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四十章【梦想与现实】(下)


  第一千零四十章(下)

  桑贝贝在天街呆得这段时间还是颇有成效的,她递给了张扬一沓照片,张扬在其中发现了不少北港政界的人物,让他惊喜的是,滨海市长许双奇赫然在列,之前张扬第一次前往天街●的时候就曾经看到了许双奇,看来这厮不是偶然前往,而是天街的常客。

  桑贝贝道:“天街是个藏污纳垢的场所,那里都按照严格的会员制,出入那里的一是商人,二是北港的一些官员,天街成为他们疏通关系的重□要场合。

  张扬道:“我早就看出来了。”

  桑贝贝道:“袁孝商几乎没到这边来过,这里当家做主的都是陈青虹,根据我的了解,他们之间是租约关系。”

  张扬道:“很难说这么简单,在北港开这样的场所,如果和公安系统的关系不好,早就不知被查多少次了。”

  桑贝贝道:“你是说幕后老板还是袁孝商?”

  张扬笑道:“没证据的事qíng咱们不能乱说。”他向桑贝贝凑近了一些:“◇那啥,你能跟我交个地儿,你来北港的真正目的是什么?”

  桑贝贝道:“没伴么目的,就是没地儿kě去,有道是大隐于朝,小隐于市,我担心章碧君那帮人追杀我,所以跑到你们这个小城来隐居,再说了,你是我□朋友,多少会照应我一点、吧?”

  张大官人点了点头道:“那是当然,不过咱俩是不是该更坦诚点呢?”

  桑贝贝道:“男女之间必须要保持适当的距离,尤其是和你这种色狼级的人物,我跟你走得太近危险。”

  张大官人嬉皮笑脸道:“就我这样的你还信不过?”

  桑具贝道:“不是信不过,是一点都不相信。”

  张大官人笑道:“你怕我!”

  “怕你个屁,你敢怎么着?”

  张大官人正想说话呢,忽然桑贝贝一bǎ勾住了他的脖子,脸颊就贴了过来张大官人心中愣了一下,此时眼角的余光扫到了外面,看到外面陈青虹正和一名男子走了过来。

  桑贝贝低声道:“她很精明,别让○她怀疑咱们。”

  张扬心中暗笑,这地下车库里面,光线昏暗,陈青虹未必能够注意到他们,kě桑贝贝主动投怀送抱张大官人又不是什么坐怀不乱的谦谦君子,手臂圈住了桑贝贝的纤腰,暖玉温香抱了个满怀真是享受。

  陈青虹的车就在张扬的坐地虎旁边,要说张大官人的这辆车也的确显眼了一些,陈青虹借着微弱的光线看到里面有两个人在相拥缠绵,她不敢多看,因为她害怕被车内人发现,赶紧上了自己的奥迪车开车走了,不用问里面一个是张扬另外一个肯定是女招待桑贝贝了。

  桑贝贝听到汽车声远去,想要一bǎtuī开张扬,却没得逞这厮牢牢将自己抱住,没那么容易tuī开桑贝贝啐道:“你放开,占便宜还上瘾了。”

  张大官人笑道:“你自己主动扑上来的,还怪起我来了,别说,抱起来还是蛮舒服的。”

  桑贝贝面红耳赤的tuī开了他,整理了一下头发,轻声道:“送我回去,外面好像下雨了。”

  张大官人开着越野车离开了地下车库。

  外面果然下起了雨,桑贝贝因为刚才的事qíng显得有些尴尬目光盯看来回摆动的雨刷,脑子里却空白一片,总觉着车内,乃至自己的身上都充满了张扬的气息。

  张扬道■:“北港的**qíng况比起我想象中还要严重得多,天街应该是个大染缸,这里面存在着很多的问题,贝贝,你以后的任务就是要帮我查出其中的内幕。”

  桑贝贝的目光没有看他:“你是我什么人?我凭什么帮★你?”

  张大官人笑道:“朋友,按理说你在这世上的朋友也不多除了我,恐怕连一个都找不出来了吧?”

  桑贝贝道:“你怎么尽往自己脸上贴金呢?”张扬道:“你说,今晚陈青虹看到了咱俩在车里亲热,她以后是不是bǎ你定位成我的qíng人了?”

  桑贝贝道:“你不就想她这么认为吗?”

  张扬道:“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如果我这个人真的拒腐蚀永不沾那帮人就会对我充满戒心,如果他们自认为发现了我的弱点、就会从我的弱点着手。”

  桑贝贝道:“你什么意思?是不是想利用我挖出天街背后的黑幕?”

  张扬道:“有这种想法。”

  桑贝贝道:“那我不是亏大了,以后岂不是要bǎ你qíng人的角色扮演下去?”

  张大官人看了看桑贝贝道:“丫头,就凭我这长相这人才,也不算辱没了你吧?”

  桑贝贝道:“张扬,你给我听好了,本姑娘才不会给别人当qíng人呢。”

  张大官人道:“那啥,你想多了,咱们不是演戏吗?只要你坚守住底线,我是肯定没问题的,我是一党员,我是国家干部,我的觉悟那是绝不用怀疑的。”

  桑贝贝道:“我怎么感觉不是那么回事呢?按说咱俩也认识不短时间了,我就从没发现你和觉悟两个字能沾上边呢?”

  在武意的安排下,张扬和北港电视台台长颜慕云见了面,这次的会面是颜慕云主动提出的,见面的地点在北港体育场的网球馆,颜慕云平时喜好打网球,几乎每周都会抽出两天锻炼,武意的网球打得也不错,张扬来到网球馆的时候,看到祁山也在那里,他也是受到了武意的邀请过来的。

  祁山看到张扬西装革履的样子不由得笑了起来:“张书记,是叫你过来打网球又不是让你来做政府工作报告,穿这么正式做什么?”

  张扬也笑了:“和台长大人见面马虎不得。”

  两人说话的时候,颜慕云走了下来,这会儿的运动已经让她消耗不少,面颊绯红,在她这样的年纪保养已经是相当不错了,颜慕云喘了口气,摇了摇头道:“上了年纪,身体就是不行了,祁总,你去和武意打一会儿。”

  祁山知道颜慕云是在支开自己,她肯定有话想和张扬单独说,祁山笑着点了点头,挑了一个网球拍走入场内。

  颜慕云擦了擦汗,拿起一瓶苏打水喝了几口,看到张扬西装革履的模样,不禁也笑了起来:“张书记今天怎么穿得这么严肃?”

  张大官人笑道:“台长大人召唤,我当然要打扮的正式一点,这样才能显shì出对您的尊重。

  颜慕云笑得很开心,眼角的鱼尾纹都笑了出来,样子显得非常的妩媚,她轻声道:“刚才武意还跟我抱怨来着,说你不给她面子,不愿意接受我们电视台的专访。”

  张扬的目光投向网球场,看到武意一个有力的扣杀得分,不过他也分辨出祁山明显在让她。张扬道:“人怕出名猪怕壮,前眸子新闻媒体bǎ我搞得苦不堪言,虹光商场失火被有心人利用,说是我们焰火晚会惹出来的祸端,到现在我还心有余悸,说句不怕让您生气的话,我对媒体是敬而远之。”张大官人停顿了一下又道:“当然这件事和你们没有关系,一直以来颜台长都很照顾我宣传的都是滨海的正面形象……”

  颜慕云道:“虹光商场的事qíng我也听说了,以北港日报为首的这些平媒实在是太没有责任心了,捕风捉影的事qíng就胡乱报道,他们就不去想想这件事的后果,就不去考虑一下会给老百姓造成怎样的困扰,我一定会在以后宣传部的会议◆上提出这件事,对于这些不负责任的媒体一定不能姑息,要严肃处理。”

  张大官人从颜慕云的口风里马上觉察到了她今天请自己过来的用心,颜慕云是想借着这件事挑唆自己的怒气,意在试探自己的态度,如果自己▲坚决追究这件事,势必和宣传部长黄步成拼上一个刺刀见红,最终的得益者显然是颜慕云这个宣传部副部长。

  张扬在这件事上已经选择了息事宁人,这是因为市委副书记蒋洪刚站出来当了一个和事老,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过早的出手打击黄步成对张扬也没有太大的好处,他发现蒋洪刚正在积极筹谋建设属于他自己的阵营,kě以预见,不远的将来蒋洪刚的身边势必能够团结一批常委,形成一股不kě小视的政治力量,蒋洪刚和张扬之间□,是友非敌,他们之间还是kě以相互帮助的,蒋洪刚的崛起势必kě以削弱项诚在北港的统治力,并对市长宫还山构成直接的威胁,从长远看,对张扬只有好处。

  张扬并没有看错,颜慕云就是想利用他,她发现这★次是扳倒黄步成的最好机会,只要张扬追究下去,黄步成的位置笈炭kě危,如果kě以借着这件事整倒黄步成,那么颜慕云无疑将是北港宣传部长的最佳人选,对颜慕云来说,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kě是她又不能bǎ★话说得太明,在张扬的面前不能表现的太过迫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