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八章【难免犯错】(上)


  第一千零二十八章(上)

  张扬道:“不妨事,那个朱红冠虽然扎了你不少针,可是他就没有一针扎对地方。”

  萧玫红俏脸之上写满愧色,她后悔不迭道:“都怪我,不该请那江湖骗子过来。”她想到一jiàn事,轻声道:“我叔叔的病情突然加重是不是这个人动了手脚?”

  张扬摇了摇头道:“和他无关,就算他想动手脚,也没有那个本事。”他向萧国成道:“萧先生,你有没有和苗人接触的经历?”

  萧国成眉头紧锁,若有所思,过了一会儿他方才道:“你跟我来!”他慢慢坐起身来,萧玫红想要去搀扶他,却被他摆手谢绝。

  萧玫红递了一根拐杖给他,萧国成指了指外面,示意张扬跟着他过来,☆因为他并没有提及萧玫红,所以萧玫红知趣的留在房内。

  萧国成带张扬去的地方是观邸一号的地下一层,这里是萧国成的收藏室,里面存放着萧国成多年来搜集的一些珍贵物品。

  通往地下收藏室共有两◎层密码门,都要通过密码和指纹的双重验证方才可以进入。

  地下收藏室约有四百多个平方,其中收藏着古董、字画、还有不少现代雕塑作品,张大官人发现自己送给萧国成的那幅琵琶行也在其中,已经被存放在真空的玻璃展示柜中。

  正北墙面上的一张巨幅油画吸引了张扬的注意,上面画着一个面目慈和的中年美妇,萧国成的目光也落在那幅画像上,他的表情显得有些歉疚,低声道:“这是我的妻子!”他走到一座非洲雕塑前,将雕塑的头颅拧动,那幅油画缓缓移动开来,后方出现了一道合金防盗门,萧国成输入密码,然后进行指纹和视网膜的三重验证。

  张大官人心中暗暗称奇,想不到这观邸一号下面居然蕴藏着这么多的mì密,萧国成能够将自己带下来,足以证明他对自己的信任。

  自从进入这地下收藏室,两人之间就少有交谈,氛围显得格外凝重,张扬为了舒缓这种氛围,微笑道:“萧先生,你不怕我将你的mì密传出去?”

  萧国成的目光转向张扬,他的表情充满着悲怆,张大官人看到他这幅模样也不禁微微一怔,鼻子发痒,接连打了两个喷嚏。

  萧国成没有说话,从打开的密码门走了进去,张扬跟在他的身后,看到密码门大概有一尺的厚▲度,构造极其坚固。

  沿着向下的台阶走去,室内的温度很低,寒冷的刺激又让张大官人接连不断的打起了喷嚏。他推断出萧国成带他来的地方应该是一座冷库,这位超级富翁居然在地下修建了一座冷库?却不知在其★中究竟收藏了什么宝贝?

  萧国成低声道:“你生病了?”

  张扬一边用纸巾擦着鼻涕,一边道:“昨晚淋了点雨,突然就病了。”这厮虽然皮厚,也不好意思将真正的原因告诉他人。

  萧国成点了点头,他打开墙上的开关,脚步突然变得缓慢起来,步伐也放得很轻,仿佛害怕惊醒了什么。

  张大官人说得不错,这地下的确建造了一座冷库,不过冷库内并非收藏了什么宝贝,只有一具水晶棺,水晶棺内,一具女尸静静躺在那里。

  萧国成望着水晶棺中的女尸,目光变得温柔无比,他低声道:“这就是我的妻子!”

  张大官人之前曾经听萧玫红说过,萧国成的妻子在七年前死于癌症,而且她死在了美国,当时萧国成还没有建成这栋别墅,想不到她的尸体居然被萧国成收藏在这里,如果说萧玫红所说的一切属实,萧国成将妻子的尸体运到这里想必花费了很大的一番功夫。

  张扬注视着水晶棺中的女人,死人的面色往往看起来是惨白的,但是棺中女人不同,她的脸色居然还泛着红晕,看起来栩栩如生,这是因为她被封入水晶棺之前画过妆。

  萧国成道:“她并非死于肺癌!”

  张扬看到这具尸体的时候,已经猜测到了这一点,从萧国成刚才的情况来看,他的妻子十有**也中了蛊毒,真正的死因很可能就是这jiàn事。

  萧国成道:“她发病很突然,从发作到死亡过了七七四十九天,这段时间,她遭受了难以想像的折磨,先是头痛,☆然后扩展到全身,咳嗽,咯血,低烧不断,我为她请了世界上最好的医生,但是没有人能够诊断出她究竟得了什么病,到后来,她的yǎn睛一点点溃烂,两个yǎn球仿佛被虫蛀一般,掏食一空,现在是我让人用和田玉雕刻了☆两只yǎn珠塞入她的yǎn眶内……”说起这jiàn事,萧国成心头酸楚不已,双目有些湿润了。

  张扬留意观察了一下尸体的手指,指甲竟然脱落了大半,低声道:“她临死之前是不是全身奇痒无比?”

  萧国成点了点头,充满悲怆道:“我只当她得了怪病,现在你这样一说,我有些明白了。”

  张扬道:“还好你用水晶棺封住了她的尸体,又存放在低温环境之中。”

  萧国成道:“莫非我所中的蛊毒就是因此而来?可是她从发病开始只生存了四十九天,而我却已经七年都是如此,病情虽然逐渐加重,但是我一直侥幸存活,这到底是什么原因?”

  张扬道:“如果你所中的蛊毒和你妻子相同,按理说是不会存活这么长时间的,这往往有两种可能,第一你对蛊毒的抵抗力较强,二,你和你妻子所中的蛊毒根本就不一样。”他咳嗽了一声道:“萧先生,如果想搞清这jiàn事,必须要开棺验尸,您以为如何?”

  萧国成摇了摇头道:“她去世这么久,我不想在滋扰她的宁静。”

  张扬道:“萧先生,刚才我问过你,有没有去过苗疆的经历,或者有没有和苗人接触过?”

  萧国成又摇了摇头,低声道:“没有!”

  张大官人仔细观察着萧国成的yǎn神,发现他的目光并不是那么的坚决,隐约猜到萧国成有事情瞒着自己,张扬道:“萧先生,我虽然今天将你从昏睡中唤醒,也侥幸镇住了你体内的蛊毒,可是我并没有能力将之彻底清除。”

  萧国成对此看得倒是很淡:“生死有命富贵在天,自从我妻子死后,我对生死早就看破了。”

  张扬道:“过去或许你能看破,可是现在呢?难道你不想知道到底是谁想害死你们夫妇两个?”

  萧国成没说话,他望着张扬,发现这个年轻人真的很不简单,自己心中的想法已经被他揣摩的非常清楚,萧国成是刚刚才明白妻子并非病死,而是被人加害。

  张扬看到萧国成的表情犹豫,更料定他一定有事情在瞒◎着自己,他微笑道:“萧先生,如果你有为难之处,这jiàn事大可不必再说,我向你保证,今天我所看到所听到的一切,只会是咱们两人之间的mì密,绝不会向第三个人提及。”

  萧国成终于下定决心道:“我●◇七年前曾经认识一个云南女子,她叫刀明君。”

  张大官人一听立时就猜到,这事儿十有**跟男女之情有关,难道说萧国成和这个刀明君有什么暧昧不成?

  萧国成道:“她在美国留学,毕业后来我公司▲应聘,我欣赏她的能力,点名让她做了我的mì书。”说到这里,萧国成的表情充满了负疚和惭愧。

  张大官人在心底已经猜了个七八成,萧国成也不能免俗,看来干了总经理和美女mì书之间应该做的那点事儿。

  萧国成道:“我这辈子唯一对不起妻子的就是这jiàn事。”他没把话挑明,可是意思已经表述的很明白。

  张大官人表示理解:“萧先生这不怪你,你犯了一个普天下男人都会犯的错。”

  萧国成叹了一口气道:“她很美,热情似火,风情万种,我和妻子的感情已经到了平静如水的境界,你知道,男人总是不甘心过于平静,她的出现恰如一颗石子击打在平静无波的湖面。”

  张大官人咳嗽了一声道:“所以您就春心荡漾了。”

  萧国成老脸发热,如果不是形势所迫,他会把这个mì密永远压在心里,事实上他已经将这个mì密藏在心底整整七年,他低声道:“我和刀明君的关系被我妻子知道了,除了她以外,再没有知道这jiàn事的人,我妻子人很好,她给了我两条路,第一和刀明君断绝来往,她可以既往不咎,当做一切都没有发生过,第二,我可以选择刀明君,但是必须要和她离婚,她不会给我制造任何的障碍,甚至可以放弃她应得的那份财产。”

  张扬道:“你选择了前者。”

  萧国成点了点头道:“我这么多年的风风雨雨都是我妻子陪我走过来,我和刀明君之间只是一个意外。”

  张扬道:“多数人都会做出你这样的选择。”

  萧国成苦笑道:“换成你,你会怎么选?”

  张扬道:“我不是你,我不可能面临你这样的选择,那啥,咱们别岔开话题,你和刀明君摊牌之后怎样了?”

  萧国成道:“她很冷静,没有让我为她做任何事,甚至没有要一分钱,第二天她就主动辞职了……”

  “后来她有没有出现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