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四章【各自飞】(上)


  第一千零五十四章(上)

  祁山在急诊宇de过道中和霍云忠狭路相逢,仇人相见,分外眼红,霍云忠怒视祁山,从霍云忠走路de姿势,祁山已经觉察到他喝了酒,霍云忠看到祁山,就xiàng他冲了过来,五哥及时拦在祁山面qián,祁山冷冷道:“让开!”

  五哥犹豫了一下,还是从他身qián让开。

  霍云忠挥拳xiàng祁山打去,祁山一闪身,一记准确无误de勾拳砸在霍云忠de下颌上,将霍云忠打得一个踉跄摔倒在了地上,祁山并没有乘胜追击,指着霍云忠道:“你还是一个男人de话,就去xiàng雪娟道歉!我和她清清白白,不要用你肮脏de思想去衡量我们之间de关系。”

  祁山说■完转身离开。

  霍云忠坐在地上,祁山de这一拳让他昏沉沉de头脑清醒了一些,他捂着头,若有所思,过了好一会儿,方才想起自己这次qián来de目de,他扶着墙摇摇晃晃de站起身,走xiàng急诊□室。

  霍云忠在急诊室门qián遇到了林雪娟de母亲,他紧张道:“妈…,雪娟地”,…”

  林母轮圆了手臀狠狠给了霍云忠一记耳光:“畜生……你有没有人性?”她打完霍云忠,自己却因为控制不住情绪哭了起来。

  林雪娟de父亲还算冷静走过来劝老伴儿情绪不要太激动。

  乍云忠捂着脸,尴尬地站在那里:“爸……,雪娟怎me样?”

  林父冷冷道:“霍局长,你别这me叫,我受不起!”

  霍云忠道:“爸,我……。”他de目光xiàng急诊室内张望着。

  林母哭泣道:“滚你给我滚!我们林家欠你什me?你要这me害我女儿……”

  霍云忠垂头丧气de准备离开,却听到观察室内传来林雪娟虚弱de声音道:“让他进来!”

  霍云忠来到了观察室内被林母打了一个耳光之后,霍云忠de头脑彻底清醒过来,望着妻子憔悴de样子,霍云忠de脸上浮现出一丝歉疚他de喉结动了一下,伸手想去抚摸林雪娟de手,林雪娟de声音显得qián所未有de陌生:“别碰我!”

  霍云忠de手僵在那里,他慢慢在床边坐下,低声道:“雪娟,对不起”,…我……,我太爱你,所以我见不得你和他在一起,我嫉妒de发狂情绪失控,所以才会在这me多人de面qián伤害你……我错了,想打想骂全dōu由你。”

  林雪娟出奇de冷静:“霍云忠我们毕竟是夫妻一场,我不想说什me伤人de话我也不会说,就让我们好合好散,等我出院之后,咱们就离婚。”

  “为什me?雪娟,我知道我错了,我可以改我对天发誓,我以后再也不打你,如果我那样做,让我不得好死……”

  “霍云忠,你没必要这样恶毒de诅咒自己,你和我结婚de这些年,你从未真正快乐过,我也不快乐,既然我们de婚姻已经成为了一种相互折磨de借口,那me我们何苦让这个借口存在下去?当我求求你,放了我,也放了你自己!”

  霍云忠用力摇了摇头道:“不,我幸福,失去你我才不会幸福!”

  “别再自欺欺人了,霍云忠,我不想这样活下去。”

  霍云忠怒吼道:“是不是为了他?这me多年来,你从未忘记过他!”

  林雪娟闭上双目:“我决定离婚和任何人dōu没有关系,霍云忠,你是个男人,请你不要让我鄙视你。”

  霍云忠站起身来,他一边摇头一边xiàng门外退去:“我不会跟你离婚de,你想跟他双宿双▲▲栖,做梦!只要我有一口气在,我就不会让你们得偿所愿。”

  霍云忠转身跑了出去。

  林雪好紧闭de双目中流出了两行清泪,感情对她而言只是一种残酷de折磨。

  因为白天发生de事情▲▲栖,做梦!只要我有一口气在,我就不会让你们得偿所愿。”

  霍云忠转身跑了出去。

  林雪好紧闭de双目中流出了两行清泪,qī,zuòmèng!zhīyàowǒyǒuyīkǒuqìzài,wǒjiùbúhuìràngnǐmendéchángsuǒyuàn。”

  huòyúnzhōngzhuǎnshēnpǎolechūqù。

  línxuěhǎojǐnbìdeshuāngmùzhōngliúchūleliǎnghángqīnglèi,gǎnqíngduìtāéryánzhīshìyīzhǒngcánkùdeshémó。

  yīnwéibáitiānfāshēngdeshìqíng,当晚所有人de兴致dōu受到了一些影响,张扬和他de这帮哥们早早结束了酒场各自散去。

  张扬将这帮朋友们一一送走之后,方才打车去了潇湘路,考虑到最近何长安遇到了这me多de麻烦,张扬还是非常小心de,确信没有人跟踪自己,他方才缓步来到潇湘路出号。

  听从张扬de建议,秦萌萌一整天dōu没有出门,何长安被检察院控制,目qián外人根本无法接近,她现在de身份是何长安de助理何雨蒙。

  张扬来到小楼内,看到秦萌萌平安无事方才稍稍放下心来,秦萌萌请他在沙发上坐下,去给他倒了一杯咖啡。

  张扬喝了口咖啡道:“何叔叔手下是不是有一个叫李东山de助手?”

  秦萌萌点了点头道:“何先生现在国内de大部分业务dōu是交给他奂责。”

  张扬道:“李东山在南武拿地,行贿官员,以不正当de手段拿到了一块土地,然后用土地作为抵押,从银行贷得巨款。如果仅仅是这件事,还不会那me早败露,他在拆迁问题上来用暴力手段,导致了当地一名居民死亡。”

  秦萌萌道:“我可以保证何先生对南武de事情一无所知,根本就是李东山自作主张。”

  张扬道:“就算是李东山自作主张,在他拿地de过程中也是公司行为,现在他一口咬定他所做de一切dōu是经过何叔叔授权de,而且他跟随何叔叔多年,掌握了公司de很多机密,将不少违规de事情提供给检察机关,事情非常de麻烦。”

  秦萌萌对此一筹莫展,她充满担心道:“大哥,我该怎me办?”

  张扬道:“据我目拼了解到de情况,何叔叔可能已经承认了一些事,他这次想无罪获释de可能性很低。”

  秦萌萌道:“会不会很严重?”

  张扬道:“结果或许不会太坏。”其实他也不知道事情将会发展到何种地步,目qián只有罗慧宁xiàng他说过,文国权会过问这件事,但是也没说一定会给何长安帮忙。

  秦萌萌道:“花多少钱我dōu愿意。”

  张扬道:“你目qián并不适合出面,除了我之外,没有人知道你们之间de关系,如果你们de关系一旦暴露,只怕会更加麻烦。”

  春萌萌泪光盈盈道:“大哥,可是我不能眼看着他落难,就这样不闻不问。”

  张扬道:“我尽量找机会,看看能不能和他见个面,在这件事有眉目之qián,你一定要隐藏好行踪。除了我以外,你还和谁联系过?”

  秦萌萌道:“何先生de律师于东川,他这次帮忙办理交接公司de手续。”

  张扬低声道:“月qián何先生de财产交接手续完成了多少?”

  秦萌萌道:“海外资产已经全部转让到我de名下,国内de财产和物业占他资产总值de三分之一,也就是这部分没有办完手续。”

  张扬道:“于东”知道何叔叔被检察机关控制de事情吗?”

  秦萌萌正想回答,却听到外面响起门铃声。

  那陪同秦萌萌de中年妇女进来xiàng她耳语了几句,秦萌萌轻声道:“说曹cāo曹cāo就到!”却是何长安de律师于东川qián来找她。

  张扬xiàng秦萌萌做了个手势,秦萌萌马上明白了他de意思,xiàng那中年妇女道:“让他来书房见我。”

  张扬躲在书房de窗帘后,飘窗和窗帘之间de空间足够他很好de藏匿身形。

  何长安de身边还是有些亲信de,于东川是他de律师,跟随何长安已经整整十五年,何长安曾经对秦萌萌说过,在他身边最值得信任de就是于东川,即便是如此,于东川也不知道秦萌萌de真实身份。

  在秦萌萌心中,世上除了父亲和儿子之外,唯一可信de那个人就是张扬。

  于东川并没有想到书房de窗帘后还藏着一个偷听者,进入书房之后,他叫了一声何小姐。最近何长安将名下资产转给何雨蒙,于东”自然对何雨蒙de身份产生了怀疑,何长安给了他一个较为合理de解释,只说何雨蒙是自●己de私生女。

  秦萌萌坐在书桌旁,于东”走进来之后,她指了指对面de椅子。

  于东川先将公文包放在书桌上,然后在秦萌萌de对面坐下,他叹了口气道:“何小姐,我找了很多de关系,目qi●án已经可以证实,何先生被检察院请去喝茶了,至于他现在究竟在哪里,我没有查到。”

  秦萌萌道:“怎me会突然发生这件事?”

  于东川道:“据我说知,这次何先生被检察院控制,很可能和南武de那块地有关。”

  秦萌萌道:“那块地根本就是李东山自己搞出来de,和何先生没有任何关系。”

  于东川提醒她道:“何先生才是公司de法人,如果转让手续办完,何小姐恐怕也脱不了干系!”

  秦萌萌道:“于律师,有没有办法找到何先生,根据你de经验来看,这次de事情会不会很严重?”

  于东川道:“何小姐对国情可能并不是非常de了解,想要解决何先生de麻烦,就必须动用关系。”

  秦萌萌道:“我没有什me关系!”她说de是实话,除了张扬以外,她再也想不起其他de关系。

  于东川道:“有钱就有关系,只要舍得花钱,总会找到办法。”

  秦萌萌道:“钱不是问题,只要能够解决何先生de麻烦,花多少钱dōu可以,但是何先生de国内账户dōu已经被冻结了,需要一定de时间。

  于东川道:“有人愿意帮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