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三十四章【西山寺】(中)


  第一千零三十四章(中)

  张扬道:“梦媛,我看一定要将这件事告诉家里了,你妈得的是心病啊!”

  乔梦媛含泪道:“她已经病成了这幅模样,难道我们还要带她去西山寺?”

  张扬道:“也许她的心结就在于此,或许我们这次的西山之行能够帮到她。”他虽然这样说,可是心中对孟传美的情况很不看好。

  乔梦媛黯然道:“我都不知应该怎样对我爸说。”

  张扬道:“这样吧,我来说!”

  乔振梁接到张扬的电话,表现出相当的冷静,其实就在他和孟传美之间的感情走到不可收拾之qián,他已经预料到这一天早晚都会到来,乔振梁道:“她病得重不重?”

  张扬道:“情况很糟糕,营养不良,而且好像还中了某种慢性毒药,可能是长期服食了某种毒素。”

  乔振梁叹了口气道:“她还有救吗?”

  张扬道:“我可以救她的人,但是我救不了她的心,孟阿姨厌世的情绪非常严重,我担心她会做出不明智的选择。”

  乔振梁陷入长时间的沉默之中,guò了许久方才道:“张扬,我会尽快guò去,在这期间,我希望你能够帮助梦媛好好照顾她。”

  张扬道:“乔部长放心,只是我感觉梦媛的压力也非常大,您要不要和她谈谈?”

  乔振梁道:“不用了,我如果那样做只会加重她的心理负担,有你在她身边帮忙,我非常放心,我把手头的工作尽快处理一下,争取尽可能早点qián往荆山。”

  张扬将孟传美的情况通报gěi乔振梁,主要还是从乔梦媛的角度考虑,如果乔家对孟传美目qián的状况一无所知,那me以后无论发生了什me事情,所有的压力和责任都会落在乔梦媛的身上,乔梦媛柔弱的肩膀怎堪如此重负。张扬看出乔梦媛有难言之隐,其中应该存在某些内情她并没有说出来,这从乔振梁的身上也能够看出,乔振梁对孟传美的事情表现的非常冷静,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紧张和慌乱,这和他多年的官场修炼或许有些关系,但是仍然解释不清,一日夫妻百日恩。他们几十年的夫妻。听闻孟传美如此严重的情况,乔振梁仍然能够保持这样的冷静心态,只有一种可能。他们夫妻之间早已恩断义绝。

  张扬无意探究乔家的秘密,他所在意的是乔梦媛,如何避免乔梦媛因为这件事而受到伤害。

  坐地虎沿着清台山西麓的山间公路缓缓行进。自从春阳方面大力开发清台山旅游,位于山这一侧的荆山市西山县也加大了旅游投入,这两年两地之间的合作并不多,却出现了争抢客源的不和谐音符,在对外宣传方面,都宣传清台山,可一个位于西麓,一个位于东边,对旅游公司的报价也相互砸价。随着清台山旅游市场的红火,渐渐社会上的不良竞争和重重弊端也悄然降临了这★里。单纯以山水风景而论,这边的风景比起春阳那边要逊色,可是清台山西麓古迹众多,尤其是寺庙居多,也成为不少佛门弟子虔诚香客心中的圣地。

  汽车来到半山腰的时候,就有开着农用三轮和小面包车的当地居■民guò来。他们把张扬一行当成了qián来清台山的游客,这些山民可以提供带〖冇〗路和安排食宿的服务。

  张扬并不需要他们引路,之qián就来guò这里一次,汽车行驶到卢家梁,路况顿时变得恶劣了起来。坐地虎虽然是一辆全尺寸全地形的越野车,可是面对qián方狭zhǎi的山路也无能为力。张扬只能将车停在了乡里。在这里张大官人还是有朋友的,因为卢家梁是周山虎的老家,这次张扬虽然没有让他同来,可是知道孟传美非得要去西山寺之后,张扬就gěi身在滨海的周山虎打了个电话,让他跟这边的朋友联系,好帮忙带〖冇〗路。

  张扬的车刚刚停稳,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走了guò来,他一眼就认出那人是周山虎的好◎朋友周山河,张扬推开车门走了下去,笑道:“山河!”

  周山河咧着嘴笑道:“张大哥,虎子说你要guò来,我和山松一早就来乡里等着了。”

  张扬道:“山松呢?”

  周山河道:“他开□着三轮在北路口等着呢,我们各守一条道,害怕跟你错guò了,你等着啊!”他转身大步向北路口跑去。

  乔梦媛此时也下了车,看到张扬交游广泛,连来到这山沟沟里面qián有他的熟人,不禁啧啧称奇,张扬这才告诉她卢家梁本来就是周山虎的老家,早知道他们要去西山寺,这次就把周山虎gěi带来了。

  没多久就听到突突突的声音,周山松开着农用三轮和周山河一起guò来了,周山松远远就叫起了张大哥。他们几个好朋友中,周山虎成了最早走出去的一个,在他们的眼中周山虎无异于鲤鱼跳龙门,不但成了政府公务员,而且还找了一位高干的女儿当未婚妻,周山虎的发迹史在卢家梁一带已经成为传奇故事,他本人也成了乡里青年们羡慕的对象,尤其是周山松和周山河,两人几乎和周山虎是同一时间认识的张扬,可他们两个就没有周山虎那me好命。他们对张扬简直是敬若神明,当然就算没有其他的因素,山里人本来就是淳朴好客。

  周山河道:“张大哥,你把车就停这儿吧,qián面道路zhǎi,你这车根本guò不去。”

  张扬点了点头,打开后备箱,从里面拿出两条中华烟,每人gěi了他们一条,又将一个旅行袋取下来放在周山松的农用三轮上。

  最后才去车上将孟传美背了下来,乔梦媛拿着毛毯先在农用三轮上铺好了,张扬这才将孟传美放下,乔梦媛搂着母亲坐好,张扬又从车内拿了毛毯gěi孟传美盖上,虽然是四月了,可山里风大,孟传美身体孱弱,担心她病情加重。

  张扬最后又从车内抱了一箱茅台酒放在农用三轮上,这次去小石洼村,他还有个想法,找几个老人,询问一下当年的事情。

  一切安排妥当之后,周山松方才启动了农用三轮,在突突突的声音中,农用三轮奔行在山路之上,孟传美毕竟身体虚弱,在晃动中,不知不觉就已经靠在乔梦媛怀中入睡。

  张扬坐在qián方,向周山河道:“陈校长还在小石洼村吗?”

  周山河道:“在,他能上哪儿去?”

  一旁周山松道:“张大哥,你这次来小石洼村什me事啊?”

  张扬道:“去西山寺进香。”

  周山松道:“西山寺?怎me会想起去那里进香?荆山一带,香火最旺的是荆山市和观音院。那个西山寺一年也不见几个香客guò来。”

  周山河道:“话不能这me说,西山寺的玉佛一直都很灵验。qián阵子还有个人捐了一大笔钱重修寺庙呢。”

  几个人在聊天中不知不觉来到了小石洼村,张扬这次的主要目的是陪同孟传美上香,所以并没有在小石洼村停留,农用三轮来到石洼小学qián停下,西山寺位于石洼小学北面的山峰上,继续qián进只能依靠步行了。依着周山松和周山河的意思是想请张扬吃guò午饭再走,张扬谢绝了他们的好意,执意现在上山。

  周山松和周山河商量了一下,决定由周山河引路,带着张扬他们qián往西山寺,周山松留在家里准备,等张扬他们下山之后留下来吃饭。

  张扬把周山松叫到一边,交代gěi他一件事,让周山松帮忙问问村子里有没有一个叫张解放的人埋在这里,如果确有其人,让他帮忙问清楚张解放的墓在哪里。当然这一切都是在悄悄进行的,张大官人自然不会说明张解放是他亲爹。

  周山河在qián方带〖冇〗路,张扬背着孟传美,乔梦媛在他身边,四人向北峰西山寺走去。

  山路非常险峻,可这对张大官人来说并没有多少难度,背着孟传美一路上山,来到半山腰的时候,乔梦媛担心他疲惫,提出休息一下。

  张扬这才将孟传美放下,孟传美自从来到这里,开始变得沉默寡言,懒得和别人交流。

  乔梦媛递gěi张扬一瓶矿泉水,张扬喝了几口,看似漫不经心的递g●ěi她:“你也喝!”

  乔梦媛俏脸一热,心中顿时明白了这厮的险恶用心,可是乔梦媛并没有拒绝,接guò张扬递来的那瓶水,喝了两口,俏脸不觉飞起两片红云。还好他们两人距离孟传美和周山河比较远,没有○ěitā:“nǐyěhē!”

  qiáomèngyuánqiàoliǎnyīrè,xīnzhōngdùnshímíngbáilezhèsīdexiǎnèyòngxīn,kěshìqiáomèngyuánbìngméiyǒujùjué,jiēguòzhāngyángdìláidenàpíngshuǐ,hēleliǎngkǒu,qiàoliǎnbújiàofēiqǐliǎngpiànhóngyún。háihǎotāmenliǎngrénjùlímèngchuánměihézhōushānhébǐjiàoyuǎn,méiyǒu被他们看到。

  张大官人一脸的坏笑,能让乔梦媛心甘情愿的尝自己的口水,倒也是一件乐事,这厮的想法多少有些变态。

  乔梦媛趁着其他人不注意,小声啐道:“你混蛋!”她的声音中并没有生气的成分,而是显得羞喜交加。女孩子的心理总是很难揣摩的,换成别人逼她这me做,乔梦媛早就一个耳光打了guò去,可张扬这me做,她心中却是喜悦的成份更多一些,她忽然想到,即便是张扬要求她做任何事,她都不会拒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