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三章【我们早已陌生】(上)


  第一千零五十三章(上)

  wén浩南道:“祁山的身上存在很多的疑点,我们盯了他很久,而且根据我们的线报,的确有冰毒存放在慧yuán的仓库内,否则我们不会采取行动的。”

  荣鹏fēi道:“两种可能,一是你们的线报错误,二是我们中计了,人家故意放出zhè样的消息,目的就是让我们采取行动,zhè样一来,不但我们调查他的事情全部暴露,只怕连埋伏在他们内部的同志身份也被暴露了。”

  wén浩南的脸色变了,他是个骄傲的人,自从在秦萌萌那里感情受挫,曾经一度沉沦下去,时间治愈了他的创伤,自从他一怒之下除掉秦振东之后,他发现自己再不是昔日的wén浩南,他对感情变得淡漠,他恢复了昔日的骄傲,他认为自己的智慧超人一等,想不到zhè次会中了祁山的圈套,wén浩南的内心宛如被千万只毒虫咬噬着,异常的难过,zhè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挫败感,在工作上还是第一次。

  霍云忠道:“荣局,zhè件事上我也有责任,是我把事情给闹大了,对不起”,…”

  荣鹏fēi不满地看了霍云忠一眼道:“不用你说我也知道,从今天起,你被停职了!”

  霍云忠想不到荣鹏fēi居然如此无情,即便是自己今天的行为有些冲动,可他不认为自己犯了什么原则性的错误,不应该受到zhè样严厉的惩罚。

  wén浩南同样认为荣鹏fēi对霍云忠的处罚过重,他慌忙道:“荣厅,zhè次的行动是我指挥的,我……”。

  荣鹏fēi怒视wén浩南示意他不要继续说下去霍云忠此时面如土色,当真是心灰意冷自己只是一个命令的执行zhě,想不到出了间题,所有的责任都要他来承担,他明白荣鹏fēi是不可能将大板子落在wén浩南身上的,人家是wén副总理的亲儿子,而自己,在荣鹏fēi的眼中只不过是一个可有可无的虾兵蟹将,他点了点头道:“荣厅,我先走了……。”霍云忠摇摇晃晃的离开了荣鹏fēi的办公室,他感觉到自▲己两腿发软,如果不是扶住了墙壁可能会一头栽倒在地面上,现实的残酷压迫的他透不过气来”,

  荣鹏fēi将霍云忠停职真正的用意并不是要让他承担整件事的责任。

  wén浩南对此同样不解,霍云□忠走后化大声道:“荣厅,要处理也是应该处理我我才是zhè次行动的指挥zhě。”

  荣鹏fēi道:“你躲在背后,他是直接的执行zhě,我已经将zhè件事了解的很清楚,你让他尽量低调行动,将祁山带来问话,是他擅作主张带着十多名荷枪实弹的**前去抓捕祁山。”

  wén浩南道:“荣厅,就算他采取的方式有些过激,可是你对他的处理是不是过重?”

  荣鹏fēi面无表情道:“应该怎样处理,我不需要你的指点。”他明显有些不悦了。

  wén浩南尴尬道:“荣厅,我并不是zhè个意思,我只是觉得霍云忠并没有犯原则性的错误,他的目的也是为了破案。”

  荣鹏fēi摆了摆手道:“你走吧,回头写份完整的报告给我,今天的事情你必须做出深刻检讨,还有,马上撤回我们的内线,他的身份应该已经暴露,非常的危险。”

  wén浩南默默离开了荣鹏fēi的办公室。

  已经到了下班的时间,荣鹏fēi在此时接到了厅长高仲和的电话,荣鹏fēi放下电话,来到了高仲和的办公室内,将今天的事情向他做出汇报。

  高仲和对今天发生在慧yuán宾馆的事情相当恼火,警方采取了zhè么大规模的行动,到最后一无所获,所谓的毒品只不过是味精,zhè件事已经成为了一个笑话,用不了多久就会传遍整个**系统,高仲和道:“鹏fēi啊鹏fēi,你们在搞什么?我们什么时候有权利,没有掌握证据就能够随便抓人了?”

  荣鹏fēi诚恳道:“高厅长,在zhè件事情上,我承认指挥失误。”

  高仲和道:“我听说你把西城分局的霍云忠给免了?”

  荣鹏fēi也没想到消息zhè么快就传到了高仲和的耳朵里,看来霍云忠在**厅内部也有些关系,荣鹏fēi道:“我免他是为了保护他,再说在慧yuán宾馆的事情上霍云忠的确存在着不可推卸的责任,浩南负责指挥zhè次行动,他考虑到自己和张扬的关系,所以不方便直接出面,让西城分局配合,霍云忠原本可以采用更低调的方法将嫌疑人找来问话,可是他却采取了最激进的方式。”

  高仲和道:“我还听说zhè个霍云忠在大庭广众之下打了他老婆一个耳光,真的是威风煞气,我们平海警界的形象让他zhè一巴掌给毁得干干净净。从高仲和的zhè句话可以听出,他并不是要为霍云忠说话,荣鹏fēi点了点头道:“当时他刚巧看到了他的妻子和祁山跳舞,我了解过,过去祁山和霍云忠的妻子林☆雪娟曾经是一对恋人,可能正是当时的场景刺激到了他,所以才会让矛盾突然激化,搞得剑拔弩张,zhè一切都超出了我们预先计划的范围,等浩南赶去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无法挽回了。”荣鹏fēi的字里行间明显在为wé▲n浩南开解。

  高仲和叹了口气道:“公私不分,zhè样的人把他放在领导的位置上始终都是一个隐患,你的处理很恰当。”

  荣鹏fēi得到高仲和的认同,心中松了一口气,其实高仲和有件事并没有挑明,现在张扬和那帮朋友的火气也很大,zhè帮年轻人的能量不可小觑,周兴国、徐建基、薛伟童任何一个都是政治背景深厚的人物,现在他们的怒火全都指向了霍云忠,如果他们不做出及时的反应,zhè件事恐怕没有那么容易算完,霍云忠表面上被停职了,其实也是对自己人的一种保护,他们先惩罚了霍云忠,有助于平息张扬一方的愤怒,或许他们会放弃继续对付霍云忠的想法。

  高仲和又道:“有必要给年轻人一个提醒,做事不能太激进。”高仲和虽然没有说明是谁,可荣鹏fēi心中已经明白高仲和所说的正是wén浩南。

  其实将wén浩南派到他的部门让荣鹏fēi相当的头疼,他承认wén浩南有些能力,但是wén浩南的身上同样有**的毛病,他的家世背景注定他的性情有些高傲,而且底气十足,做事雷厉风行,或许zhè些**认为,自己无论捅了怎样的漏子,都有家人帮他收拾残局。

  荣鹏fēi道:“我说过他了,不过浩南的个性很强,未必会做出改变。”荣鹏fēi委婉地向高仲和表明,wén浩南的头也没那么好剃。

  高仲和能够体谅到荣鹏fēi的苦衷,当初将wén浩南交给他的目的就是害怕放在别的地方麻烦更多,高仲和道:“wén副总理将他放在我们zhè边的目的就是想多锻炼锻炼他,鹏fēi,你也不要有太多的顾忌。”

  荣鹏fēi心中暗自苦笑,你要是没有顾忌,你去说,对于wén浩南说轻了没用,说重了只怕要得罪人,早知如此自己当初就不应该答应将zhè个太子爷收入麾下。

  高仲和道:“祁山到底有没有问题?”

  荣鹏fēi道:“zhè个人非常可疑,不过又非常狡猾,我们到现在都没有抓住他的任何犯罪证据,可是我坚信他不会那么清白。

  高仲和道:“我们是要靠事实证据说话的,不能凭主观臆断去办事,今天zhè样的乌龙事件,我希望不要发生第二次。”

  荣鹏fēi道:“高厅放心,我会约束好他们。”

  高仲和叹了一口气道:“今天的事情搞得大家都灰头土脸的,我在宋书记面前都不好说话,对了,你抽时间找张扬谈谈,争取获得人家的谅解。”

  荣鹏fēi有些无奈,手下人捅了漏子,却要他低声下气的向人赔不是,虽然张扬和他是老朋友了,可是今天的事情的确搞得张扬在人前没有面子,他对张扬也有些歉疚。

  荣鹏fēi考虑再三,还是亲自去了慧yuán宾馆一趟,他来到慧yuán的时候,看到省纪委的两个干部也在,荣鹏fēi还以为又出了什么问题,了解后才知道,张扬是将自己的收礼名单向省纪委报备,毕竟是当了市委书记的人了,现在做事周密了许多。

  张扬正和楚嫣然一起陪着玛格丽特说话呢,老太太因为今天**来到婚礼现场的事情也有些不安,张扬把事情的前因后果向她解释清楚。听说荣鹏fēi过来了,张扬不禁皱了皱眉头,要说对荣鹏fēi一点意见都没有那是骗人,今天的事情搞得张扬相当不舒服,但是大家过往的交情摆在那里,而且张扬对荣鹏fēi的为人还是清楚的,自然不能避而不见。

  两人见面之后,荣鹏fēi的第一句话就是:“张扬,没生我气吧?”

  张扬道:“你是领导,我不敢生气!”

  “那还是生气了!”荣鹏fēi笑着拍了拍张扬的肩膀,两人来到院子里的石桌旁坐下,荣鹏fēi道:“今天的行动并不是针对你,是我错误的估计了形势,所以在具体的行动过程中出现了偏差。”

  张扬道:“祁山有没有问题?”

  荣鹏fēi摇了摇头,实话实说道:“我们没有查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