不忍心伤害到你,我忍耐shì因为我期待你的醒悟,现在看来,或许我对我们之间的感情抱有太多的希望。”

  姬若雁道:“今天以后,或许我们之间连普通朋友都算不上。”她的这句话说得相当*绝情。

  梁康点了点头,tā已经没有说下去的*必要。当房门在梁康的身后*关闭,姬若雁终于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泪水从她的双眸中夺眶而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