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九章 拖你下水


  第六百七十九章【拖你下水】

  张扬道:“我一不是纪委,二不是反贪局,我就是有点好奇。”

  王琴道:“这些都是当初史主任规定的,我只是一个执行者,上头让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

  张扬笑了起来,王琴并不像她表现出来的那样懦弱,这帮人有一个共同点,全都把事情往史学荣身上推,反正史学荣死了,死wú对证。张扬的直觉告诉他自己,这件事很不对,并不是他纠缠在手机的问题上不放,而是这件事很不正常,副处级干部全都配备了手机,而且通讯费都不低,比起他这个正处级干部的待遇都高多了,张扬认为驻京办的财务肯定存在着相当大的问题,史学荣自杀十有**hé经济问题有关。

  张扬虽然从手机的问题切入,kě事实证明,仅仅在通讯费方面,驻京办就存在着相当大的猫腻,三名副主任每月的手机费不超过四百,也就是说多出的六百多块流入了他们私人的腰包,这种事在各部中其实很常见,不查则已,一查都是问题,而张大官人来到驻京办,就是为了挑病的,这厮在东江水污染事情上受了点委屈,刚好找到了一个宣泄的机会,南锡驻京办也活该倒霉,谁让在这个节骨眼上撞在了他的手里。

  早晨八点钟的时候,所有驻京办工作人员都来到小会议室开会,张扬表情严肃的说道:“我把大家召集到这里开会,想必大家都知道原因了,昨晚史学荣主任自杀身亡,这件事已经得到警方的证实,服毒自杀,排除他杀的kě能。”

  会场内变得有★些嘈杂,大家都在讨论这件事,排除了他杀,让大家都稍稍放下一些心来,毕竟昨晚史学荣就死在驻京办,所有在这里住的人都有嫌疑,证明他自杀就等于排除了大家的嫌疑。

  张扬道:“市里让我过来临时主持驻京○办的工作,希望大家不要因为这件事受到影响到正常的工作秩序。”他停顿了一下又道:“我刚才hé警方联系过,警方希望大家尽kě能的提供一些线索,如果大家不愿意去找警方谈话,kě以随时来找我,把情况反映给我知道,今天上午,我都会在这里办公,只要大家想起什么,想起任何kě疑的事情,都kě以对我说。”

  南锡驻京办的工作人员多数hé张扬都是不熟悉的,没有人主动发言,张扬说了几句,也意识到大家谁也不想在★这种非常时刻多说话,于是摆手散会。

  会议结束之后,三位副主任都没走,他们都知道张扬查通讯费的事情,留下来的目的就是向张扬认错,这种事情其实都是一个心照不宣的秘密,张扬拿通讯费说事儿,分明就是★★这种非常时刻多说话,于是摆手散会。

  会议结束之后,三位副主任都没走,他们都知道张扬查通讯费的事情,留下来的目的就是向张扬认错zhèzhǒngfēichángshíkèduōshuōhuà,yúshìbǎishǒusànhuì。

  huìyìjiéshùzhīhòu,sānwèifùzhǔrèndōuméizǒu,tāmendōuzhīdàozhāngyángchátōngxùnfèideshìqíng,liúxiàláidemùdejiùshìxiàngzhāngyángrèncuò,zhèzhǒngshìqíngqíshídōushìyīgèxīnzhàobúxuāndemìmì,zhāngyángnátōngxùnfèishuōshìér,fènmíngjiùshì故意找茬,他们都不相信张扬平时的通讯费都是自己出的,但是张扬是正处级干部,他们全都是副处级,根据市里的规定,他们用公款购买手机本身就是一种违规行为,至于截留通讯费,严格追究起来也算得上经济问题。

  苗慧茹伶牙俐齿,刚才她很不忿,kě是出去hé两位副主任一商量,都知道张扬这位爷不是他们能够得罪起的,所以现在已经换了一副脸此时的表情很诚恳很内疚:“张主任,我们错了,我们不该违规使用手机,我们刚◎才商量过,决定把手机缴公,至于通讯费方面,我们也会将遗失的话费发票补齐,多余的部分我们会尽快退赔。”

  张扬的真正目的也不是想追究话费问题,而是要给这帮人一个下马威,张扬道:“这种事你们自己处◆理就行了,我只是来代半天的班,刚才我就说过,我既不是纪委的也不是检察院的,经济上的事情不归我管。”

  王毅道:“张主任,您提醒的对,这些问题虽然不大,kě是hé我们对自身约束不严有关,我们已经认识到自己的错误,身为国家公职人员,任何时候都应该处于工作待命状态,我们应该遵照规定,随时保持通讯工具畅通。”

  张扬笑了笑,这帮人全都是滑头,以他对驻京办工作人员的了解,这帮人在京城混久了,一个个都成了京油子,拿着地方政fǔ的钱,跑着上层的关系,上上下下多多少少都有些关系,任何驻京办其中的猫腻都有很多,在体制中大家都清楚这是个什么部因为其工作的特殊一直都有着跑部钱进的说法,想要在京城打通方方面面的关系,请客送礼是少不了的,只要有这种行为存在,违规的事情自然就不会少,一般来说,地方政fǔ对这一部的政策放得都很松,对于小小不然的事情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有人当真会去查驻京办的经济问题,当然前提是事情不能做得太过火,所以驻京办也是体制内众所瞩目的缺,大把人削减脑袋想往里面钻。

  张扬的确有些手段,利用手机的事情已经敲打的三个副主任服服帖帖的,他向王毅道:“让你查的通话记录拿来了吗?”

  王毅道:“邮电局还没上班,我让人去办了。”

  张扬点了点头,这时候,平海驻京办副主任洪卫东到了,虽然各个驻京办之间并不存在实际上的管辖问题,kě是辖市驻京办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平海驻京办的领导还是应该出面的。

  张扬出去迎接了洪卫东一行,洪卫东hé张扬过去没见过面,他有些诧异,想不到南锡市方面的反应这么快,史学荣刚死,这么快就派人过来处理情况,洪卫东道:“小张,你▲◇来得好快啊。”

  张扬道:“我是临时被领导抓壮丁的,中午我们吴副书记就会过来接手这件事,我的任务就是稳定驻京办的局势,保障工作正常进行。”

  洪卫东点了点头,对地方上来说,驻京办就是他●们的千里眼,负责京城各部的疏通工作,kě是驻京办的这帮人同时也是顺风耳,他们对家乡事情的关注丝毫不逊è于京城,洪卫东已经知道张扬在东江水污染一事上的作为了,对这样一个敢于当众打廖博生耳光的人,洪卫东是不敢得罪的,言语之间对张扬十分的客气。

  洪卫东在平海驻京办工作的时间并不长,他对史学荣也不怎么了解,在他的印象中此人平时格开朗,十分健谈,这样一个人怎么都不像会是自寻短见的人,kě偏偏他就选择了自杀。洪卫东道:“张主任,警方有没有查明洪卫东自杀的原因?”

  张扬道:“正在调查,估计很快就会调查清楚。”

  洪卫东道:“小张啊,一定要稳定大家的情绪,让南锡驻京办保持正常的工作秩序,不要让正常的工作受到影响。”

  张扬心说自己只是来帮忙过度一下,说穿了就是半天,等吴明今天中午到了京城,这件事就kě以jiā给他了。

  洪卫东在现场逗留的时间不长,半个小时后就离开,他只是来走走过场,根本帮不上什么忙,作为省驻京办的官员,怎么都要做做样子,表示一下关心,具体的情况还是要靠南锡方面自己处理。

  当天中午南锡市市委副书记吴明就赶到了,hé他一起过来的还有史学荣的老婆,南锡市百货商场的总经理李凤霞,也是南锡市有名的女强人,李凤霞眼睛都哭红了,不过她从来到驻京办就镇定了下来,hé驻京办的几位领导见过面之后,李凤霞就由驻京办副主任苗慧茹陪同前往殡仪○馆去见见丈夫的遗容。

  吴明没跟着过去,他hé张扬一起来到了驻京办的388号房间,这是南锡驻京办最豪华的套房,平时都是接待市领导用的,里面装修的相当奢华,连家具都是全套红木的。

  张扬◎hé吴明在红木沙发上坐了,吴明道:“小张,辛苦你了。”他hé张扬都明白彼此之间的关系,他俩不到一壶,héhé气气只是装出来的样子。

  张扬道:“没啥好辛苦的,身为南锡的一员,南锡出了事情我当然要帮忙。”

  吴明点了点头道:“今晚没休息好吧。”

  张扬打了个哈欠道:“凌晨三点钟就被龚市长给叫了起来,困着呢。吴副书记来了就好,这件事由您处理,我kě以落得清闲了。”

  吴明笑道:“其实有你在,我根本都不需要来,你的工作能力大家有目共睹。”

  张扬道:“我没啥工作能力,整天捅篓子,给领导们添了不少的麻烦。”

  吴明道:“湍江水污染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也都认同你的付出hé努力,你放心,你的功绩不会被轻易抹煞掉的。”

  张大官人打心底看不起这厮,心说我做出什么成绩也不需要你来肯定,他起身道:“吴副书记,我还有事儿,就等着您来接手这边的事情呢。”

  吴明对他始终喊自己吴副书记也颇为wú奈,知道这厮是存心恶心他,他也不想张扬留在这里继续掺hé,这小子kě不是省油的灯,他愿意走,自己求之不得,吴明很客气的站起身道:“我送送你。”

  其实吴明只是客气一下,不过说完这句话,他又后悔了,张扬什么人,换成别人肯定不会让自己送,kě这厮绝对不会跟自己客气。

  吴明送张扬出的时候,低声道:“史学荣刚刚被查出经济上有问题,纪委正准备双规他,kě还没有来及对他采取措施,他就自杀了。”

  张扬微微一怔,停下脚步,诧异的看着吴明:“你是说,他是畏罪自杀?”

  吴明点了点头。

  张扬道:“纪委内部有人泄密?”他从吴明的这句话中马上捕捉到关键之处。

  吴明叹了口气道:“徐光然、李培源这些人虽然落马了,kě是还有很多**分子并没有被挖出来,我们的内部还有一些人有问题。”

  张扬有些奇怪吴明为什么要对他说这些,他们之间虽然认识的时间不短,kě是没有什么jiā情,吴明没理由透露内幕给自己。

  吴明道:“这件事不要对外面说,市里不想事情闹大,史学荣贪污的事情暂时压下来,以后再做处理。如果京城警方介入太多反而不好,你明白的,我们南锡现在实在是禁不起折腾了。”

  张扬忽然明白了,吴明之所以告诉自己这个内幕并没有任何的好意,史学荣的死已经惊动了京城警方,警方的介入调查,很有kě能查出史学荣贪污的事情,而南锡市方面不想这件事暴露,想要内部消化解决,不想在社会上,尤其是京城圈里造成不好的影响,谁也不能保证这件事能够瞒住京城警方的眼睛,万一他们查出了史学荣自杀的真相,南锡市领导层的面子肯定会不好看,吴明前来京城负责解决这件事,来此之前,市委书记李长宇已经嘱咐他,一定要想办法把这件事给压住,kě有些事并不是你想压就能压住的,如果这件事的真相泄漏出去,南锡市领导层肯定会责怪吴明办事不力,而吴明一来到京城就将这件事的内幕告诉张扬,其目的就是把张扬给拖进来,现在张扬也知道了,以后就算史学荣的真正死因被泄漏出去,吴明也能够拉一个陪绑的。

  想通了其中的道理,张扬对吴明这厮越发的鄙视了,他冷笑了一声道:“家丑不kě外扬!吴副书记,其实这件事你没必要告诉我,多一个人知道就多了一份泄漏出去的危险。”

  吴明假惺惺的拍了拍张扬的肩膀道:“我相信你的政治素养。”心中却道,老子就是要把你拉下水来,有了风险当然要hé你共同承担,吴明还存在着一个想法,李长宇、龚奇伟现在配合的很好,对他们来说自己就是一个外人,难保这些人不会利用这次的机会制造什么事端,拉住张扬,以后就算出了什么事情,○李长宇方面也会有所顾忌。

  张扬把吴明的心思摸了个儿清,心中把这厮骂了个千百遍,笑道:“我有什么政治素养,两杯酒下肚,我什么话不敢说,吴副书记,你千万别相信我,要是明天这件事泄露出去,一定是我☆说的。”

  吴明知道他说的是反话,呵呵笑道:“怎么kě能,你不会说的。”

  张扬笑道:“我不会说,那就是你说的!”他也学着吴明的样子拍了拍他的肩膀。

  吴明笑得更加欢畅,心中却○明白了,张扬已经识破了他的目的。

  张扬越琢磨越觉着南锡驻京办的事情是个麻烦,自己还是少ā手为妙,反正现在吴明已经来了,他是市委副书记,出了事情当然要由官大的顶着,张扬也意识到自己没事还是别往◇南锡驻京办那边去了,省得以后真出了什么事情,被吴明拉着一起承担责任。

  返回平海驻京办的住处不久,乔梦媛的电话就打过来了,她的车已经来到前的停车场,这次前来是特地带张扬去见她爷爷的。

  张扬来到乔梦媛的车内,不由自主打了个哈欠。

  乔梦媛看到他一脸倦容,有些奇怪道:“怎么?没睡好?”

  张扬叹了口气道:“一言难尽,那啥,我先休息休息,蓄鸡ng养锐,省得回头见到乔老没鸡ng神。”

  乔老仍然住在密云清溪谷的别墅内,ūn天到了,清溪谷的景è美不胜收,张扬见到乔老的时候,他正在院子里摆他的石头,带着口罩墨镜,正在给石头抛光打磨。

  张扬hé乔梦媛一起远远站着,乔梦媛叹了口气道:“我爷爷简直就是个石痴,自从退下来之后,每天至少有五个小时要hé那些石头呆在一起。”

  张扬呵呵笑了起来。

  乔老把面前的石头打磨完,站起身,向张扬走了过去,走到中途,把口罩取了下来。

  张扬已经接触过不少的政界大佬,kě是只有面对乔老的时候,他会产生一种wú所适从的感觉,从外表上看乔老只不过是一个寻常的老人,kě是一旦你靠近他,就会感觉到一种强大的压迫感,这种压迫感来自于心底深处,乔老深邃的双目似乎能够察一切,让人不禁感觉到自己的一切想法hé思想活动全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张扬还是坚持直视乔老的目光,但是他的表情很恭敬:“乔老,您身体还好吧,我特地看您来了。”

  乔老淡然一笑:“还好,你教我的那套养生功法,我每天都在练习,感觉身体比任何时候都好。”

  张扬笑道:“那是因为乔老身体素质本来就好。“

  乔老道:“梦媛,带小张去客厅坐,我洗洗手就过来。”

  乔梦媛应了一声,带着张扬来到别墅内。

  张扬已经是第二次来到这里了,不过他仍然显得有些拘束,乔梦媛给他递了一杯茶道:“还从没有见你这么老实过。”

  张扬道:“你对我就这种印象啊?”

  乔梦媛笑道:“我爸常说你,就是平海政坛的一只孙猴子。”

  张扬道:“我要是孙猴子,乔老就是如来佛,在他面前我不敢折腾,跳的再欢,也跳不出他老人家的手掌心。”张扬这句话还是把他自己给高抬了,以乔老的境界又怎会有心情陪他折腾。

  乔梦媛不禁莞尔道:“我爷爷很hé蔼的,他现在已经退下来了,就是一个平凡的老人。”
●   张扬心说那是因为你是他亲孙女,乔老虽然退了,kě是他的气势之强,在张扬接触到的人中,根本没有人kě以相提并论。张扬想到了干爹文国权,文国权气场也很强,kě是他正值壮年,气场流露于外界的更多一些,☆而乔老,一个垂暮之年的老者,hé他面对面站在一起的时候,张扬感受到的压力竟然比前者更大。

  乔老洗完手走了过来,微笑道:“在聊什么?”

  乔梦媛笑道:“他说自己是孙猴子,您老是如来佛。”

  张扬尴尬wú比,干咳了一声。

  乔老呵呵笑了起来:“背后莫论他人!”

  张扬道:“乔老,我kě不敢说您坏话!”

  乔老道:“这话我kě不爱听,不敢说hé说不出是两回事。”

  张扬的额头已经冒汗:“乔老,我对您只有尊敬。”

  乔老微笑道:“别紧张,梦媛,去准备一下,中午留张扬在这里吃饭。”

  乔梦媛走后,张扬端起茶杯一个劲的喝水,面对乔老这种政坛传奇人物,也需要相当的心理素质,张大官人的心理素质本来一直都很好,kě今天总觉着乔老看他的眼神有些不对,乔老的目光仿佛要扒开他的外表一直看到他的内心深处。张扬过去hé乔老见过几次面,kě乔老从没有用这种眼光看过他。

  乔老也不说话,一双深邃的眼睛打量着张扬,唇角带着淡淡的笑意。

  张扬很不习惯被乔老这样盯着看,他又咳嗽了一声,率先打破了沉默:“乔老,谢谢您!”

  “谢我什么?”

  张扬道:“不是您把我召到京城来,恐怕我这次肯定要被处分了。”

  乔老笑道:“我不知道你在平海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梦媛既然开口求我帮她撒谎,我也只能答应。”他停顿了一下道:“我一直都很宠我这个宝贝孙女儿。”

  张扬道:“给你们添麻烦了。”

  乔老道:“又不是什么大事,我那个儿子做事公私分明,如果你真的犯了原则的错误,他也不会因为我生病就放过你,既然他能够放过你,就证明对你的处理kě有kěwú。”乔老放下茶杯道:“没有人永远正确,我对年轻人一向是宽容的,因为你们年轻,还有改正的机会,年龄越大,越不允许犯错。”

  张扬道:“乔老,说句心里话,我很少认为自己做错。”RA!~!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