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三章【我们早已陌生】(下)


  第一千零五十三章(下)

  张扬叹了口气道:“兴师动众,全副武装,气势汹汹,结果搞了个灰头土脸,你men警方的办事能力真是那哈”

  荣鹏飞的脸上也有些挂不住,他跟着叹了口气道:“我已经把霍云忠停职了。”

  张扬对这件事看得很透彻,他淡然道:“总得有人出来承担责任,我不骗你,刚开始我挺生气的,可后来想想,这件事没必要生气,你men也是想破案,不是想找我麻烦!”

  此时他men看到祁山缓步向这边zǒu了过来。

  祁山的表情从容镇定,即便是经历了今天的这场波折,祁山的情绪都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面对荣鹏飞他仍然礼貌地招呼道:“荣厅,是不是还要找我调查情况。”

  荣鹏飞静静望着祁山,眼前这今年轻人真的很不简单,荣鹏飞已经想透了其中的关键所在,今天的这一幕或许正是祁山一手导演,放出消息,让他men展开行动,将他men陷入眼前尴尬的局面之中,难道这正是祁山想要的效果?

  荣鹏飞微笑道:“祁总,今天的事情是一场误会,我此次前来是专程向张扬表达歉意的。”他只说向张扬表达歉意而并非包括祁山。

  祁山道:“看来我men的目的相同,我也是特地过来向张书记表达歉意,因为我的事情扰乱了这场喜宴,真是惭愧!”祁山嘴里说着道歉的话,眼睛却看着荣鹏飞,分明在暗指,今天这件事的罪魁祸首是警方。

  荣鹏飞道:“或许这就是常说的殊途同归!”

  祁山笑道:“道路不同,目的却相同,荣厅长的话总是那么发人深省。”

  荣鹏飞微笑站起身来:“你men聊,我还有其他事情要办。”

  祁山挽留道:“荣厅,不如留下来小酌几杯。”

  荣鹏飞摇了摇头道:“改天吧,今天真的有好多事。”

  送zǒu了荣鹏飞,张扬转向祁山道:“想不到你这么快就出来了!”

  祁山笑道:“怎么?你想我一去不复返啊?”

  张扬对祁山被警方带zǒu之后发生的一切极其好奇,不过他也没有急于询问,他知道祁山肯定会给出答案,笑道:“我正准备去给你送饭呢!”

  祁山哈哈笑了起来,他语气轻松道:“牢饭没那么容易吃,他men从我的仓库里收zǒu了两吨多的食用味精,化验证实之后,才跟我说是一场误会。”

  张扬道:“你运气真是不错!”

  祁山笑道:“我又没犯法,这话怎么听着这么别扭。”

  虽然是简单的两句对▲话,张扬已经将这件事搞了个清楚,原来文浩南从这里收zǒu的全都是味精,警方的这次行动无功而返,这件事传出去恐怕要成**系统内部的一个大笑话了。

  张扬道:“没事就好!”

  祁山道:“今●晚一起喝几杯吧,就算我为今天的事情向你表达歉意,也算是帮我压压惊。

  张扬点了点头道:“好!”今晚楚嫣然要陪着外婆去宋怀明家里住几天,梁成龙、陈绍斌、袁波那些人中午都去了丁家道贺,晚上也过来这边热闹一下。楚嫣然特地给张扬放了两天大假,这两天他只管和朋友men疯玩,但是后天要陪她和外婆一起去北港,陪老人家散散,心。

  祁山去安排晚上的酒宴,看起来没事人一样,张大官人却感觉到这件事非常的蹊跷,一切发生的都非常突然,警方的出动,祁山的获释,根本没有给人太多的反应时间,从现在的情形来看,祁山并没有太大的损失,反倒是警方搞得有些灰头土脸。

  文浩南主动打来了电话,他邀请张扬晚上一起出来小酌两杯,张扬根本没做考虑就将他拒绝了,当然他的语气并不生硬,婉言道:“浩南,我今天还有这么多朋友需要招待,实在抽不出时间陪你!”

  文浩南也没有勉强,他从张扬的话中还是咀嚼出了异常的味道,张扬似乎在表明自己并不是他的朋友。

  罗huìníng没有选择在东江继续逗留,她当晚乘车去老家探望姑母,临行之前专门将张扬叫到身边,握着他的手道:“今天的事情,千万不要记恨你浩南哥。”说这话的时候罗huìníng心中隐隐有些难过,她不知到底是什么原因,张扬和她的亲生儿女之间始终难以zǒu近,虽然罗huìníng很想让他men像亲兄弟一样相处,可是她发现这些孩子之间还是不能如她所愿,如果成不了朋友,罗huìníng也不希望他men成为仇人,今天发生的一切让她颇感无奈。

  张扬微笑道:“干妈,你放心,事情已经搞清楚了,都是那个霍云忠自作主张,而且浩南又不是针对我,我怎么可能记恨○他呢?”

  罗huìníng晃了晃张扬的手,叹了口气道:“浩南刚来平海不久,太着急表现自己,我担心他工作这样激进,容身得罪人。”

  张扬道:“应该没那么严重吧,他做事也不是激进,只是做☆事风格使然,人不一样,您总不能强求都按照您的模式去做事。”

  罗huìníng道:“张扬,妈这心里不舒服,我总觉得浩南变了,变得不去考虑别人的感受,我骂过他了,可妈觉得对不起你。”

  张扬笑道:“干妈,您以后就别cāo心这些事了,我men这代人已经大了,也有了足够的能力去处理自己的问题。”

  罗huìníng点了点头。

  张扬又道:“如果这次我不是抽不开身,我会陪您一起回老家zǒu一趟。”

  罗huìníng道:“嫣然好不容易才回来一趟,你还是抽时间多陪陪她,这么好的女孩儿,你不能委屈了人家。”

  张扬连连点头,仙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问道:“干妈,何叔叔的事情……”。

  罗huìníng道:“他目前在检察机关的手里检方已经掌握了他过去的一些商业犯罪事实,他也对其中一部分罪行供认不讳你帮不了他,任何人都帮不了他。”

  张扬道:“会不会很严重?”

  罗huìníng摇了摇头道:“应该不会太严重,你放心吧,他是你干爸多年的老友作为朋友,我men会尽一份力,你要做的就是静待消息,千万不要参予到这件事情中去。”

  送zǒu了罗huìníng,张扬给秦萌萌打了一个电话,将刚才罗huìníng跟自己说过的话告诉了她,秦萌萌知道父亲已经被检察机关控制,反倒平静了下来至少知道了他的下落,张扬让秦萌萌不要太过紧张,今晚会抽时间去她那里一趟。

  发生在huì源的事情显然在东江引起了轰动性的新闻效应当晚梁成龙、陈绍斌一行过来的时候,也提到了这件事。祁山虽然安排了晚宴可他在宴会开始之后不久就已经匆匆离去。

  ☆祁山去得地方是白沙区人民医院,能让他抛下一切事情,匆匆前往的原因只有一个一一林雪娟,霍云忠在大庭广众之下的一记耳光,打掉了林雪娟的自尊和骄傲,回家之后她居然吞下了整瓶安眠药,幸亏被前去探望她的母亲发现◆,及时送到了医院。霍云忠却在这时失去了联络,谁也联系不上他,这让林家人越发的齿呢”,心寒。

  祁山坐在汽车内,脸色苍白,黑暗中他的身躯在微微颤抖,五哥感到了他的痛苦,安慰他道:“刚才我问过医院方面,没有生命危险。”

  祁山紧握双拳,指甲深深陷入他的掌心内,低沉的声音颤抖着:“如果雪娟有个三长两短,我会让霍云忠死无葬身之地!”

  五哥叹了一口气:“感情这么痛苦,你又何必如此执着,有时候,我甚至怀疑,你是不是一个天生的受虐狂?”

  祁山道:“她比我的生命更加重要。”

  五哥低声道:“既然如此,你为什么不向她坦白,为什么不大胆追求你的幸福?”

  祁山摇了摇头道:“我配不上她……过去我配不上,因为我穷,所以我拼命改变自己,可是当我拥有了财富,却发现自己更加配不上她……”。

  五哥道:“其实是你自己的问题,你过不去自己那一关!”

  祁山的额头抵在冰冷的车窗上:“我是不是一个懦夫?”

  五哥没有给出答案,随着夜色一起陷入黑暗的沉默中去。

  林雪娟躺在病床上,她的面孔苍白而毫无血色,目光呆滞的望着天花板,输液瓶内的透明液体,一滴一滴注入她的体内,宛如春雨滋润着干涸的土地,试图一点点唤回她的生命力。

  祁山拿着一束鲜花缓步zǒu入病房内,将那束鲜花放在床头。

  林雪娟的目光仍然盯着天花板,医院的世界洁白单纯,她本渴望得到一个单纯的世界,可是现实却并不是这样。

  祁山看到了她的手腕,看到林雪娟手腕上的绷带,他的心在滴血,林雪娟服药之前曾经切脉,证明她想自杀的意愿非常坚决,祁山默默坐在床边,他低声问候道:“嗨!”试图引起林雪娟的注意。

  林雪娟依然没有向他看上一眼,虚弱道:“其实你没有必要过来!”

  祁山道:“对不起!”

  “你没有对不起我,一直以来对不起我的是我自己,我不该勉强自己。我一次次尝试改变,用自己的改变去适应这个世界,可是我最后仍然适应不了这个世界,却变得连我自己都不认识自己了……。”两行晶莹的泪水顺着林雪娟的面庞滑下。

  祁山道:“雪娟,在我心中,你从未改变过!如果你肯给我机会,我……我可以陪你zǒu过以后的日子。”

  林雪娟摇了摇头,终于看了祁山一眼,轻声道:“失去的东西,永远不可能再回来,我men都已经不再是孩子,我不是过去的那个我,你也不是过去的那个你,我men早已陌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