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一章【上命不可违】


  葛国庆dào:“这里不是军事禁区,那边才是………… ”他指了指另外一边。

  张扬摇了摇头,继续埋头前进,走了十多分钟,lái到了一个小山坡上,从这里可以看到下方军事禁区的情景,葛国庆显得很小心,躲在一块石头后面,示意张扬蹲下身子,张扬lái到他身边,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却见前方二百米左右的地方用铁丝网拦着,里面有不少的建筑,还有士兵在里面值勤站岗,岗亭下有个小门。

  葛国庆dào:“我们当时就坐在这儿写生,那些当兵的突然就冲了过lái,要抓我们。”

  张扬dào:“走,去跟他们谈谈!”

  葛国庆摇了摇头dào:“我不去,这样过去,他们肯定要抓我们。”

  张扬看到他脸都吓白了,暗笑这厮胆小,拍了拍葛国庆的肩头dào:“那你在这儿等着,我过去问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葛国庆dào:“张大哥,你说他们是不是把我们当成军事间谍了?”
  张扬dào:“那也很难说,谁让你们在这儿写生的?”他站起身向前方走去,葛国庆压低声音叮嘱他dào:“小心一点。”

  张扬笑着摆了摆手,根据目前掌握的情况,这件事应该是一个误会,只要找到部队的领导,把情况说明应该没有太大问题。

  张扬走了没多远就被岗楼上的哨兵发现,哨兵盯住他,显得很警惕,不过并没有出言警示。

  张扬冲着岗楼下的小门走去,随着他不断靠近,哨兵开始显得有些紧张了,他把枪端了起lái,张扬的目力很好,看清了对方的举动,他举起双手,大声dào:“解放军同志,我是lái找你们领导的。”

  哨兵扬声dào:“这里是军事禁区,闲杂人等不得入内!”

  张扬仍然继续向前走”看到他已经渐渐靠近了警戒线,哨兵大声dào:“站住,你不可以越过前方的警戒线!”

  张扬停下脚步:“解放军同志,刚才你们抓走的都是美院的学生,我是其中一名学生的家长,特●地过lái向你们解释的!”

  哨兵向下面说了句什么,过了没多久,小门打开了”两名带着武器的军人走了出lái,他们lái到张扬的面前,表情威严dào:“你的证件!”

  张扬很配合,他又不●☆是lái找事的,只想把顾养养从这里带走,他把自己的身份证和工作证都拿了出lái,交给对方,笑眯眯dào:“我是南锡市体委主任”**员,国家干部,不是坏人。”张扬认为这样的介绍更容易取信于人。

 ◇ 其中一名高个的军人冷冷看了他一眼,又仔细和身份证工作证上的照片对照了一下dào:“没错,你lái这里干什么?不知dào这里是军事禁区吗?”

  张扬接过自己的身份证,笑dào:“我是lái找人◎的,听说你们抓了几名学生,我是其中一人的哥哥。”

  军人冷冷dào:“赶紧走,这里不允许陌生人逗留。”

  张扬dào:“同志,你们抓的那几名学生,“”,军人毫不客气的打断了张扬的话:“▲◇什么学生?都不知dào称在说什么?”

  张扬愣了:“可有人说明明看到称们抓了六名学生。

  “你在说故事,我们是人民解放军,怎么可能无缘无故抓人?”

  张扬越听越是奇怪,他转身向◆葛国庆藏身的方向望去,葛国庆并没有现身,此时张扬的手机响了,他掏出电话,接通之后”听到江光亚的声音:“张扬,养养他们都回lái了”葛国庆也回lái了!”

  张大官人诧异的张大了嘴巴,养养回去了○?这么说养养没事,可葛国庆刚才还和自己在一块儿,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回去,答案只有一个,刚才把他约到这里lái的那个葛国庆是个冒牌货,张扬dào:“养养没事吧?”

  “没事,她lái了,我让她跟你★说!”

  ……………………………………………………………………………………,………………………………,张扬点了点头dào:“好吧……”,他的话音未落,只听到蓬!地一声巨响,脚下的地面前震动了起lái,距离他们不远处的地方突然发生了爆炸,山岩的碎片和泥土迸溅的到处都是,因为爆炸距离他们很近,两名军人下意识的匍匐在地上,张扬被震得双耳鸣响,他还没有搞清到底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岗楼上的士兵,举枪瞄准了他,大吼dào:“举起手lái!”

  此时一颗子弹从远处的山林之中射出,准确命中了那名哨兵的前额,鲜血和脑浆从哨兵的后脑喷射出去,他的身体摇晃了一下,从岗楼上坠落下去。

  张扬被眼前的一幕震惊了,自己竟然中了一个局,别人设下了一个圈套,利用他对顾养养的关心,将他引入局中。

  电话的那头,顾养养听到了那声惊天动地的爆炸声,听到了枪响,她吓得花容失色,尖声dào:“姐夫!姐□夫!”

  张扬耳鸣不已,他看着手里的手机,知dào那端有人说话,可是他听不清楚,张扬大声dào:“我没事!”

  两名匍匐到底的军人第一时间反应了过lái,其中一人一个饿虎扑食将张扬压倒●在身下,试图制住他,张扬一把将他推开,另外一名军人举枪cháo他射击,张大官人反应神速,身体一个翻滚,躲开了子弹,他刚刚躺过的地方留下几个弹孔。

  军人再度举枪射击的时候,张扬已经闪电般冲到他的身边,一把抓住他的手腕,几乎在同时军人扣动了扳机,子弹射向空中。

  张扬一个用力的牵拉,对方用膝盖狠狠顶向他的下阴,张扬抬腿挡住”一拳击中对方的小腹,将对方打得瘫软在地上,抢过对右手里的手枪。\本章节贞操手打 .coM\另外一名军人从身后抱住他,张扬抬腿反踢,一脚踢中了对方的面门”对方惨叫着倒在了地上,张扬熟练地将手枪的子弹退了出lái,然后将空枪扔在地上。

  此时有几十名军人迅速向爆炸的地方集结,张扬看到形势不妙,他向那两名倒地的军人大吼dào:“这件事和我无关!”

  张扬忽然感觉到肩头如同被蚊子叮咬了一般,他下意识的扑倒在地上,看到山林之中,似乎有光芒闪烁”肩头瞬间被鲜血染红,张扬的听力仍然没有恢复,他怒骂dào:“**你大爷!”

  山林深处显然有人在伏击他,又是一颗子弹射出,这次射中了地上的一名军人,张扬躲到了一块山岩之后,又伸出手,把两名军人给拉了过去,这两人可以帮他做证明,如果他们都死了,自己肯定更加麻烦。

  军事禁区里面的军人从小门中源源不断地冲了出lái,他们全副武装,很快就将张扬包围在中心,几十杆乌洞洞的枪口瞄准了张扬。

  张扬看到那些军人的嘴巴在动,可惜听不见他们到底在说什么,张扬指了指自己的耳朵”示意自己听不到他们说什么,看到自己右边的袖子已经被鲜血完全沾湿了。他大声dào:“山上有埋伏,有狙击手!”,一边伸手点中了自己的穴dào,止住汩汩流出的鲜血。

  一支十多人的军人小队上山搜索去了,两名军人过lái将张扬给抓了起lái,把他的双手反绑上”张扬没有反抗,他虽然厉害”可是面对这么多的枪口,他也不敢轻☆举妄动”在听力还没有完全恢复之前,张扬首先就要保持足够的冷静,他平静dào:“我和这起爆炸无关,我要见你们的上级领导!”

  一名军人红着眼睛走了过lái,一枪托狠狠砸在张扬的后背上,他怒吼dà◆o:“王八蛋!”他和那名站岗的哨兵平时关系交好,看到朋友被射杀,心中愤怒到了极点。这一下砸得张扬隐隐作痛,不过他还是倔强站立着,冷冷dào:“我和这件事无关,我要见你们的长官!”

  军人们压着张扬进入了军事禁区,张扬lái此之前并没有想到自己会以这样的方式lái到这里。他更没有想到的是,这里的最高长官竟然是秦振堂,此时张扬的听力已经基本恢复了正常,他被那些士兵带到了秦振堂的办公室,秦振堂看到满身是血的张扬被押了进lái,表情也有些诧异,他真的没想到会在这种情况下和张扬相遇,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张扬和秦家的积怨很深,秦振堂的大哥秦振东被秦萌萌所杀,他们原本想利用秦欢引秦萌萌出lái,可是又◇被张扬冲入军区大院的家中抢走,当时张扬痛揍了秦振堂一顿,秦振堂还打了张扬一枪,这件事后lái虽然压了下lái,可是他们之间的怨恨并没有化解。

  张扬见到秦振堂想到的第一什事就是,今天的事情到底■★是不是秦家人布下的一个局,他们一直记恨自己,当初在江城新机场项目上做文章,向杜天野施压,逼迫杜天野将张扬免职,正是因为那件事张扬才离开江城调往南锡,在张扬看lái秦家既然能够使用那样的手段,设局害自己◇★也很有可能。

  秦振堂缓步走向张扬,他打量着张扬,目光如同凶猛的野兽盯住自己的猎物:“张扬!你干的好事!”

  张扬暗叫不妙,今天的事情肯定麻烦了。他的表情却镇定如昔,淡然dào:“这件◆○事和我无关,我只是被人骗过lái罢了!”

  秦振堂冷笑dào:“你会被人骗?还真是巧!”

  张扬dào:“巧不巧,你心里清楚。我受了伤,在问问题之前,是不是找个医生给我治伤?”

●  秦振堂dào:“这一枪并没有击中你的要害!”

  张扬dào:“所以我才能坐在这里和你说话!”

  秦振堂dào:“你最好老实交代,lái这里干什么?你有什么目的?是不是想要窃取我们的★☆军事情报?”

  张扬dào:“我都说过了,我是被人骗了,有人告诉我,你们抓了几名学生,其中一人是我妹妹,所以我过lái找你们交涉”你可以问那两名军人,当时我跟他们说的很清楚,还把证件给他们看了○。”

  此时派出去到山上搜索的军人都回lái了,带队的张扬也认识,是秦振堂的好友赵全增”张扬夜创秦家的时候,曾经一脚把这厮踢飞,所以赵全增看到张扬眼睛也红了,他可没有秦振堂这么客气,冲上去就抓住张扬的领口,怒吼dào:“你给我交代清楚,你的那名同伴在哪里?你们lái这里想干什么?”

  秦振堂dào:“赵全增,你冷静一些”搜索的结果怎么样?”

  赵全增摇了摇头dào:“人跑了!”

  说话的时候外面又传lái一声爆炸,距离很远,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赵全增掏出手枪抵住张扬的头:“快老实交代,你们这次到底lái了多少人,想干什么?”

  张扬dào:“你把手枪拿开,我不是罪犯,也不是间谍”你没权利这样对待我。”

  赵全增怒dào:“我们死了一个人,伤了两个,你不把事情说清楚,我一枪崩了你!”

  此时又有一名军人慌慌张张的跑了进lái,他附在秦振堂的耳边低声说了句什么”秦振堂的脸色骤然变了,怒dào:“什么时候的事情?”

  那名军人怯怯dào:“刚刚……”……”

  秦振堂向前走去,一把夺下赵全增的开保险指向张扬的额头:“马上给我交代,你的同伙是谁?”

  张扬dào:“我没有同说……“……”,“蓬!”地一声枪响,秦振堂一枪射在张扬脚下的地面上,水泥地面上立时多出了一个弹坑,张扬没想到他真的开枪,有些错愕的看着他。

  秦振堂的面孔因为愤怒而变得有些扭曲,用枪指向张扬的额头dào:“我再问你一遍”你们一共lái了几个人?你们是属于哪个组织的?你们的目的是不是为了窃取我们的军事情报?”

  张扬冷冷看着秦○振堂dào:“都不知dào你在说什么?”

  秦振堂怒dào:“我他妈崩了你!”

  刚才在爆炸发生前和张扬接触的那名军人说话了:“首长,冷静”先找回文件再说。”

  张扬心说你他妈也配称首长,他却不知dào部队里面称呼上级官员为首长很普遍,哪怕是个连长也会有大兵跟在屁股后面尊称为首长。

  秦振堂咬了咬嘴唇,收回了手枪,将手枪交给了赵全增,他低声dào:“马上展开全面搜索,一定要找回失窃的资料,还有……把他先给我关起lái!”

  张大官人被关到了小黑屋中,这件事lái得太突然,完全是因为麻痹大意,而被人引入了这个陷阱之中,从刚才看到的情景lái推测,军方应该丢失了一份绝密资料,所以秦振堂才会突然变得如此恐慌,如果今天的这件事并非是秦振堂在设局,那么这个背后的操纵者又会是谁?张扬想到了海瑟夫人?可海瑟夫人既然用装死lái人间蒸发,就不会轻易出手对付自己,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张扬潜运内力,绷断了缚在他手上的绳索,因为用力再度牵动伤口,肩头枪伤处崩裂开lái,又流出了不少的鲜血,张扬用左手捂住肩头,调戏之后,以内力将嵌入肩头的弹头逼出lái,狙击手显然没想伤他的性命,这一枪只是射中了他的肌肉,并没有伤及骨骼,张扬逼出乎弹的过程中,又流了不少的鲜血,手指终于触到了弹头,他咬牙忍痛将弹头捏了出lái,然后点穴止血,黑暗中张扬大口大口的喘息着,利用这样的方式缓解身体的痛楚,额头上的冷汗不停的顺着面庞滑下,如果有面镜子可以看到现在自己的模样,一定是狼狈不堪。张扬不由得想到那个假冒的葛国庆,真是人不可貌相啊,想不到那小子看起lái如此文弱老实,骨子里却是狼子野心,张大官人在黑暗中有些无奈的笑了起lái,区区一间小黑屋是关不住他的,可张扬不能逃,这件事已经很复杂了,对方就是想陷他于囹圄之中,他如果逃了,岂不是更说不清楚。爆炸发生的时候,他正在和养养打电话,相信养养他们一定会找到这里lái的。

  ………………………………………………………………………………………………………………,顾养养此时正和江光亚、查薇他们一起前lái苍幕山的dào路上,顾养养充满担心dào:“我姐夫会不会出事?”

  江光亚dào:“到了就知dào了。”

  查薇没说话,她比其他同学更成熟一些,考虑的问题相对比较全面”仔细考虑了之后,她先给叔叔查晋北打了个电话,查晋北见闻广博,他应该知dào苍幕山是什么地方,查晋北听查薇说完”沉默了一会儿dào:“你确信张扬遇到麻烦了?”

  查薇dào:“养养听到电话中传lái了爆炸声枪声,然后我们打张扬的电话始终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

  查晋北dào:“她会不会听错?现在是和平年代,哪有那么多的爆炸发生?”

  查薇dào:“应该不会错!”

  查晋北dào:“我帮你打听一下,回头给你电话。”

  查薇合上电话,江光亚开着车已经lái到了苍幕山的军事禁区前,他们几个下了车,看到大门处有两名士兵在站岗,顾养养第一个走了过去”很紧张的问dào:“解放军同志,请问有没有一个叫张扬的lái到这里?”

  那士兵表情严肃的看着他们:“这里是军事禁区,请你们马上离开!”

  查薇dào:“军事禁区有什么了不起?铁丝网里面是禁区,外面可不是,我们是lái找人的。”

  “对不起,这儿没有你们要找的人!”

  江光亚dào:“张苏明明说的是这里,不可能有错!”

  查薇dào:“你们上级领导是谁?我们要见他!”

  两名士兵对望了一眼:“你们赶紧走吧,这里是军事禁区”不是你们应该lái的地方。”

  顾养养dào:“求求你们,告诉我们,张扬到底有没有lái过这里?刚才我明明在电话中听到了爆炸声!”

  士兵听到她说起爆炸,脸色明显有些改变,他回到岗亭拿起电话”应该走向上级汇报。

  查薇此时接到了叔叔查晋北打lái的电话,查晋北dào:“小薇,张扬可能遇到了一些麻烦”苍幕山是军事禁区,我通过一些关系打听到,张扬被那里的军人给抓了起lái,现在怀疑他从事间谍并动,你们不要轻举妄动,赶紧回lái。”

  查薇大吃一惊:“叔叔,你得想想办法,集扬肯定是被人给骗了!”

  查晋北dào:“军方的事情,我说不上话”这样吧,你找文夫人联系”她是张扬的干妈,没理由看到干儿子被人抓,而坐视不理。

  查薇挂上电话,把江光亚和顾养养都叫了回去,顾养养关切之下,美眸之中泛着泪光,她认为这件事因为自己而起,心中比其他人更不好受:“怎样?”她迫不及待的问dào。

  查薇dào:“我叔叔说,张扬和军方发生了一些误会,他会出面协调这件事,让我们先回去。”

  顾养养dào:“你是说张扬就在这里面?”

  查薇dào:“咱们先离开这里,不要把事情弄得更复杂,我叔叔已经答应了,他lái解决这件事,不出意外的话,张扬应该很快就出lái了,走,咱们先下山!”

  江光亚开车带着他们lái到三下,查薇借口去小商店买水,离开了汽车,lái到一旁,给罗慧宁打了个电话。

  罗慧宁听到张扬被军方抓起lái的事情也是大吃一惊,她答应马上过问这件事,让查薇先回去等候她的消息。

  罗慧宁放下电话,忧心忡忡的lái到外面,文国权刚刚吃完午饭,正坐在沙发上休息,看到妻子的表情,马上意识到有事发生。

  罗慧宁在文国权的对面坐下,具了口气dào:“张扬尖出事了。”

  文国权dào:“他不出事反倒奇怪,怎么?他还留在京城吗?”

  罗慧宁点了点头dào:“不知什么原因,他闯入了苍幕山军事禁区,那里的负责人刚巧是秦鸿江的儿子秦振堂,听说张扬被他抓了起lái。”

  夹 国权皱了皱眉头dào: “你想让我出面?”

  罗慧宁没说话,可她的表情已经回答了文国权,文国权叹了口气dào:“希望他不要捅出什么大漏子,事情大了军方未必肯给我面子。”,文国权拿起电话,他先找人了解这件事,当文国权问明这件事的具体情况,脸色开始变得严肃起lái。

  文国权打电话的时候,罗慧宁一直都在旁边静静观察着他的表情从丈夫的表情,她已经意识到事态很严重。

  果然没有出乎罗慧宁的意料,文国权文明情况之后,摇了摇头,向罗慧宁dào:“军方死了一个人,丢失了多份机密资料,而这一切都是张扬抵达那里之后发生的,现在军方怀疑他有从事间谍活动的嫌疑。”,罗慧宁dào:“不可能我听查薇说过,张扬是被人骗到那里去的。”,文国权dào:“怪他自己不谨慎,遇到这种事情,为什么不问清楚再说?贸贸然跑到军事禁区,现在闹出这么大的事情,怎么收场?”,罗慧宁dào:“你想想办法,总不能看◇着他被军方控制起lái?”,文国权dào:“有什么办法?他整天惹事,秦家本lái就对他恨之入骨这次刚巧给了人家一个机会,我就算开口,秦鸿江也未必会给我这个面子。”,罗慧宁dào:“可张扬是我们的干儿子○!”,文国权dào:“好好的认什么干儿子,因为这件事,外面不知有多少人说我们的闲话!”,罗慧宁dào:“就算没有这层关系张扬救过我,他救过我的命,对我们家有恩现在他遇到麻烦了,我们不能坐视不理!”,文●国权dào:“不是我不想帮他,而是我不合适出面!”,罗慧宁dào:“有没有可能是秦家设下的这个圈套?”,文国权摇了摇头dào:“秦鸿江不会这么做!”,罗慧宁咬了咬嘴唇,她充满担忧到:“怎么办?”,文国◎权dào:“秦鸿江最听一个人的话,如果想张扬平平安安的离开那里,必须要这个人发话。”,罗慧宁目光一liàng,她知dào丈夫说的是谁秦鸿江最服气的就是乔老,也只有乔老说话他才肯听。罗慧宁不可能直接去找乔老,她想到了乔梦媛马上给远在平海的乔梦媛打了电话。

  秦振堂接到了父亲秦鸿江的电话,秦鸿江只说了简短的两个字:“放人!”,秦振堂愣了,他愤然dào:“爸!您有没有搞错,张扬有从事间谍活动的嫌疑,我有理由认为,他故意制造混乱,吸引我们多数人的注意力,而他的其他同伙趁机潜入基地,窃走了军事机密。”,秦鸿江dào:“马上放人!”,“为什么?”,秦鸿江没有向儿子解释,也没有解释的必要,乔老刚才打给他的那个电话只是说了两个字放人!乔老既然发话,他不敢不照做。秦鸿江不知dào张扬究竟走了什么狗屎运,居然会令乔老对他青眼有加,秦鸿江心底对张扬是极其不爽的,他并没有将儿子的死归咎到张扬的身上,他难以□释怀的是张扬闯入他的家里,夺走了他们秦家的骨肉,每当想起秦欢的样子,秦鸿江的内心深处就会感到一阵隐痛,那是他的亲别子。这段秘密藏得太深,秦鸿江直到现在也搞不清楚,究竟是秦家欠了秦萌萌,还是秦萌萌对不起▲他们秦家?

  秦振堂很不理解父亲为什么要下这样的命令,在他心中,始终把张扬视为仇人,虽然张扬没有亲手杀死他的大哥,可是他认为张扬也一定和大哥被害的事情有关,是他闯入自己的家里,当众打了自己,并从他们家里抢走了秦欢,秦振堂一直将那件事视为奇耻大辱。他曾经发誓要找张扬讨回这个公dào,今天终于等到了这个机会。秦振堂并不认为自己是在公报私仇,张扬的到lái造成了他手下的士兵一死一伤,而且他制造的混乱吸引了基地大多数官兵的注意,从而造成了后防空虚,他丢失了多份重要的军事资料。秦振堂认为张扬肯定和窃取军事资料的人有联系,这是他扣押张扬的根本原因。

  他的副手赵全增lái到办公室内,秦振堂充满郁闷dào:“我们家老爷子打电话过lái了,让我们放人!”

  赵全增也感到很诧异,可是既然秦司令已经下了命令,他们只能遵照他的指示。赵全增汇报dào:“我们已经搜遍了附近的山林,没有遭到什■么可疑的人,狙击手应该已经逃走了。”,他停顿了一下又dào:,“刚才有几名美院的学生过lái寻找张扬,士兵没让他们进lái。”

  秦振堂dào:“称怎么看?”,赵全增愣了一下,随即意识到秦振堂□在问他对这件事的看法,赵全增dào:“事情还是有不少疑点的,张扬的嫌疑不能排除,但是也无法认定他一定就和这起窃取军事机密案有关,我问过最早和他接触的两名士兵,据他们所说,张扬最早的时候走过lái找几名学生的,他说我们抓了美院的几名在附近写生的学生,可我们这边根本没有这样的事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