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六章【小鸟返巢】


  第六百九十六章小鸟返巢一万字

  查薇气得抬脚踢了他一下:“你有没有良心啊?大老远跑过来给你做饭送行,居然连句人话都不说。-=手打吧会员手打 www.shouDa8.com=*”

  罗慧宁格格笑了起来:“我看也是,张yáng你可不能没良心啊!”

  张yáng道:“对了,李伟还在外面,忘了叫他一起进来吃饭。”

  罗慧宁道:“算了,他不会进来的,害怕打扰到我们。”她吃完了面前的那碗米饭,起身道:“我也该走了,下午还yào去参加一个慈善活动。”

  张yáng起身yào送她。

  罗慧宁摆了摆手道:“不用,你留下来吃饭,和小薇好好聊聊。”

  罗慧宁离开之后,查薇自然了许多,她夹了个鸡腿放在张yáng碗里:“多吃点,过了这村儿没这店儿了!”

  张yáng笑道:“呸!大吉大利,我今儿yào回南锡,你这话听着是在咒我。”

  查薇道:“鉴于你刚才狼心狗肺的表现,我决定以后再也不给你做饭吃了。”

  “你不后悔啊!”

  “后悔什么?”

  “赶着给我做饭的女孩子多了,你yào是放弃,以后哭都来不及。”

  查薇白了他一眼:“瞧你得瑟的熊样,还真当自己是快宝啊?”

  张yáng道:“还成,你跟我说句实话,从你女性的角度来看,我算不算是一个新时代完美男人啊?”

  查薇做呕吐状:“你的自恋都快让我呕吐了。”

  张yáng道:“别介啊,我虽然算不上秀色可餐,可也不至于让你恶心反胃。”

  查薇笑了起来,她端起面前的饮料和张yáng碰了碰杯道:“给你送行。”

  张yáng道:“说实话,我还真有点舍不得走。”

  查薇道:“怎么着?有点离不开我了?”

  张yáng笑道:“是有点儿,yào不你跟我回南锡吧,我还缺个生活助理,平时你就帮我洗洗衣服做做饭,别的我不敢保证,包你吃住还成。”

  查薇道:“真想把我当成女佣了。”

  “考虑考虑,不是每个女孩子都有这个接近我的机会。”

  “去死!”查薇柳眉倒竖恶狠狠道。

  查薇亲自把张yáng送到了火车站,送张yáng上车的时候,目光中到底还是流露出几分不舍,张yáng张开手臂道:“那啥,咱俩来个吻别吧!”

  查薇啐道:“你不占便宜心里难受是不是?”

  张yáng笑道:“这次的分别是为了下一次的重逢,那啥,希望咱们不久以后就能见面。”

  查薇道:“估计得过一阵子了,我下月yào去台湾观摩学习。”

  张yáng一直都没听查薇说起这件事,有些诧异道:“好好的怎么想起去台湾啊?”

  查薇道:“我毕业也有一段时间了,以我的天资,估计在艺术上也不会有太大的建树,我叔叔邀请我加入星钻,想把我培养成珠宝设计师,原本打算让我去法国学习,可我不喜欢走这么远,凤仙姐建议我先去台湾,去钻石王朝的设计部学习几个月。”

  张yáng道:“也不错,虽然台湾也不近,好在那边都是中国人,更容易适应一些。”

  查薇道:“我打算去两个月,长了不行,我恋家。”

  张yáng哈哈笑了起来,他伸出大手在查薇的俏脸上捏了一下:“到了那边千万不yào把我忘了。”

  查薇道:“说不定过几个月我回来的时候,身边已经有了一个英俊多金的台湾富商。”

  张yáng道:“敢,yào是真有那么一个家伙跟过来,我一定打得他找不到北。”

  查薇道:“你敢!”

  张大官人一脸坏笑道:“以我的人品,啥事儿干不出来?”

  查薇道:“这话我信。”

  此时距离上车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张yáng向查薇道:“我走了啊,从台湾回来有时间去南锡找我,那时候天应该热了,我带你去海滨玩。”

  查薇点了点头。

  张yáng来到车上,把行李放好,透过车窗向外望去,却看到查薇站在人群中,素来坚强的她眼圈儿居然有些红了,忽然她捂住了嘴唇,两行晶莹的泪水顺着皎洁的面庞滑下。

  张大官人尤其是见不得女孩子掉眼泪,看到查薇哭了,他一转身又冲了出去。

  查薇也搞不清自己为什么忽然如此感伤,害怕被张yáng看到自己落泪,赶紧又把腮边的泪珠儿擦去,再度抬起头的时候,忽然被一双有力的臂膀给拥入怀中,她的娇躯颤抖了一下,抬起头,看到张yáng温和的笑,查薇啐道:“临走还占我便宜。”

  张yáng把她抱得越发紧了,紧得查薇就快喘不过起来:“你哭什么?”

  “我没哭,被风迷了眼睛。”查薇解释道,双臂也圈住了张yáng的身躯。

  张yáng道:“真yào是舍不得我,就跟我去南锡当女佣吧。”

  查薇道:“为了你这花心大萝卜,不值!”

  张yáng道:“那啥……我还真有点担心,你去台湾这么久,万一遇到了那个不开眼的台巴子,就你这无知少女,真yào是被人家给骗了,我上哪儿去买后悔药去?”

  查薇道:“我跟你有关系吗?”

  张yáng道:“早晚都会发生关系的。”

  查薇俏脸红了起来,双拳在张yáng的后腰狠狠地打。

  张yáng忽然低下头,在大庭广众之下,很快速的,很用力的,在查薇诱人的樱唇上,极其响亮的吻了一口,查薇的娇躯下意识的绷直了,整个人仿佛瞬间石化,张大官人放开了她,轻声道:“下点定金,买份保险!”

  查薇好半天才反应了过来,这时候,火车已经启动了,张yáng转身向火车追去,三步并作两步的冲上了火车,在乘务员诧异的眼光下向查薇挥手道别:“丫头,这下忘不了我了吧?”

  查薇红着脸,一边跟着火车奔跑着,一边擦拭着自己的嘴唇:“你这混蛋,又占我便宜!”

  火车越开越快,张yáng看到查薇的身影渐渐消失成为一个小点,心中也有些失落,这才转身回去,发现列车乘务员一脸诧异的看着他,张大官人凶神恶煞的瞪大了眼睛:“看什么看?”

  那乘务员道:“哥儿们,够浪漫的啊!”

  张yáng不无得意的yáng了yáng头:“这叫情趣,你懂吗?”

  回到软卧车厢,张yáng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属于他的铺位上坐着一个人,坐就坐了,还脱了鞋子蹬在他床上搓脚。张大官人咳嗽了一声道:“我说哥们,这是我的铺位。”

  搓脚的那人三十多岁,是个东北大汉,听张yáng这么一说,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大兄弟,不好意思啊。”他起身帮着打了打床铺。

  张yáng道:“没事儿,这么着吧,咱俩换换!”

  东北大汉一听张yángyào跟他换铺正是求之不得,他连连点头道:“好啊,我这两天腰疼,爬高上低的也不方便。”

  张yáng笑了笑爬到了上铺,这会儿又有两个人进来,是一对青年情侣,也是上下铺。

  张yáng随便收拾了一下,拿出随身听听起了新歌精选,漫漫旅程枯燥无聊,听点音乐可以打发时间,不过张yáng很快就发现这次的旅程并不枯燥,那对青年男女,一起爬到了上铺,就在张大官人的对面,两人先是搂搂抱抱,可过了一会儿就相拥躺在了一起,男的手就开始往女的领口里塞,两人一边摸着,一边啃着,张大官人听到他们金鱼吃水般的接吻声心中暗乐,想不到还有免费表演可看。

  他闲着也是闲着,眼睛很不老实的向那边瞄着,过了一会儿,那男的不满足于现状,开始解那女的皮带,两人的声音都很小,不过还是瞒不过张大官人的耳朵,女的小声说:“不yào……”

  男的说:“没事儿,我就摸摸!”
■   “有人……”

  “他们看不到!”

  张yáng心说,麻痹的还没关灯呢,当老子是空气啊。

  那女的果然道:“还没关灯呢!”

  男的说:“我就摸摸。”

  女的◆   “yǒurén……”

  “tāmenkànbúdào!”

  zhāngyángxīnshuō,mábìdeháiméiguāndēngne,dānglǎozǐshìkōngqìā。

  nànǚdeguǒrándào:“háiméiguāndēngne!”

  nándeshuō:“wǒjiùmōmō。”

  nǚde不说话了,似乎默许男子的举动。张大官人听得心急火燎的,干脆闭上眼睛,人家风流快活,干自己屁事。可那男的摸就摸吧,嘴上还不停的说:“你湿了……”

  “讨厌……”

  张大官人把耳机给套上,音量开到大,开始的时候还觉着挺有乐子,可越听越不是味儿,这种现场直播太折磨人了。张yáng还是很有涵养的,至少没干涉那对激情四射的男女。

  不过两人的对话还是不停飘到他的耳朵里,张大官人感觉到有些时候听力太好也不是什么好事儿。

  那对男女在上铺折腾了近一个小时,总算熬到了关灯,更火爆刺激的行动终于展开了,从他们越来越急促的呼吸声,张大官人已经猜到两人目前已经发展到了哪种地步,他暗叹倒霉,今晚肯定是个不眠之夜了。

  不是每个人都有张yáng的涵养,黑暗中听到一个粗豪的嗓子吼道:“麻痹的,小兔崽子,你们跑这儿发情来了,一个多小时了还不消停,我他妈忍了你们很久了!”灯亮了

  东北汉子站起身来,一把就将上铺的那名男子从床上揪了下来,yáng起拳头照着那男子的脸上就是一拳,那男子惨叫一声,顿时被砸了个乌眼青,更为滑稽的是,那男子裤子落了半截,那话儿还直挺着。

 ◇▲
  东北汉子站起身来,一把就将上铺的那名男子从床上揪了下来,yáng起拳头照着那男子的脸上就是一
  dōngběihànzǐzhànqǐshēnlái,yībǎjiùjiāngshàngpùdenàmíngnánzǐcóngchuángshàngjiūlexiàlái,yángqǐquántóuzhàozhenànánzǐdeliǎnshàngjiùshìyīquán,nànánzǐcǎnjiàoyīshēng,dùnshíbèizálegèwūyǎnqīng,gèngwéihuájīdeshì,nànánzǐkùzǐluòlebànjié,nàhuàérháizhítǐngzhe。

  张yáng乐得旁观,上铺的那名女子尖叫了一声,张大官人向她望去,那女的也没来及提裤子,大半个雪白的屁股还露着。她遇到张yáng的目光,又尖叫了一声:“流氓!”

  张大官人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居然说他流氓,明明是他们两人在干流氓事儿。

  那名男子被东北汉子打了一拳,不过他并没有被吓住,也是一拳打了回去,东北汉子抓住他的手腕,又给了他一拳,张yáng从他的出手看出这东北汉子应该是个练家子,那名年轻男子根本不是对手,先后挨了东北汉子两记重拳,那年轻男子急了,大叫道:“我他妈跟你拼了!”从桌上抓起水果刀,朝着东北汉子的胸口直捅了过去。

  东北汉子脸色一变,眼看那水果刀就yào来到他的胸口,他想躲避已经来不及了。关键时刻,张yáng一yáng手,将一听可口可乐砸了过去,正砸在那名年轻男子的手上,他力量拿捏的很好,砸得那名男子手腕剧痛,水果刀当啷一声掉在了地上,东北汉子也动了真◇怒,上前连续几拳打了过去。

  张yáng也看不下去了,从铺上下去,分开他们两个,劝道:“别打了,再打闹出人命了!”

  此时乘警听到动静赶了过来,两名乘警声音严厉道:“干什么?都干什么?◎▲全都给我住手!”

  那名被打的男子恶人先告状道:“乘警同志,他打我!”

  东北汉子道:“麻痹的,打的就是你,大半夜的不好好睡觉,跑这儿发起情来了。”

  乘警看了看两人,又看了看★张yáng,最后目光来到那女子身上,问道:“说吧,到底怎么回事儿?”

  那女哭哭啼啼道:“我们是未婚夫妻,我们谈恋爱,也没招他惹他,他冲上来抓住我对象就打!”

  东北汉子道:“谈恋爱我管不着,你们俩在床上乱搞,影响我休息我就得管!”

  “你胡说,谁乱搞了!”

  乘警道:“都少说两句,别吵吵闹闹的影响全车人休息。”

  东北汉子道:“你们再敢胡搞,我他妈还揍你!”

  两名乘警商量了一下,临时那对青年男女调换了包厢,反正这趟车空得很,只有把他们分开才能保证不再出事。

  那对青年男女走了,包厢内顿时清净了不少。

  东北汉子拾起地上的易拉罐◇递给张yáng道:“大兄弟,刚才谢谢了!”

  张yáng笑道:“有啥好谢的,你yào是不出手,估摸着我就出手了。”

  两人都笑了起来,东北汉子伸出手和张yáng握了握,张大官人心中倒是▲◇递给张yáng道:“大兄弟,刚才谢谢了!”

  张yáng笑道:“有啥好谢的,你yào是不出手,估摸着我就出手了。”

  两人都笑了起来,东dìgěizhāngyángdào:“dàxiōngdì,gāngcáixièxièle!”

  zhāngyángxiàodào:“yǒusháhǎoxiède,nǐyàoshìbúchūshǒu,gūmōzhewǒjiùchūshǒule。”

  liǎngréndōuxiàoleqǐlái,dōngběihànzǐshēnchūshǒuhézhāngyángwòlewò,zhāngdàguānrénxīnzhōngdǎoshì满抗拒的,这货刚才还用手搓脚丫子呢,不过人家主动示好,总不能拒人于千里之外。东北汉子道:“我叫朱兴旺,是延东人!”他想起了一件事,从衣服里面找出一个名片夹,抽出一张名片递给了张yáng。

  张yáng拿起名片一看,上面写着延东兴旺集团董事长。

  兴旺集团张yáng并不陌生,东北最有影响力的民营企业之一,最近中央台的广告中经常可以见到,他有些诧异道:“兴旺集团,是东北最大的参业集团吗?”

  朱兴旺嘿嘿笑道:“参业只是一部分,俺还搞农业、裘皮制衣。”

  张yáng真是没想到这个其貌不yáng的东北人竟然是东北赫赫有名的企业家。张yáng道:“失敬失敬,原来你是名人啊!”

  朱兴旺笑道:“啥名人啊!都是别人抬举我,大兄弟,刚才多亏你救了我一命,你就是我的救命恩人。”

  张yáng笑道:“我叫张yáng,在南锡市体委工作。”

  朱兴旺道:“我◆请你喝酒吧!”

  张yáng也是个好酒之人,朱兴旺盛情邀请,他当然不会拒绝。

  朱兴旺道:“我这里有烧鸡、牛肉,还有我们集团生产的粮食酒,纯粮酿造!”他拉开自己的旅行袋,从里面拿出烧鸡○牛肉,本想下手去撕,忽然想起自己没洗手呢,笑道:“我去洗个手!”

  张大官人心说,你总算想起来洗手了,yào是不洗,我可不敢吃你搓脚丫子的手撕开的烧鸡。

  朱兴旺很快就回来,这会儿功夫张yáng已经把烧鸡给撕好了,查薇给张yáng也带了吃的,张yáng用刀破开了两个酱猪蹄。

  朱兴旺拿出他们集团生产的黑土酒,给张yáng的茶杯里倒上,自己也倒了一茶杯,两人就喝上了。张yáng道:“朱总去哪儿啊?”

  朱兴旺笑道:“别叫我朱总,看得起我就叫我声朱大哥,我是去东江的,后天有个全国地方特产博览会,我们集团有展台,我的员工两周前就过去准备了,前期开展的不错,我这次去是为了签几个大单。”

  张yáng笑道:“兴旺集团很有名气,中央台经常看到你们的广告。”

  朱兴旺道:“我是农民出身,没啥文化,不过我们集团从来都是诚信为本,只yào做到这一条,事业就能越做越大。”

  张yáng道:“朱大哥,有时间的话可以去南锡转转,我可以帮你介绍相关单位,看看有没有合作的可能。”

  朱兴旺道:“行啊,我忙完了这个博览会,如果有时间就去你们南锡转转。”

  朱兴旺有着东北人特有的豪爽和直率,如果没有张yáng关键时刻的出手,他肯定免不了受伤,两人聊得很投机,一直喝到零点方才休息。

  第二天清晨,朱兴旺在东江下车的时候还特地送了一盒人参给张yáng,两人互留了通讯方式以便今后联系。

  回到南锡,张yáng打车直奔体委而去,来到体委首先就看到他停在院子里的皮卡车不见了,张yáng有些奇怪,虽然国安方面说yào把皮卡车给收回,可自己还没回来,车辆怎么就没了?

  体委副主任崔国柱听说张yáng回来了,赶紧过来和他见面,张yáng问了问,知道新近体委工作还算稳定,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

  崔国柱道:“张主任,您☆回来就好了,新体育中心那边,咱们的办公楼已经装修的差不多了,我们几个都过去看过,已经具备了办公条件,就等着您定日子搬家呢。”

  张yáng点了点头道:“回头我去看看。”

  常海心也从信●huíláijiùhǎole,xīntǐyùzhōngxīnnàbiān,zánmendebàngōnglóuyǐjīngzhuāngxiūdechàbúduōle,wǒmenjǐgèdōuguòqùkànguò,yǐjīngjùbèilebàngōngtiáojiàn,jiùděngzheníndìngrìzǐbānjiāne。”

  zhāngyángdiǎnlediǎntóudào:“huítóuwǒqùkànkàn。”

  chánghǎixīnyěcóngxìn息中心过来了,看到张yáng,美眸之中不禁流露出一丝喜色,崔国柱离去之后,常海心道:“张主任很敬业啊,才下火车就赶过来上班了。”

  张yáng道:“不是急着上班,是急着见你。”

  常海心俏脸微红,轻声道:“鬼才信你!”心中却甜丝丝的极其受用。

  张yáng道:“我的皮卡车呢?”

  常海心道:“我正想说这件事呢,突然被人开走了,我问过门卫,门卫说没看到。”

  张yáng道:“没看到,这么大一皮卡车从这里开出去他会没看到?看来咱们的保卫制度有问题,以后还得重点抓抓。”

  常海心道:“该不是真的丢了吧,赶紧报案吧!”

  张yáng心里明白是国安把车给弄走了,摇了摇头道:“算了吧,那破车也不值几个钱。”他心中对国安的这一作为还是有些不爽的,皮卡车虽然是国安改装的,可壳子毕竟是自己的,他们不能说拿走就拿走,连根螺丝都没给自己留下。

  常★海心道:“你刚下火车,不回去休息啊?”

  张yáng道:“走了这么久,总觉着有些不安心,回来看看心里才踏实。”

  常海心道:“回去休息吧,养好了精神再来上班也不迟。”

  张yá◎ng道:“成,我先回去。”

  常海心道:“我刚好yào去新体育中心,顺路送你吧。”最近常海心忙于新信息中心的准备工作,每天多数时间都在体委新办公楼那里。

  张yáng点了点头,常海心现在开得是二哥常海龙的那辆奥迪,常海龙新换了一亮奔驰,这辆奥迪就送给了妹妹,奥迪车重新喷漆装饰过,喷成了法拉利红色很炫目,张yáng坐进去之后啧啧赞道:“如果不是看车牌,我还真以为是买了辆新车。”

  常海心笑道:“全都是赵天才的功劳,袁波接下了一间汽修厂,让赵天才负责,我这辆车他帮我装修的,我二哥埋单!”

  张yáng笑道:“你那点工资的确开不起。”

  常海心道:“本来我是不想开车的,可最近整天到处跑,老是用单位的车也不好,反正我二哥答应车辆的一切使用费都由他来承担。”

  张yáng道:“他最近生意做得红火,帮妹妹养辆车算不上什么。对了,你海天回来了吗?”

  常海心道:“最近在岚山呢,刚刚从江城制药厂辞职回家,我爸把他狠骂了一顿。”

  张yáng笑道:“老爷子脾气还是那么暴躁?”

  常海心莞尔笑道:“不是暴躁,是霸道,他认为我哥应该稳定今年,我哥想出来单干,我爸有些接受不了他的这种思想。”

  驶过新体育中心的时候,常海心没停车,她想先送张yáng回去,张yáng道:“慢着,先去看看咱们的新办公楼。”

  常海心这才改变了方向,驾驶汽车驶入新体育中心工地,体委新办公楼前面的大路正在铺设,两旁的绿化也在同步进行,暂时车辆无法通行,他们从体育中心里面绕行,张yáng发现体育中心的各大场馆主体建设已经基本完工,现在正在进行紧张的内外装修工作,看来梁成龙的丰裕建设工作效率还是蛮高的。主体育场的外立面和内部装修已经全部完成,周围的绿化和水系建设正在进行之中,负责这些工程的就是常海龙的装饰公司。

  常海心在距离新办公区五十米的地方停下车,和张yáng一起向体委新办公楼走去。

  临时小路很窄,因为刚下了雨的缘故,十分的泥泞,许多路段积水很多,他们踩着红砖走过,来到办公楼前,看到副主任李红阳正带着一群工人在哪儿往里面搬家具呢。

  张yáng笑道:“李主任忙着呢!”

  李红阳听到张yáng的声音,满面喜色的迎了上来:“张主任,您从京城回来了?”

  张yáng点了点头道:“家里一摊子事儿,走哪儿都放心不下。”

  李红阳笑道:“您是我们的主心骨,离开您我们体委就转不了。”

  张yáng笑道:“地球离开谁都照转,不是你们转不了,是你们对我产生了依赖性。”

  李红阳哈哈笑了起来,的确,张yáng在的时候,发生任何事都会抢在前头扛着,他们这帮人早已习惯了。李红阳陪着张yáng在新的办公楼上转了一圈,张yáng看到办公家具已经基本上齐全了,看来自己离开的这段时间,体委的工作效率还可以,他向李红阳道:“这边拾掇利索估计yào几天?”

  李红阳道:“大概一个星期就差不多了,主yào是等道路铺设。”

  张yáng点了点头道:“好,路通了咱们就搬家。”现在的办公地点是借南洋国际大酒店的,张yáng也不想在别人的地方老赖下去。

  他专门去看了常海心的信息中心,新信息中心一共分给了常海心半层楼,微机室、档案室、办公室一应俱全,常海心首先yào解决的就是人手问题,单靠她一个人可忙不过来。

  送张yáng回去的路上,常海心提出了这件事。

  张yáng笑道:“招聘呗,现在社会上大学生多得是,多选些有干劲有活力的年轻人,指标方面我来解决。”

  张yáng让常海心把自己送到了城东雅馨苑,这是梁成龙借给他用得一套三居室,主yào是梁成龙看这厮老霸着自己云曦山庄的别墅不还,只能在市内给他拾掇了一套房间。

  常海心本来没准备上楼,可张yáng让她上去陪自己说会儿话,一进房间,张yáng放下行李。抓住常海心的手臂将她的娇躯拥入怀中,常海心感觉自己的身躯在发烧,埋在张yáng的怀中,俏脸贴在张yáng的脸颊上,烫得吓人。张yáng垂下头去,室外的阳光透过阳台薄薄的纱帘投射进来,常海心娇慵无力的依偎在他的怀里,漂亮的脸蛋娇艳如火,引诱着张yáng紧紧将她揽入怀抱。她的身子火一般热烈,在张yáng怀里蠕动著,似乎在抗拒,又似乎以这样的方式让张yáng感受道她柔软肌体的厮磨。

  一股不可抑制的火焰在张yáng体内燃烧起来,他贪婪的捉住常海心的樱唇,吸允著她xiāng甜的,两手在她曲线优美的身体上不停的探索抚摸。海心鲜嫩的嘴唇被他紧紧的包含,娇滑的xiāng舌递入张yáng的口内,象蛇一般灵巧的挑弄吮吸,张yáng只觉心荡神驰,沉浸在这温柔的缠绵中。

  不知过了多久,他们亲密接触的唇才在彼此急促的喘息中分开,张yáng爱怜的看著眼前春意盈然的常海心,她原本清澈的眼眸此时水汪汪的,里面蕴含著无尽的柔情。他的大手探进她的衣服内,在她滑嫩的肌肤上摸索著向上攀登,终於,隔著一层极薄的衣物,他的手掌抚上了她丰盈坚实的胸膛,常海心微微颤抖著,一手揽著张yáng的腰,微微垂首避开他灼热的目光,另一纤手却滑到张yáng的胯间,小手轻轻的动了几下,就将他膨胀到极点的部分解放出来,刚刚感受到空气的清凉,常海心光滑温暖的小手就抚慰上来,柔柔的触摸,让张yáng舒服的长出一口气,原本停留在她胸膛上的手伸到她身后,微微用力,就将她温暖娇嫩的身子紧紧贴在自己的胸膛上,用自己强健的肌肉肆意摩擦她的娇躯。

  常海心的呼吸越来越急促了,可爱的小手却毫不放松对张yáng的,让一阵阵强烈之极的愉悦随著她的动作从张yáng的小腹下一直荡遍全身,让张大官人的**之火燃烧的汹涌澎湃,一口轻轻咬在她晶莹的耳垂上,低声道:“我受不了了,我yào你。”常海心重重的捏了张yáng一下,娇媚而羞涩的笑,正在张大官人心迷神驰之际,她却轻巧的从张yáng怀中闪开,让他顿时有种极度空虚失落的感觉。

  张yáng疑惑的望著常海心,她微笑著柔声道:“先洗个澡好吗?”张yáng闻了闻自己身上带着宿酒和烟草混合的味道,他也忍不住笑了。

  梁成龙提供给张yáng的这套房子装修得很好,卫生间里装的是整体浴室,张yáng**著身子让滚烫的热水冲刷,实在是舒服极了。卫生间的门无声无息的开了,常海心蓬松著秀发,腰腹间裹著一块纯白的浴巾走了进来,看到张yáng**的身体,脸上禁不住微微泛红,张yáng微笑著牵起她的手,将她拉进浴缸。常海心柔顺的倚在他的身边,张yáng稍稍侧了侧身子,将她的浴巾拉开丢在浴缸上,海心白嫩动人的身体立即纤毫毕现的呈现在眼前,坚挺圆润的双峰骄傲的挺立在胸前,光滑细腻的肌肤如同丝绸般散发著晶莹的光泽,☆纤细的腰肢,修长的**,浑身上下找不出丝毫的xiá疵。

  目睹如此活色生xiāng的情景,张大官人的身体立即作出了最自然的反应,常海心向他靠近了一些,张yáng爱不释手的轻抚著她暖玉般温润的x■iāng肩,再向下滑动,从她的背部滑过细腰,然後在她丰满结实的臀部轻轻的揉捏。

  或许是因为人的身体在水中特别敏感的缘故吧,常海心被张yáng的爱抚弄得轻声,身子似乎都站不稳了,软软的倒向他的怀抱。常海心娇嗔著抓住他正在自己身上到处游走的双手,柔声:“你还没洗完吗?到外面等我好吗?”张大官人厚着脸皮道:“等不及了,再等血管都yào爆了。”

  “可是……”

  “没什么可是!”◇张yáng一把已经将常海心从浴缸中抱了出来,然后迅速的用浴巾将她裹住,在常海心的娇笑和抗议中把她放在了床上。窗帘早已放下,卧室内的光线非常黯淡,常海心躺在张yáng的身下,朦朦暧昧的氛围中,她的酥胸剧◇烈起伏着,张yáng听着她有些急促的心跳声。一种温情油然而生。

  不知道为什麽,在这温柔旖旎的时刻,张大官人感觉自己有些激动,仿佛发现自己也有些紧张,可能是太久没有经历过温柔的缘故,他抚摸常海▲心娇躯的时候微微颤抖,他们的心跳变得越来越急。张yáng搂住常海心清凉嫩滑的娇躯,让她玲珑浮凸的**全无间歇的紧贴著自己,轻轻的抚摸著她细腻的美背,常海心的娇躯在他的怀中微微战栗着,诱人的呼吸一下一下●■轻轻的喷在张yáng的脸上,张yáng知道她正在等待自己的亲吻。心头不由得一热,低头捉住她的樱唇,她滑腻灵活的xiāng舌立即游进张yáng的口内,灵巧而又温柔的搅拌,两人舌头亲密的缠绕在一起。在张y★áng的亲吻和抚摸下,常海心肌肤的温度也逐渐升高,张yáng从她的俏脸开始,慢慢向下亲吻,曲线柔美的粉颈,光滑圆润的肩头,小巧的耳垂,常海心在他的亲吻下终于发出无可抑制的,从这一刻开始,她娇柔婉转的就再也没有停过,象一把美丽的小提琴般完全受张yáng的操纵而演奏出让人心荡神驰的乐曲。

  渐渐的,常海心的娇躯完全向张yáng开放了,让他能够深入自己的最深处,她的喘息让张yáng兴奋,她的的肌▲肤水一般的清凉。而她的内里却火一般炽热,。她在张yáng的身下辗转逢迎,娇躯扭动著,著,一次又一次的被张yáng送上了**的顶峰……

  激情过后,两人偎依着躺在床上,常海心软绵绵的娇躯温柔的依□偎在张yáng身边,白嫩的小手柔情万千的抚摸著他健硕的身体。她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慌慌张张的爬起身来,围上浴巾向卫生间冲去。

  张yáng猜到了什么,不由得笑了起来。

  过了好一会儿,才看到常海心有些沮丧的回来了,张yáng掀开被子,把她拥入怀中,温暖着她的身子:“干嘛去了?”

  常海心的俏脸微微泛红,小声道:“我不在安全期……你又……”说到这里她说不下去了,羞得钻入张yáng的怀抱中,挥拳捶着他的胸膛:“你坏死了!”

  张yáng道:“放心没事的。”

  常海心道:“怎么会没事?”

  张yáng没有把自己神奇的内力杀精的功夫告诉她,笑了笑道:“我说没事,你就是没事!”

  常海心道:“莫非……你……”

  张大官人看到常海心充满疑窦的眼神,不由得笑了起来:“你怀疑我有不孕症啊!”

  常海心红着脸道:“讨厌死了,你能不能正经★说话。”

  张yáng色迷迷道:“咱俩这么躺着,你让我跟你正经说话?我是没那意志力,海心,有进步,以后我会好好培养培养你。”

  常海心羞不自胜,难为情的去拧他的耳朵,女孩子经历了第一次○的迷惘,以后肯定会表现的越来越好,越来越懂得配合自己的爱人,因为她希望自己能让爱人快乐。

  两人嬉闹之时,常海心的手机响了起来,常海心马上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知道她手机号码的没几个,除了家人就是几个密友,她可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和张yáng现在在干什么。

  常海心拿起电话:“喂!”

  张yáng的大手却极其可恶的在她胸膛上捏了捏,常海心的声音有些异样。

  打电话来得居然□是秦清。

  秦清道:“海心啊,我是秦清,中午我到南锡处理一些事情,一起吃饭吧!”

  “啊!”常海心吃了一惊,她向张yáng看了一眼,心中不由得慌乱了起来,仿佛偷东西被抓住一样,产生这种○心理并不奇怪,因为常海心一直都知道张yáng和秦清之间的关系暧昧莫名。现在自己和张yáng就躺在一张床上,突然接到秦清的电话,她竟然产生了一种内疚的感觉。

  常海心道:“秦市长……中午……”她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了,目光求助的看着张yáng。

  周一推荐票极其重yào,希望看完本章,大家随手留下推荐票!RO!~!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