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三十九章【亲情与责任】(上)


  第一千零三十九章(上)

  谢国忠率领警察赶到现场的时候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二十一名歹徒尽数被制服,涉嫌杀害姜亮,谋杀他儿子的职业杀手林光亮也在现场,遍体鳞伤。崇明水产的老板徐大光倒在血泊之中,他身上也是多处受伤,可这人的生命力极其顽强,被砍了这么多斧,居然还活着。

  谢国忠一面安排人手将伤者送往医院,一面调查清理现场,在现场发现了大量冰毒。

  谢国忠指挥分配人手完毕,张扬的电话打了进lái,谢国忠走到角落方才接通了他的电话,他叹了口气道:“你玩得大了点。”

  张扬道:“林光明交给你了,他已经承认,晓军的那件案子是他做的,姜亮也是被他暗杀的。”

  谢国忠道:“你放心吧,他难逃一死。”

  张扬道:“谢叔叔,wǒ不想卷入这个麻烦中,剩下的烂摊子您lái收拾吧。”

  谢国忠笑道:“你这叫做了好事不留名,对了,徐大光和这件事有没有关系?”

  “wǒ不清楚,不过看情形他应该和贩卖冰毒的事情无关,他也是受害者。”

  谢国忠道:“这件事wǒ会调查清楚,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坏人。”

  张扬道:“总之不牵扯到wǒ最好。”

  回到林秀的别墅,张大官人在浴缸中放上满满的热水,赤身**的泡在热水之中,lái到荆山的时间虽然不长,可是发生的事情却不少,孟传美之死让三十年前的那些往事再度浮出水面,除了已经确认身份的那七名知青以外还有一个萧明轩,不知萧明轩现在究竟身在何方?想起萧明轩的名字,张大官人不由自主就想到了萧国成,他也不知为什么,总觉着那张照片上萧明轩的眼神和萧国成何其的相似,从年龄上□看。萧国成无疑也是符合这一特征的,可是他的长相和萧明轩明显不同。

  如果说萧明轩的事情至今还没有任何的眉目,那么今晚因为枪击案而发现的线索无疑是惊人的,他不但抓住了林光亮,而且从林光亮的口中得●知了谋杀姜亮的真凶,姜亮的死对张扬打击很大,荣鹏飞亲自挂帅的专案组虽然锁定了真凶,但是林光亮一直潜逃在外。今天终于将林光亮成功抓捕。以林光亮犯下的罪行,死刑是少不了的,可让他就这么死便宜了他。张大官人捅了他几刀并不足以解恨,又在他身上种下附骨针,最近张大官人炼制了不少这玩意儿。没办法,这世上坏人太多,不准备点折磨手段是不行的。

  想到林光亮会在痛苦折磨中死去,张大官人心中的仇恨稍稍平息了一点,他听到了外面的手机铃声,披上浴巾lái到外面,电话是楚嫣然打lái的,她也听说了谢晓军被枪击的事情,自然是林秀告诉她的。林秀和楚嫣然的关系一向良好,有什么事情总会第一时间告诉她。

  楚嫣然真正关心的还是张扬,她确信张扬无恙方才放下心lái,轻声叹了口气道:“想不到国内也不太平。”

  张扬笑道:“比起美利坚要好多了,至少没有人手一枪。”

  楚嫣然道:“哪儿都有犯罪分子,你啊,以后千万别逞能。好好的当你的市委书记就是,别大包大揽的,警察的活你也要越俎代庖。”

  张扬道:“不是wǒ想越俎代庖,有些事就发生在wǒ身边,wǒ不能不管。姜亮是wǒ的好哥们,自从他死后。这口气一直都堵在wǒ心里面,今天wǒ总算把杀他的凶手给抓住了,心里稍稍好受了一点。”

  楚嫣然道:“wǒ明白,wǒ只是担心你去做危险的事情。”

  张扬笑道:“放心吧,wǒ这人福大命大造化大,谁也害不了wǒ。”

  楚嫣然道:“强中自有强中手,千万别这么自信,你武功虽然厉害,可是这世上的多数事都不需要依靠武功lái解决。”

  张大官人道:“丫头,你这是拐弯抹角的骂wǒ头脑简单四肢发达吗?”

  楚嫣然格格笑道:“wǒ没说,是你自己说得。”

  张扬道:“记住你说的话,等月底见你,wǒ饶不了你,新帐旧账一起算!”

  楚嫣然道:“当wǒ怕你啊!还不知道谁跟谁算账呢!”

  张扬道:“wǒ不怕你跟wǒ算账,大不了用wǒ这身肉偿还。”

  楚嫣然俏脸发热道:“谁稀罕,你干嘛呢?”

  张大官人躺在沙发上道:“光着屁股躺在客厅里呢。”

  楚嫣然笑道:“一个人吗?怎么没找一个红颜知己陪你啊?”

  张大官人道:“wǒ对你可是一颗红心,现在蓄精养锐只等wǒ家嫣然的临幸。”

  楚嫣然呸了一声,小声骂道:“不要脸!” ▲
  张大官人道:“那啥……wǒ硬了嗳……”“流氓!”楚嫣然的声音变得软绵绵的,虽然在骂张扬,可声音中却充满了诱惑的味道。

  张大官人道:“真想现在就跟你那啥lái着。”

  楚嫣然★笑道:“只可惜你鞭长莫及!”

  张大官人听到她这么说也忍不住笑了起lái。

  楚嫣然道:“乖乖听话,老老实实去睡觉,咱们月底就见面了。”

  张大官人道:“见面咱俩干啥?”

  楚嫣然知道这厮使坏,故意引自己说那些风骚话,啐了一声道:“你想干啥,就让你干啥呗!不聊了,wǒ得去开会了。”

  张大官人意犹未尽,这会儿聊的是热血沸腾,可惜楚嫣然那边把电话给挂上了,这厮看了看身下,果然是一柱擎天,最近好像格外的冲动,到底是春天啊,这是个春情勃发的季节。

  张大官人又回去冲了个淋浴,浇灭心头的欲火,上lái后又想起乔梦yuán此时应该抵达京城了,有必要打电话问候一声。

  乔梦yuán接到张扬的这个电话正在灵堂守灵,这两天她一直没有好好休息,容颜明显憔悴。听到张扬的声音,乔梦yuán从心底感到温暖,此次lái京虽然回到了家里,可是乔梦yuán却感觉到从未有过的mò生和距离,她有种奇怪的感觉,随着母亲的死去,仿佛自己和乔家断了一切关系。虽然她知道自己这种感觉很不对,爷爷对她很好,父亲对她甚至比过去还要体贴,可是她心底的这种mò生感却是挥抹不去的。

  乔梦yuán清晰的认识到,这里再也不能给她家的归属感。

  张扬的这个电话,让她孤寂无助的内心泛起了温暖,乔梦yuán小声道:“这么晚了,你还没睡?”

  张扬道:“就是想问问你的情kuàng。”

  “wǒ很好。”

  “你这些天都没有好好休息过,这样下去身体会吃不消的。”

  乔梦yuán道:“你放心,wǒ懂得照顾wǒ自己。”

  张扬道:“wǒ本想陪你去京城,可是……”

  乔梦yuán低声道:“wǒ明白!”父亲不想张扬这件事,所以他不想太多的外人介入,尽管张扬在这件事上帮了不少忙,父亲仍然婉言谢绝了张扬的继续参予。

  张扬道:“处理完这件事,你lái滨海吧,wǒ陪你四处走走好好散散心。”

  乔梦yuán沉默了下去,过了好久方才嗯了一声。

  张大官人因为她的应允而感到安慰,他知道在乔梦yuán的心中,自己拥有○着无可替代的位置,甚至可以说,经过这件事之后,他在乔梦yuán心中的位置变得更加重要。

  对乔梦yuánlái说,张扬已经成为她心中的唯一,虽然她不愿承认,但是她的行动已经默许了这一点,挂上电○zhewúkětìdàidewèizhì,shènzhìkěyǐshuō,jīngguòzhèjiànshìzhīhòu,tāzàiqiáomèngyuánxīnzhōngdewèizhìbiàndégèngjiāzhòngyào。

  duìqiáomèngyuánláishuō,zhāngyángyǐjīngchéngwéitāxīnzhōngdewéiyī,suīrántābúyuànchéngrèn,dànshìtādehángdòngyǐjīngmòxǔlezhèyīdiǎn,guàshàngdiàn话。乔梦yuán回到灵堂,看到哥哥乔鹏举正在更换燃香。

  乔鹏飞也在一旁守夜,时维因为熬不住已经去睡了。

  乔鹏举道:“梦yuán,你去睡吧,今晚wǒ和鹏飞守夜,没你的事情。”

★  乔梦yuán摇了摇头道:“wǒ想多陪陪妈。”

  乔鹏举道:“昨晚你已经守了一夜,这样下去身体肯定吃不消,还没等妈下葬,你恐怕就病倒了。”

  乔鹏飞一旁道:“是啊,你就听大哥的话,去○睡吧。”

  乔梦yuán抿了抿嘴唇道:“wǒ不困!”

  乔鹏举和乔鹏飞对望了一眼,他们对乔梦yuán的性格是清楚的,她外柔内刚,性情倔强得很,一旦决定的事情很难改变,两人决定顺从乔梦yuán的意思,乔鹏飞起身道:“有些饿了,wǒ先去弄点吃的。”

  他忽然看到爷爷的身影出现在门外,有些诧异道:“爷爷!”

  乔鹏举和乔梦yuán闻声抬起头,两人都慌忙站起身lái:“爷爷,您怎么lái了?”

  乔老低声道:“睡不着,过lái看看!”

  乔鹏举和乔鹏飞上前扶住爷爷的手臂,引着他lái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乔老望着灵堂正中儿媳孟传美的遗像,不由得叹了口气道:◎“谁都会有这一天,你们要看开一些。”

  几个人都点了点头,乔老向乔梦yuán招了招手,示意她lái到自己的身边,握住孙女的手,发现她的手掌冷得吓人,乔老道:“为什么不多穿一点,夜深了,还是有些●冷的,冻病了怎么办?”

  乔梦yuán鼻子有些发酸:“爷爷,wǒ没事!”

  乔老道:“爷爷知道你们心里难过,wǒ这心里也不好受,白发人送黑发人,wǒ最不希望看到的就是这样的情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