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二章【文斗与武斗】


  第六百七十二章文斗与武斗八千字

  廖博生邀请张扬上了他的汽车,上车之后,廖博生特地给南锡市市长夏伯达打了个电话,他是故意当着张扬的面打这个电话的,目的就是提醒张扬,年轻人做事不要太嚣张,他廖博生在东江、在平海还是有很多关系的。{手.打/吧 Shouda8.Com首发}

  南锡市市长夏伯达虽然很关注水污染事件,可是他并没有过问,市委李长宇把这件事交给了常务副市长龚奇伟,自从李长宇上台主政之后,他和龚奇伟之间的互动已经越来越多,夏伯达有种被孤立的感觉,事实上夏伯达在这次仕途受挫之后,多少有些心灰意冷,工作上也表现的并不是那么主动,从心底生出消极思想。

  过去夏伯达在省委工作的时候和廖博生很熟,两人的关系处到了称兄道弟的地步,廖博生道:“伯达兄,我给你打这个电话,是想告诉你,破裂的排污管已经焊接好了,最多再有半个小时,我men就可以解jué污水的问题,伯达兄,麻烦你将这个消息转告给南锡市的领导men,我再次为这次水污染事件带给南锡的不便郑重道歉。”

  夏伯达听说排污管焊接好了,也非常欣慰,他舒了口气道:“博生,这次你men真是给我men带来了不小的麻烦。”

  廖博生连连称是,他看了张扬一眼道:“现在你men南锡体委的张主任,正坐在我的身边,和我一起去维修现场。张主任真是厉害啊,捍卫南锡的利益不遗余力,真羡慕你men有这么一位好同志。”

  夏伯达是一只老狐狸,马上就听出廖博生话里有话,其实当初知道李长宇吧张扬派去东江解jué水污染问题,夏伯达就知道李长宇是碍于东江是省会,方方面面的关系不好处理,所以才把张扬这个急先锋派了出去,夏伯达已经预料到张扬去东江,如果污染顺利解jué还好,如果遇到了刁难,这件事就一定会闹dà,搞不好到最后要惊动省领导。夏伯达认为李长宇在这件事的处理上很滑头,他在回避责任,也在保护他自己,不过夏伯达设身处地的想一想,如果自己处在李长宇的位置上,也会这么去做。

  对东江国际工业园这一项目,夏伯达是很清楚的,当初为了建设东江国际工业园,梁天正没少往顾允知那里去,东江工业园是梁天正东江执政史上最为辉煌的一页。这次的污染事件,表面上看只是工业园发生的一起偶然事件,可是通过这件事极有可能影响到很多人的政治利益,首当其冲的自然是东江市委梁天正。夏伯达看得很清楚,廖博生在这个时候把电话打给自己是有深意的,他不想这次的污染事件闹dà。

  夏伯达笑道:“小张是个很有能力的年轻干部,廖主任,希望你men能够协同工作,圆满的把这次的污染事件解jué。”

  廖博生道:“夏市长,希望这次的偶发事件不会影响到我men两座城市的兄弟qíng谊。”

  夏伯达道:“不会!”

  廖博生挂上电话,向张扬笑着解释道:“我和你men夏市长是老朋友了!”

  张dà官人皮笑肉不笑的嘿嘿了一声,这厮当然能够看出廖博生想要通过夏伯达向自己施压,他没有答话,目光投向车窗外。

  汽车很快就来到了维修现场,一下车就听到工人men的欢呼声,破裂的排污管已经焊接好了,廖博生走到工人之中,和他men的负责人握手道贺。

  张扬冷眼看着这厮在现场表演,心说这帮人怎么就那么恬不知耻?明明是犯了一个无法弥补的错误,怎么搞的跟立了一件dà功似的?

  廖博生dà声道:“谢谢各位工人师傅的辛苦工作,正是在我党的英明领导下,在dà家的协同战斗下,我men才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完成了排污管的维修工作,及时阻止污水流入湍江,避免湍江的水质遭受到进一步的污染,保护了湍江生态,保护了下游兄弟城■市的用水安全,你men是真正的英雄,你men是真正的勇士!”

  现场响起一片掌声。

  张dà官人听到廖博生的现场发言差点就没吐出来,麻痹的,这他妈是人吗?还他妈要脸吗?避重就轻,不检讨●○自己的过失,把这场补救行动变成了表彰会。

  廖博生还想说点什么,可开发区环保局局长鲁中池匆匆来了,附在他的耳边低声道:“廖主任,qíng况好像不太对,排污管的破裂口应该不止一处。”

  ◎廖博生听到这句话,脸色顿时变了,这会儿他笑不出来了,向张扬那边看了看,张扬也听到了鲁中池的那句话,心说,表扬,表扬你麻痹!搞了半天是做得无用功,废水泄露的问题还是没解jué。

  鲁中池站在那里等着廖博生的意见,廖博生道:“这种事还要请示我吗?赶紧组织技术人员查找另外的泄漏口,尽快维修排污管道!”鲁中池转身要走,廖博生又叫住他,低声叮嘱道:“悄悄进行,不要让南锡来得那帮人知道。”

  廖博生安排完这些事之后,来到张扬的身边:“张主任,qíng况已经控制住了,我看你men还是先回去休息吧。”

  张扬心里这个火啊,你他妈糊弄谁啊?老子是什么耳力,别看我距离远,就以为我听不到。张扬也没点破,冷冷道:“既然排污管都修好了,那么我men还是去江边看看,是不是没有污水继续排出来了。”

  廖博生道:“现在去也看不到什么,排污管内还有残留的污水,想要全部流干净估计还得要两三个小▲时。”他说得也有些道理,不过张扬把他和鲁中池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岂能让他蒙混过去。

  张扬道:“廖主任,你是员吧?”

  廖博生被他突然的一问给问住了,他有些奇怪的看着张扬道:“是啊,老●▲时。”他说得也有些道理,不过张扬把他和鲁中池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岂能让他蒙混过去。

  张扬道:“廖主任,你是员吧?”

 shí。”tāshuōdéyěyǒuxiēdàolǐ,búguòzhāngyángbǎtāhélǔzhōngchídeduìhuàtīngdéqīngqīngchǔchǔ,qǐnéngràngtāménghúnguòqù。

  zhāngyángdào:“liàozhǔrèn,nǐshìyuánba?”

  liàobóshēngbèitātūrándeyīwèngěiwènzhùle,tāyǒuxiēqíguàidekànzhezhāngyángdào:“shìā,lǎo党员了。”

  “党员都讲究实事求是,怎么我在你身上就没看到呢?”

  廖博生眨了眨眼睛,这厮还在装傻:“张主任,我不明白你什么意思?”

  张扬道:“没意思!我代表南锡市委市政府前▲来磋商水污染事件,我有理由知道实qíng!”

  廖博生道:“张主任,实际qíng况你都看到了啊,自从水污染事件发生之后,我men开发区上上下下,全都在尽力解jué这件事,力求将损失减小到最低,■我men的工人从清晨到现在,已经顶着寒风工作了整整十个小时,有些人甚至连一口饭没吃,一口水都没喝过,你以为我men愿意出这样的事qíng?”

  张扬怒道:“你men的确采取了补救措施,可是效果呢?我看到的是污水仍然在不断地流入湍江,污染越来越严重,对环境造成的破坏越来越dà,你不觉着这是一种犯罪?”

  廖博生道:“南锡是受害者,我men的确应对这起事件负责,可是在这种时候,我men应当是齐心合力应对污染事件,而不是相互指责,而不是想尽办法的把这起事件变得更加恶劣,把不利于政府形象的东西向社会散播出去。”廖博生果然很不简单,几句话之间就已经变不利为有利,好像他受了多dà的委屈,他和在场的工人都蒙受了多dà的委屈。

  张扬道:“你men干什么了?不要以为我没听到你刚才的话,排污管还有泄漏点,你men把这个漏点修好了,可是还有其他的地方在泄漏,污水流入湍江的问题根本没有解jué,你拖延什么?别告诉我你不清楚应该怎么做?国际工业园这么多的企业,在污染发生之后仍然继续生产,这才是污水产生的根源,你必须马上下令,让所有的企业无条件停工。”

  廖博生这才明白自己刚才和鲁中池的话全都被张扬听走了,一时间有些恼羞成怒,他dà声道:“是还有泄漏点,可是我men的工人师傅men正在不辞辛苦的检查,正在准备维修,你还想怎样?”

  张扬道:“别跟我来这套!就凭他men,如果能修好还会等到现在?让他men维修下去,恐怕管道修好了,湍江也成臭水沟了。”张dà官人怒上心头,哪还顾得上别人的感受。

  廖博生一脸怒容道:“张主任,你可以不信任我,你可以侮辱我men开▲发区的领导班子,但是你不可以侮辱我men的工人师傅,你看看他men,现在哪一个不是拖着疲惫的身体在坚持战斗,他men为了什么?还不是尽早的堵住泄漏,保证兄弟城市的水源不被污染,他men的辛苦,你不可以■无视!”

  张扬嘲讽道:“来了这么多人,dà张旗鼓的搞什么维修,最后一事无成,你men东江的办事效率真是让人佩服!”

  在现场维修的那些工人并没有走远,都围在周围听着开发区管委会主任廖★博生和张扬的争吵,廖博生每个人都认识,他是开发区的最高领导,认识张扬的没几个,尤其是这些工人,根本不认识这个愣头小子是谁,听到张扬对他men充满了蔑视,冷嘲热讽,而廖博生为捍卫他men的荣誉和张扬据理○★博生和张扬的争吵,廖博生每个人都认识,他是开发区的最高领导,认识张扬的没几个,尤其是这些工人,根本不认识这个愣头小子是谁,听到张扬对他bóshēnghézhāngyángdezhēngchǎo,liàobóshēngměigèréndōurènshí,tāshìkāifāqūdezuìgāolǐngdǎo,rènshízhāngyángdeméijǐgè,yóuqíshìzhèxiēgōngrén,gēnběnbúrènshízhègèlèngtóuxiǎozǐshìshuí,tīngdàozhāngyángduìtāmenchōngmǎnlemièshì,lěngcháorèfěng,érliàobóshēngwéihànwèitāmenderóngyùhézhāngyángjùlǐ力争,这帮工人全都被感动了,廖博生的阴险正在于此,他的口才很好,在东江就以善于演讲,善于煽动而闻名,刚才的那番话他是故意这么说的,他是在故意挑起工人对张扬的反感,他的目的也很快就达到了。

  人群中几名年轻的工人已经忍不住了,开口骂道:“你他妈什么玩意儿?以为自己是棵葱,来我men东江撒野?”

  不知谁又喊了一声:“揍他!”

  张dà官人刚才的注意力还真没集中在这帮工人身上,他发火是冲着廖博生去的,根本没有留意到廖博生在不知不觉中引发了他和工人之间的矛盾,当张扬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已经晚了,几十名工人冲上来把他包围在中心。

  廖博生这只老狐狸却已经退到了一边,这会儿他的角色又变成了旁观者,他苦口婆心的劝道:“工人师傅men,要冷静,冲突解jué不了问题,千万要冷静。”

  谁还冷静得住,一名小伙子一拳冲着张扬就砸了过去,张扬刚才的那番话真是出于无心,可是无心伤害别人也是伤害,这些工人辛辛苦苦的忙活了一整天,听到他men的劳动成绩被人抹煞,而且这厮还是从南锡过来的一个小青年,不揍你揍谁?有道是法不责众,更何况背后还有开发区主任撑腰呢。

  张扬伸手把来拳给架住,他dà声道:“都冷静点!”

  现场工人有将近二百人,qíng绪一旦让挑动起来,你再让他men冷静可没那么容易,张扬当然不会害怕这帮工人,就凭他的武功,别说是眼前这二百人,就是两千人,他一样能够全身而退。可东南日报的几名记者却没有他这样的本事,没他这种本事,但是记者还都有点臭毛病,看到群qíng汹涌,刘希文同志觉着新闻点又来了,赶紧拿出照相机。

  没等他来得及拍照呢,照★相机已经被一名工人劈手抢了过去,扔在了地上,一只dà脚踩了过去,将照相机踏碎,刘希文dà叫道:“你干什……”话没说完,眼上已经挨了一拳,天旋地转的坐倒在了地上。

  张扬听到刘希文惨叫,顿时知道○今天的事qíng不妙了,他的政治经验和老奸巨猾的廖博生相比终究还是太浅,不知不觉就中了人家的圈套,陷入了人民战争的汪洋dà海之中。

  这种混战只要开始,就不容易结束,早就憋着一肚子火的工人都找○到了发泄的目标,全都冲着张扬发起了攻击。

  开发区管委会主任廖博生只是冷笑,心说就你这点道行还想跟我斗,太嫩了。

  廖博生的冷笑被张扬看了个清清楚楚,张扬真是恼到了极点,廖博生是个政治◆上的老流氓,政治手段玩弄的炉火纯青,挑动群众斗自己的手法太高明了,张扬不得不承认自己在阴谋诡计上差了他许多,对这种人张dà官人只有一个方法,文斗不行咱就武斗!张扬抬脚就把冲向自己的一名工人给踢飞了:“●别打了!我他妈让你别打了!”说话的时候,拳脚可没闲住,接连又放倒了三名挡住他去路的工人。

  这帮工人攻击张扬也是因为一时不忿,可真正交手之后,发现这厮的武力值强dà的变态,几名精壮小伙子根本没☆biédǎle!wǒtāmāràngnǐbiédǎle!”shuōhuàdeshíhòu,quánjiǎokěméixiánzhù,jiēliányòufàngdǎolesānmíngdǎngzhùtāqùlùdegōngrén。

  zhèbānggōngréngōngjīzhāngyángyěshìyīnwéiyīshíbúfèn,kězhēnzhèngjiāoshǒuzhīhòu,fāxiànzhèsīdewǔlìzhíqiángdàdebiàntài,jǐmíngjīngzhuàngxiǎohuǒzǐgēnběnméi近身就被他放倒在地,虽然dà家伙都生气,可谁也没真想把张扬往死里整,人民内部矛盾,三拳两脚发泄一下,给他点教训就行了,可打起来之后发现,别说是教训人家,连对方的衣角都沾不到。工人men同仇敌忾的气势很快就泄了下去,气势没了,人心就散了,开始的时候,还有人敢去阻拦张扬,可看到这厮如同猛虎下山,所到之处无不披靡,放眼这一二百名工人竟然没有他手下一合之将,谁还敢上前啊,一个个都往后撤。

  开发区●分局孟祥方面生怕事qíng闹dà,一开始就展开了制止行动,可他men的人数和工人不能比,起到的效果很微弱,孟祥亲眼看到了全过程,他当然清楚今天的这场冲突是开发区管委会主任廖博生引起的,正在感叹姜是老的◇辣的时候,看到张dà官人以万夫不当的气势杀出重围,直奔着开发区主任廖博生就冲了过去。

  廖博生对张扬的武力缺乏足够的了解,他本以为阴谋得逞,乐得看这帮愤怒的工人把这嚣张的小子痛揍一顿,待会儿自己在给他道歉,抓住两个带头打人的处理处理,让张扬吃个哑巴亏。廖博生如意算盘打得很好,他认为凭自己老道的政治修为,对付张扬这种年轻气盛的官场初哥肯定是十拿九稳。刚开始看到张扬勇不可挡,廖博生还只是惊奇赞叹,可是当他发现张扬直冲着自己本来的时候,突然感觉到一种说不出的危险迫近,张扬显然被他给激怒了,一个如此勇武的人,而且还在气头上,可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廖博生是个喜欢玩弄心计的人,他把勾心斗角玩弄权术当成是一种娱乐,一种享受,他不喜欢暴力,认为动辄武力全都是粗人干得事qíng,没本事的人才动手,真正高明的人都是动脑子的,可今天他发现自己的想法并不正确。

  张扬拥有着近乎变态的武力,从二百多名工人的包围圈中冲杀出来,确切地说,开始冲杀了一阵,到后来都是工人主动把道路散开了。

  于是廖博生就不得不直面张扬,看到张扬冲到自己的面前,廖博生还不忘叫了一声:“不要打,保护张主任的安全……”尾音不由得有些颤了,因为他感觉到了铺天盖地冲着自己压迫过来的杀气,来自张扬身上的强dà杀气。

  廖博生慌了,他脑子极其迅速的运转着,于是这位素来以老道成熟著称的开发区主任做出了一个让所有人为之咂舌的动作,他竟然向张扬勇敢的冲了上去。

  在众目睽睽之下,所有人都看到张dà官人扬起他蒲扇般的dà巴掌,狠狠甩了廖博生同志一个耳光。现场突然寂静了下去,静得连掉一根针在地上都能够听到,廖博生什么人啊?东江市政府秘书长,东江开发区管委会主任,深的市委梁天正的器重,是梁天正亲密的战友,你张扬一个小小的处级干部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把他给打了,还是dà耳刮子扇过去,这不仅仅是打廖博生一个人的脸,等于把开发区,把东江市的脸都打了。

  开发区分局长孟祥也没想到张扬会这么胆dà,看到他把开发区管委会主任给打了,这还了得,dà声道:“保护廖主任!”

  廖博生半边面孔肿起了老高,原本他也没觉着张扬敢对自己动手,可当张扬冲到自己面前的时候,他突然意识到,这厮是要对自己不利了,他冲上去并不是因为他无畏,而是他知道自己躲不过去了,既然躲不过去还不如表现的勇敢一点,咱是党员啊,党员怕过谁?

  廖博生如果能够预料到张扬会用这极具侮辱性的一个耳光发动攻击,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迎上去的,转过身又如何?拼着屁股上挨几脚,也比被人打耳光要好看得多。廖博生被张扬的这一巴掌打懵了,以他的老奸巨猾,他都不知应该如何面对,丢人,今儿丢人丢dà发了!

  张扬打了廖博生这一个耳光之后,心头的气消了不少,可他也开始后悔了,斗智没斗过人家,不得已才挥手相向,打完之后痛快了,可后续影响肯定很麻烦,廖博生刚才一连串的举动就是在激怒自己,自己终于还是没沉住气,向他动了手,本来张扬占尽了道理,可这一巴掌打出之后,事qíng的性质又有了改变。

  孟祥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件事,当众殴打领导,这件事麻烦了,不过造不成伤害罪,还轮不到他局来管,这件事应该由纪委负责,孟祥只是带人把廖博生保护了起来,他没敢让人包围张扬,这厮的武力dà家都看到了,不是普通人能包围了的。

  廖博生挨了这一记耳光之后,气得半天都没说出话来,他官比张扬dà,年龄也比他dà,可这厮的脑子里根本没有尊卑的概念,居然当众打了自己耳光,廖博声的手哆哆嗦嗦的摸向口袋。这动作像极了香港警匪片中掏枪的动作,可廖主任没有配枪,真要是给他佩枪,保不齐这会儿他能掏出来一枪把张扬给崩了。

  手机响了,廖博生打的震动,所以其他人都很纳闷的盯着廖主任发抖的手,不知道他会做出怎样的反应。

  廖博生拿出了手机,看了看电话,是市委梁天正打来的,他用力咬了咬嘴唇,转身走到了一边。

  张扬也没继续追击,对付廖博生一巴掌就够了。

  孟祥不知道说什么好,看着张扬叹了口气道:“张主任,你要控制自己的qíng绪!”

  张扬没说话转身看了看后面,刘希文和同行的记者鼻青脸肿的从地上爬起来,刘希文的眼睛也碎了,两人身上的摄影器材都在混乱中被人夺去摔了个七零八落。在这次的争端中,双方都没有占到便宜,都有损失。

  廖博生接电话的时候,脑子里仍然乱成了一团,叫了声梁,底下就没话了。

  梁天正还不知道廖博生挨打,但是排污管还有其他泄漏点的事qíng他已经知道了,梁天正的语气很低沉,听得出他的心qíng很不好,省长宋怀明已经给他下了最后通牒,要他men在五点前必须解jué排污的问题,如果解jué不了,国际工业园的那些企业必须要无条件停产,梁天正本来以为泄漏点找到了,现场反馈的qíng况一度让他很乐观,可没想到最后又出了岔子,现在距离五点钟只有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了,想要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找到其他的泄漏点,然后修复根本没有任何的可能,梁天正低声道:“博生,通知国际工业园的各家企业,,五点前必须停止排放污水。”这等于宣布国际工业园区要马上停产。

  廖博生虽然挨了一巴掌,可这会儿已经基本上调整过来了,挨打的事qíng回头再说,工作上的事qíng必须要先解jué。廖博生道:“梁,如●果国际工业园内的企业全都停产,损失难以估计啊!”

  梁天正道:“经济损失可以挽回,可是有些损失一旦造成是永远也无法挽回的。”他的这句话说的并不明朗,可是廖博生还是从中领会到了梁天正的意思,那些☆无法挽回的损失不仅仅是对环境的破坏,还有政治上的,梁天正肯定已经感受到了巨dà的压力,如果因为这件事而在政治上处于被动地位,那么对他men这些人来说是得不偿失的。

  廖博生黯然道:“梁,我马上下通知,等到排污管彻底维修好之后,再恢复国际工业园区的正常生产。”

  梁天正嗯了一声,他挂上了电话,疲惫的靠在dà班椅上,国际工业园的污水事件让他警觉起来,对他个人而言,正面临着仕途中最重要的一个阶段,根据目前的qíng况,因为欧阳如夏的事qíng受到牵连的常务副省长赵季廷很可能要把位子让出来了,梁天正是这个位子当然的人选。在平海省内部,宋怀明一直是支持他的,梁天正和国务院副总理文国权一直关系都很亲密,在两人的谈话中,文国权也给他透露过这方面的消息。不过梁天正最担心的一个人就是省委乔振梁,乔振梁来到之后,在平海的政坛中越来越表现出他的强势,最近平海政坛频繁变动,乔振梁正在利用南锡这场政治风暴的机会开始摆兵布阵,党代会之后,平海新的领导班子就要形成,根据目前的形势来看,乔振梁的班底无疑要在常委席上占有压倒性的优势。

  宋怀明在乔振梁的强势面前,似乎也没有太多的还手之力,最明显的一点就是刘艳红,他的老同学,红颜知己,宋怀明极其器重的一个人,也被中纪委党风廉政办的刘钊所取代,纪委旁落,常委之中更不可能有她的位置。这就让宋怀明和自己之间的联盟变得更为可贵,污染事件开始的时候,梁◎天正首先考虑到的还是东江的利益,他认为自己和宋怀明的分歧在于,宋怀明从平海省的角度来看问题,而自己更侧重于东江,他不想东江蒙受巨dà的经济损失,国际工业园是梁天正一手创建出来的,在他的心底占有相当重要■的位置,他将之视为自己的孩子,所以出事后首先想到的是怎样保护他。当事qíng变得越来越严重的时候,梁天正开始考虑到这件事有可能带给自己的政治影响,如果他再不采取果断的措施,恐怕这起污染事件会越闹越dà,给他的政治生涯造成相当不利的影响。

  正是预见到有可能引起的政治危机,所以梁天正才忍痛做出了让国际工业园内的企业暂时停产的jué定。

  可是这场政治风暴却只是刚刚开始……

  22号,求点,dà家手里产生的新的可以投出来一些了,章鱼还是很需要的!RO!~!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