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章 【上告】(下)


  第六百七十章【上告】(下)

  此时服务员送上饭菜,两荤两素四道炒菜,还有一个番茄鸡蛋汤。宋huái明平时吃得比这还要简单,因为张扬一起吃饭,所以特地让食堂加了两个菜,这并不是宋huá◎i明想要在人前标榜自己的清廉,而是他这个人的生活习惯就是如此,不喜欢铺张浪费。说起来,在这一点上他和shěng委书记乔振梁很相似,乔振梁也是个在生活上比较随意的人,他如果在机关食堂吃饭,更简单,往往是一个素菜。

  在两位领导的带动下,shěng委shěng政fǔ的干部们都很自觉,没有人敢在机关食堂大吃特吃的。

  宋huái明用湿巾擦了擦手道:“先吃饭吧,边吃边聊。”

  张扬从南xī一路赶过来,奔波了一上午,到现在才算好好坐了下来,肚子真的有些饿了,他也没把宋huái明当成外人,在他面前用不着拘谨,学着宋huái明的样子擦了擦手,拿起碗筷道:“宋shěng长,湍江水污染的事情您听说了吧?”在工作单位,张扬都是以官职来称呼宋huái明的。

  宋huái明道:“没有!听你说才知道,怎么回事?”他让服务员送来一小碟咸菜。

  张扬把今天发生水污染的事情说了,宋huái明听说南xī连市民的饮用水yuán都污染了,不觉皱起了眉头,不过宋huái明并没有马上发表意见。

  张扬又把自己今天来到东江后的遭遇说了,张扬道:“宋shěng长,我不是想来打谁的小报告,也不是想追究谁的责任,我只想督促东江方面尽快停止往湍江排放污水,可是东江各级领导都躲着不见我,他们口口声声会重视水污染事件,口口声声说会马上解决这件事,难道就是这样解决的?污水还在yuányuán■不断的排入湍江,我搞不明白了,究竟是经济发展重要,还是老百姓的生命健康重要?”

  宋huái明道:“他们怎样答复你的?”

  张扬道:“全都说在紧急处理,已经派工人维修排污管道,尽快恢复▲污水的净化过程,开发区方面给出的时间是十二个小时,宋shěng长,只要工厂不停下生产,废水就会继续流入湍江,既然大家都知道污染的害处,都知道现在仍在对湍江中下游地区造成危害,为什么不勒令国际工业园区的工厂停工呢?只有等排污管修复好,净化设施运转正常,才算符合生产条件,才不会对湍江的生态造成更大的影响。”

  宋huái明看得比张扬更远,他来到平海之后几次考察过东江国际工业园区,他认为东江国际工业园区污染企业集中,已经不能适应现代城市的发展,他早就有了把东江国际工业园迁出去的想法,不过这想法还没有完善,却想不到污染问题已经造成了这么大的影响,并摆在了所有平海人民的面前。

  这件事告诉宋huái明,对于已经存在的问题,必须要马上处理,决不能拖延姑息,否则必然会造成巨大的损失,这次水污染的直接受害者是南xī,东江在这个问题上无疑已经损害到了南xī的切身利益。

  宋huái明吃完那碗米饭,也从张扬那里把情况全都了解清楚了,这件事表面上看并不复杂,东江国际工业园污水管泄漏,不经处理的污水大量排入湍江,造成湍江中下游地区水污染,受影响最大的就是南xī,南xī北区自来水厂因为水污染而停止供水,市内出现了供水紧张。按照常规的处理方法,东江方面应该果断停止污水的排放,避免给兄弟城市造成更大的损失。可是根据现在的情况来看,东江方面并没有这样做,国际工业园区的多数企业没有停工,而是继续生产,继续往湍江排放废水,宋huái明当然清楚目前的国际工业园在东江经济中所占的重要位置,如果国际工业园内的所有企业停工,造成的损失肯定会是巨大的,东江方面的领导人正是因此方才拒绝停工。

 ■ 宋huái明道:“张扬,你先回去休息,这件事我会亲自处理!”

  张扬知道宋huái明是个言出必行的人,既然答应会过问这件事,就一定会去做。

  东江市委书记梁天正即使再忙,每天中午也要□保证半个小时左右的休息时间,下午刚刚上班,他就打了个电话给廖博生询问国际工业园污水管的维修情况。

  廖博生的语气十分轻松:“梁书记,目前情况正在好转,管道的破裂点已经找到了,工人们正在准备焊接。”

  梁天正道:“一定要抓紧进行维修,时间拖得太久,南xī方面也不好jiāo代。”

  廖博生道:“梁书记放心,我正在现场,一定组织好这场维修工作,争取在今晚八点前让一切都恢复正常。”

  梁天正看了看时间,现在已经是下午两点十分,距离廖博生所说的时间还差不到六个小时,如果真的能够在这个时间范围内把一切恢复如初,应该说还是比较理想和顺利的。

  梁天正放下电话。

  刚刚放下电话就打了进来,梁天正皱了皱眉头,一般能够直接打到他办公室的电话,要么是特别紧急的电话,要么是来自上层领导的电话,他拿起听筒,电话中传来了shěng长宋huái明的声音,宋huái明道:“□天正同志,我是宋huái明!”

  梁天正慌忙道:“宋shěng长下午好,有什么指示啊?”

  宋huái明开mén见山道:“湍江水污染问题处理的怎么样了?”

  梁天正心中一沉,他☆tiānzhèngtóngzhì,wǒshìsònghuáimíng!”

  liángtiānzhènghuāngmángdào:“sòngshěngzhǎngxiàwǔhǎo,yǒushímezhǐshìā?”

  sònghuáimíngkāiménjiànshāndào:“tuānjiāngshuǐwūrǎnwèntíchùlǐdezěnmeyàngle?”

  liángtiānzhèngxīnzhōngyīchén,tā马上意识到肯定是南xī方面绕过他,直接去shěng里告状了。既然宋huái明已经知道了这个问题,而且打电话给了自己,梁天正就没必要继续隐瞒下去,他轻声道:“宋shěng长,这件事开发区方面已经在第一时间进行处理了,目前破裂的污水管道正在维修中,根据目前的进展,应该可以在晚上十二点前恢复正常。”梁成龙是个喜欢给自己留余地的人,虽然廖博生向他打了保票,八点前可以修复,但是在宋huái明面前还是留些活动余地的好,世上很多的事情都很难说,万一他夸下了海口,而最后却没有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那么他就会变得被动。

  宋huái明道:“还有十个小时,这十个小时中,你们就任由国际工业园区未经处理的污水yuányuán不断的流入湍江之中吗?”

  梁天正叹了口气道:“宋shěng长,这件事我也很为难,想要彻底中断污水的产生,就必须要停止国际工业园区所有企业的生产,如果那样做,国际工业园区的损失是■巨大的,可能是几亿甚至几十亿,而且国际工业园区多数都是合资和外资企业,涉及到的关系相当的复杂,搞不好会引起企业的反感,甚至产生对抗情绪。”

  宋huái明道:“你考虑外资企业的感受,难道就不考◇jùdàde,kěnéngshìjǐyìshènzhìjǐshíyì,érqiěguójìgōngyèyuánqūduōshùdōushìhézīhéwàizīqǐyè,shèjídàodeguānxìxiàngdāngdefùzá,gǎobúhǎohuìyǐnqǐqǐyèdefǎngǎn,shènzhìchǎnshēngduìkàngqíngxù。”

  sònghuáimíngdào:“nǐkǎolǜwàizīqǐyèdegǎnshòu,nándàojiùbúkǎo虑兄弟城市的感受?现在湍江下游已经被污水污染,南xī北区水厂受到污染而关闭,南xī一百多万的市民已经面临着无水可用的困难局面。”

  梁天正道:“宋shěng长,我专mén派人了解过情况,南xī◇一共有五个水厂,目前被污染的只是其中的一个,他们的城市人口总共才多少?怎么可能一百多万人的吃水问题受到影响?我看南xī方面未免有些太夸张了,宋shěng长,我说这些话并不是想推卸责任,我已经给南xī市☆委书记李长宇同志打了电话,我代表东江向他们表示了歉意,我们东江愿意承担因为这次污染而带给南xī的损失。”

  宋huái明道:“天正同志,仅仅有歉意是不够的,我知道停产必然会让本地企业蒙受巨大的◆损失,可是和人民的生命和健康相比,这些根本算不上什么?一个真正有良心的企业,要有社会责任心,我们做官员的也是一样。”宋huái明的这番话说得已经很重,虽然没有直接批评梁天正,可是以梁天正的政治修为,他○◆损失,可是和人民的生命和健康相比,这些根本算不上什么?一个真正有良心的企业,要有社会责任心,我们做官员的也是一样。”宋huái明的这番话说得已经很重,虽sǔnshī,kěshìhérénmíndeshēngmìnghéjiànkāngxiàngbǐ,zhèxiēgēnběnsuànbúshàngshíme?yīgèzhēnzhèngyǒuliángxīndeqǐyè,yàoyǒushèhuìzérènxīn,wǒmenzuòguānyuándeyěshìyīyàng。”sònghuáimíngdezhèfānhuàshuōdéyǐjīnghěnzhòng,suīránméiyǒuzhíjiēpīpíngliángtiānzhèng,kěshìyǐliángtiānzhèngdezhèngzhìxiūwéi,tā又怎么会领悟不到?梁天正道:“宋shěng长,我会尽全力去解决这件事。”

  这种表决心的话宋huái明听得多了,越是这样说,越是证明梁天正的心底也没有确然的把握,宋huái明道:“五点前如果仍然控制不住状况,就下令国际工业园区的所有企业无条件停产!”宋huái明说完这番话就挂上了电话。

  梁天正的脸色很yīn沉,即使宋huái明是平海shěngshěng长,可是他在这件事上的表现也实在太霸道了一点,梁天正是平海shěng副shěng长,也是平海shěng常委班子成员之一,根据目前的走势,他取代赵季廷担任常务副shěng长几乎已成定局,更重要的是,他始终是宋huái明最坚定的支持者,在如今乔振梁想要拥有平海的绝对话语权的时候,他对宋huái明的支持尤为重要,梁天正认为宋huái明起码要对自己表现出一些尊重,可宋huái明刚才的表现根本就是居高临下的发号施令,他没有考虑到东江的□实际情况,梁天正并非是不重视水污染事件,而是他想找出两全齐美的办法,在解决水污染的同时又不让东江的这些企业蒙受太大的损失,他是东江的掌mén人,他必须要从城市的利益出发。

  梁天正和宋huái■明还有一个很默契的地方,他们和副总理文国权走得都很近,这让他们在平海的政局内部,彼此贴得一直都很紧,这是心照不宣的事情,梁天正坐在那里足足愣了五分钟,才把宋huái明的那番话基本上给消化了,他拿起电话,拨打了侄儿梁成龙的手机,梁天正很清楚,这件事之所以闹到了宋huái明那里,根本原因就是张扬,如果不制止他的话,这小子仍将继续折腾下去,必须要让张扬闭嘴,不能由着他一路告上去。

  张扬接到梁成龙电话的时候,正在前往国际工业园的途中,梁成龙一开口,张扬就知道这厮是什么意思了,张扬马上打断他的话道:“我说我们政fǔ之间的事情,你能不能别跟着瞎掺和?”

  梁成龙苦笑道:“我说哥们,你现在○折腾的满城风雨,搞得我叔叔很难做,不看僧面看佛面,看在我的份上,你就别闹腾了。”

  张扬道:“梁书记让你找我的?”

  梁成龙当然不能承认:“没有,我听说这件事,赶紧给你打了个电话,你是●我哥们,那边是我亲叔叔,要是真因为这件事闹翻了,我以后也不好看。”

  张扬道:“你别跟着掺和,我现在是代表南xī市政fǔ过来解决问题,公事公办,没有任何私人恩怨在里头。”

  梁成龙道:“你拉倒吧,你是一体委主任,水污染的事情什么时候归你管了?”

  张扬道:“我没工夫跟你废话啊,你要是有时间,赶紧给你叔叔打电话,让他马上下命令停止往湍江里排放污水,不然这件事我决不罢休!”张扬说完就挂上了电话。

  同车的赵宝群也是刚从环保部mén回来,根本没有得到什么明确的答复,官官相护,人家都是东江本地官员,当然同气连枝,在这片土地上,想办点事还真不容易。

  赵宝群指向前☆方道:“那边就是排污口入江的地方!”

  张扬道:“走去看看!”他们让司机把车开了过去,可就快抵达目的地的时候,被几名警察给拦住了,张扬落下车窗道:“同志,干嘛拦住我们啊?”

  为首的那◇名警察还算客气,向他敬了一个礼道:“前面的路段进行管制,禁止车辆通行!”

  【二十号了,想来大家的二张三张月票也产生了,求票!求推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