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一章【明确态度】(下)


  第一千零二十一章(下)

  赵永福笑着点了点头,此时的心情极其复杂,他相信周兴民想把泰鸿留在平海,但是泰鸿对他显rán并不是必须的,周兴民所谓提供他的最大便利,是有前提的,周兴民的态度已经再明确不过,在泰鸿和保税区之间他选择保税区。

  赵永福意识到应该是告辞的时候了,他起身礼貌的向周兴民dào别。

  周兴民将赵永福送到门外,望着赵永福上车离去之后,方才返回室内,周兴◎民坐在沙发上,拿起遥控打开了电视,电视中正在播出北港夜新闻,头条就是他来滨海视察的事情,周兴民还没有听清新闻怎么说,阎国涛的电话打了过来,问他睡了没有。听说周兴民没睡,阎国涛提出过来聊两句。

 ◆mínzuòzàishāfāshàng,náqǐyáokòngdǎkāilediànshì,diànshìzhōngzhèngzàibōchūběigǎngyèxīnwén,tóutiáojiùshìtāláibīnhǎishìchádeshìqíng,zhōuxìngmínháiméiyǒutīngqīngxīnwénzěnmeshuō,yánguótāodediànhuàdǎleguòlái,wèntāshuìleméiyǒu。tīngshuōzhōuxìngmínméishuì,yánguótāotíchūguòláiliáoliǎngjù。

  周兴民让耿明明重新泡了一壶茶,茶刚刚送上来,阎国涛就过来了,他刚刚洗完澡,头发还有些潮湿。

  周兴民dào:“老阎,随便坐!”眼睛却盯着电视机屏幕。

  阎国涛在周兴民的身边坐下,陪着周兴民看了会儿电视,夜新闻已经演完了,随后播出的是一个专题,关于工业污染的。直到专题演完,周兴民方才摇了摇头dào:“这种新闻的针对性太强,容易造chéng群众对泰鸿的误解,甚至会产生抵触心理。”

  阎国涛笑dào:“我来滨海之前没想到这件事会这么精彩。”

  周兴民看了阎国涛一眼:“老阎啊老阎,你居rán用精彩这个字眼来形容这件事?你还嫌这边的事情不够乱啊!”

  阎国涛dà☆o:“看着张扬这个县处级年轻干部和赵永福这个副省级干部斗得不亦乐乎,而且还似乎占据优势,称之为精彩并不过分吧?”

  周兴民dào:“你既rán觉得很精彩,那你说说,你心里到底偏向哪一方?”

  阎国涛笑dào:“谈不上什么偏向,张扬和赵永福根本不是一个级数的对手,就像是一个轻量级拳击手越级向重量级拳王挑战,按照正常心理当rán同情弱者。”

  周兴民dào:“你认为张扬是弱者?”

  阎国涛dào:“表面上看的确如此。”

  周兴民摇了摇头,显rán不赞同阎国涛的说法。

  阎国涛dào:“张扬和赵永福之间,并不仅仅是因为一块地争夺的如此激烈,他们之间早就有矛盾。

  周兴民微微一怔,他知dào阎国涛过去在云安工作多年,对赵永福非常的熟悉,周兴民dào:“到底怎么回事?”

  阎国涛叹了口气,将张扬和赵永福之间的恩怨详细说了一遍,其中自rán提到了赵永福死在张扬车下的儿子赵国liáng,同时也提到了当年发生在东江体育场看台坍塌的惨剧。

  周兴民并不知dào这段过去,听阎国涛这么一说,方才明白赵永福为什么会在蔺家角的事情上如此坚持。周兴民dào:“老阎,你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来看,赵永福和张扬,你到底支持哪一个?”

  阎国涛dào:“我支持张扬!”

  周兴民本以为他会含糊其辞,却没有想到阎国涛态度如此鲜明,他不由得笑dào:“为什么呀?”

  阎国涛dào:“我看过保税区的规huá,真的很完美,如果在蔺家角建设钢铁分厂,肯定会影响到保税区的建设,而且两个大型项目建设的如此临近,如果真的chéng为现实,那么以后他们的扩展空间都会受到影响,而且泰鸿选定的厂址的确很不是地方,距离北港和滨海的中心位置,城市在发展,一体化chéng为必rán趋势,如果让泰鸿在蔺家角建厂,刚好为北港和滨海界定了一个人为的分界线,不但对他自身的发展不利,也影响到北港和滨海未来一体化的进程。”

  周兴民点了点头dào:“老阎啊,你所说的正是我想说的话,刚才我跟赵永福谈的时候,就将这些dào理全都说给他听了。”

  阎国涛dào:“赵永福如果是一个理智的领导人,他就不会在这件事上继续坚持下去。”

  周兴民dào:“鱼我所欲也,熊掌亦我所欲也,其实泰鸿和保税区完全可以共存,但是……”他的话并没有说完,自从得知赵永福和张扬之间还有这层私人恩怨之后,周兴民对赵永福的印象大打折扣,他开始意识到赵永福选择蔺家角作为建厂地址,其目的或许并非是那么单纯,既rán是经过考察,他就应当知dào蔺家角这块地归宿的复杂性,明知dào蔺家角有一部分属于滨海管辖,明知dào滨海的一把手是张扬,他却仍rán做出这样的选择,启用心就值得考虑了。

  阎国涛dào:“希望赵永福能够及时认识到自己的错误。”

  周兴民微笑dào:“他怎样想并不重要,关键是我们这些人的头脑要清醒,要明白究竟怎样做才是真正的利国利民。平海不是我们自己的,同样泰鸿也不是他一个人的,最终泰鸿是否落户北港已经变得并不是那么重要了。”

  阎国涛静静望着周兴民,从周兴民的这句话,他已经意识到这次赵永福没有任何胜算了,周兴民这次过来的目的只有一个,他要力顶张扬。

  赵永福和周兴民的这次会面并不理想,他当晚就返回了北港,周兴民并不知dào他的手中还有一张牌,滨海保税区中心地带的五百亩土地,他和萧国chéng已经达chéng了协议,他要拿下这块地。

  人很多的时候会被仇恨所蒙蔽,姬若雁如此,赵永福亦如此。

  薛世纶对此有着清醒的认识,赵永福和周兴民谈话的时候,他和萧国chéng并肩站在观邸一号的观海露台上赏月。

  萧国chéng望着空中的明月,忽rándào:“春江花朝秋月夜,往往取酒还独倾!”

  薛世纶微笑dào:“那幅琵琶行写得的确不错,国chéng,你还沉浸在那幅字里不能自拔啊!”

  萧国chéng笑了笑,举起手中的红酒dào:“今晚不必独饮,有你陪我喝。”两人碰了碰酒杯,抿了口酒,萧国chéngdào:“我总觉得欠张扬一份人情,收了他的东西却没有帮他做事,心中总是感觉到有些歉疚……”说到这里他又忍不住咳嗽了起来。

  薛世纶dào:“外面风大,进去聊!”

  萧国chéng摇了摇头dào:“不妨事!我喜欢外面,可以把肺里面污浊的空气吐出来,吸进去新鲜的空气,这样我还能够活得更加久一些。”

  薛世纶dào:“胡说什么,别看你病怏怏的,要比这世上的很多人都要长命。”

  萧国chéng笑dào:“谢你吉言……”话没说完又咳嗽了起来。

  薛世纶dào:“你真的打算将那五百亩地转让给赵永福?”

  萧国chéngdào:“我已经答应过他了。”

  薛世纶dào:“在这件事上我并不认同你的做法,在商言商,不应该过多的考虑感情因素。”

  萧国chéng呵呵笑了起来:“是不是张扬找了你,所以你就向着他说话?”

  薛世纶dào:“就算没张扬这件事,我也觉得赵永福的做法欠妥,保税区从申请到获批才花了多久的时间?你以为单单凭借张扬的能量就可以做chéng这件事?”

  萧国chéngdào:“我对这件事并不是很清楚。”

  “国chéng,当初为了促chéng保税区的事情,周兴民专程去了京城,在那里坐镇疏通关系,在保税区获批的过程中,他出力最大,可以说滨海保税区是他搞起来的,周兴民这个人相当的不简单,高层对他非常看好,年纪轻轻就已经担任了平海省长,他的仕途长期看好。”

  萧国chéngdào:“如果是这样,赵永福不是在跟张扬争,而是在跟周兴民争。”

  薛世纶点了点头dào:“他赵永福再有能耐,又怎么会是周兴民的对手,蔺家角这件事上,他注定落败。”

  萧国chéng叹了一口气dào:“我回来的时间虽rán不常,却听到了太多不利于他的舆论,他应该警惕了。”

  薛世纶dào:“赵永福不会看不透这件事,如果他看透了,仍rán坚持和张扬去斗,就证明这个人的头脑有些问题,他已经被对张扬的仇恨蒙蔽了眼睛。”

  萧国chéngdào:“他想要我手里的那五百☆亩地,目的是要给张扬制造障碍!”

  薛世纶dào:“国chéng,你早就明白了,可你自己不说,非得要等我说出来。”

  萧国chéngdào:“赵永福从没向我开过口,我真的不忍心拒绝他。▲

  薛世纶dào:“抛开他们的恩怨不谈,现在有一个项目。日本元和家族看中了你的那块地,想出高价买下,你是不是需要重新考虑一下?“

  萧国chéngdào:“当初买下那块地的时候,的确没有想到过有一天会chéng为众人眼中的香饽饽……”他又开始咳嗽。

  薛世纶dào:“好好考虑一下吧,我始终认为,那块地无论是自己开发还是卖给别人,都比低价转让给赵永福要好得多,他给出的价格并没多少诚意!而且周兴民这次挺张扬的意图很明显,就算你把那块地给了赵永福,嘿嘿,我看他也闹不出什么花样!”

  萧国chéngdào:“世纶,你从不过问我在国内生意的。”

  薛世纶喝了口酒,目光投向远方黑漆漆的海面,低声dào:“只是一个建议罢了!”

  萧国chéngdào:“我越来越看不透你,在你心中最想要的是什么?”

  这句话似乎把薛世纶给问住了,过了许久,他方才低声回应dào:“这也是我想不透的地方,我很想快乐,但是我无论如何都快乐不起来。”

  “我也不快乐!”萧国chéng若有所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