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五章【门户之见】(下)


  张长扬倒没觉着什么,谁也不是shēng来什么都经历过,赵铁shēng紧张也在所难免。

  丁巍峰示意服务员倒酒,服务员给赵铁shēng倒酒的时候,赵静提醒道:“爸,你身体不好,少喝点!”

  赵铁shēng愣了一下,其实他身体好的很,女儿提醒他的原因是,赵铁shēng喝酒之后管不住嘴巴,喜欢胡说八道,万一说错了话,肯定闹得大家都尴尬。赵铁shēng笑了笑:“嗯…………那…………我胃不舒服“…不喝了………

  丁巍峰笑道:“少喝一点吧,不勉强!”

  徐立华道:“少喝一点!”两家人头一次见面,赵铁shēng要是一口不喝也说不过去。

  酒倒好之后,丁巍峰端起酒杯微笑道:“老赵ā!欢迎你们一家来东江做客,咱们一起同干一杯!”

  “嗳!”赵铁shēng等他说完,咕——口就bǎ杯中酒给喝了,赵铁shēng认为喝得越痛快越是对主人的尊重。

  丁巍峰也看出赵铁shēng是个实在人,他也bǎ杯中酒喝了,张扬一直都没说话,今天他只需要扮演好晚辈的角色。

  三杯酒下肚之后,丁巍峰道:“老赵ā,你在江城是做什么工作的?”这句话就表明丁巍峰并不了解赵静的家庭,甚至在这次见面之前,他都没有搞清楚赵铁shēng是住在江城还是春阳。

  赵铁shēng道:“丁〖书〗记,俺家住在春阳,我是春阳农机厂的工人,现在已经内退了。”

  “哦!”丁巍峰应了一声,向徐立华道:“嫂子呢?”

  赵铁shēng道:“在家,她一直没工作,在家洗洗衣服做做饭,就是家庭妇女。”

  赵铁shēng介绍这些的时候说的很坦然,张扬听得也很坦然”因为赵铁shēng说的是实话,赵静却bǎ头垂了下去,父亲的这番话让她感觉到有些自卑,虽然和丁兆勇恋爱的时候,她竭力想忽视两人之间的门第差距,可事实仍然摆在那里,无论她想或不想,事实都存在。

  丁巍峰端起酒杯道:“老赵,你们不容易ā,没有忽视对子女的教育,为国家培养了一今年轻的干部,还有一位大学shēng。”

  赵铁shēng和丁巍峰碰了碰杯子,因为酒精的缘故”他这huì儿说话自如了许多:“说起来我挺对不住这俩孩子的,小静能上大学,全都是因为他哥,当初她的成绩并不好,幸亏三儿给她争取到了保送名额………”

  “爸!”赵静心里这个急ā,父亲一沾酒,说话就没有bǎ门的。

  钱惠敏听在耳里,心中是越发的不待见赵静了”轻声道:“无论有没有参加高考,毕业证都是一样的。”

  丁兆勇赶紧为赵静说话:“小静成绩很好,在同届毕业shēng中也是名列前茅。”

  钱惠敏道:“不是还没毕业吗?”

  丁兆勇道:“我们都说好了,等毕业后小静就加入我的公司,我们俩一起开创事业。”

  钱惠敏道:“说起这件事我就有些不理解了”当老师多好的职业?非得要去做shēng意?”

  丁兆伟帮忙说话道:“现在不都流行下海吗?连我有时候都动心了,你看兆勇现在车是一辆一辆的换,我都是开部队的车”凭我们两。子的那点工资,这辈子也买不起自己的车。”

  钱惠敏道:“有钱什么好?有钱是非多!”

  丁兆勇笑道:“妈,我还真不是个有钱人,跟我一起玩儿的,陈绍斌、粱成龙他们都比我有钱。”

  钱惠敏道:“粱成龙肯定比你有钱,他本来公司就不小,清红又是天骄集团的董事长”门第出身,听说他们两口子就快有孩子了”真好,这样门当户对的婚姻才让人羡慕。”

  钱惠敏说出门当户对这四个字的时候赵静的脸刷一下就白了,她内心中刀割般难受。

  张扬只差没站起来骂娘了,感觉手忽然一紧,是妹妹抓住了他,赵静了解自己这个小哥的性情,钱惠敏的这番话肯定huì触痛他的神经。

  赵铁shēng也脸红了,不过好在喝酒,别人看不出来,他摸出一盒烟,抽出一支递给丁巍峰,丁巍峰微笑着表示不huì,赵铁shēng自己点了一支烟。

  钱惠敏厌恶的皱了皱眉头,闻到烟味儿,夸张而剧烈地咳嗽起来。

  赵静有些抱怨的看着父亲。

  赵铁shēng愣◎了一下,含在嘴里的烟颤抖了一下,然后他迅速拿起香烟摁灭在烟灰缸里。

  丁兆勇意识到自己必须要说话了,不能让场面继续恶化下去,他笑道:“今天大家都在,我和小静想宣布一件事,我们打算五一节结婚。”▲◎了一下,含在嘴里的烟颤抖了一下,然后他迅速拿起香烟摁灭在烟灰缸里。

  丁兆勇意识到自己必须要说话了,不能让场面继续恶化下去,他笑道:“今天大家都leyīxià,hánzàizuǐlǐdeyānchàndǒuleyīxià,ránhòutāxùnsùnáqǐxiāngyānènmièzàiyānhuīgānglǐ。

  dīngzhàoyǒngyìshídàozìjǐbìxūyàoshuōhuàle,búnéngràngchǎngmiànjìxùèhuàxiàqù,tāxiàodào:“jīntiāndàjiādōuzài,wǒhéxiǎojìngxiǎngxuānbùyījiànshì,wǒmendǎsuànwǔyījiējiéhūn。”

  他说完之后所有人都静了下去,赵静的脸上重新浮现出幸福而甜美的微笑,未来婆婆对她的态度她早就领教过,不过只要今天顺利的定下婚事,受点委屈也算不了什么,本来赵静最担心的就是张扬,她害怕哥哥按捺不住性子,可今天他一直表现的很好,没这么说话。

  丁兆勇看到无人回应,他端起一杯酒来到赵铁shēng面前:“赵叔,我敬您,我和小静是真心相爱,您就同意我们的婚事吧。”其实赵铁shēng对他们的婚姻一开始就赞成,丁兆勇这么说,是要给赵家圆面子,也等于间接为母亲的那番刻薄话道歉。

  赵铁shēng笑着接过那杯酒道:“好,好,你们俩结婚,我欢喜的很,开心得很……”

  钱惠敏冷淡的声音再度响起:“兆勇,你说的是明年五一还是今年五一?”

  丁兆勇愣了一下,来之前和母亲说的好好的,她今天看来真的要借题发挥了,丁兆勇笑道:“妈,今年五一!”

  钱惠敏道:“赵静,今年五一你还没毕业吧?大学都没上完,怎么结婚?”一句话让现场的气氛顿时到了冰点。

  丁兆勇道:“妈,我们没打算大操大办“…………”

  钱惠敏道:“婚姻是一辈子的大事,怎么能当成儿戏呢?我还以为是明年五一,怎么突然变成了今年五一?赵静大学都没毕业,你们就这么急着结婚?”其实钱惠敏当然清楚儿子要和赵静在今年五一结婚”她之前反对过,后来因为儿子的坚持而沉默,可她一直都没表态同意,现在当着赵家的面说出来,搞得赵家好不尴尬。

  赵铁shēng和徐立华的脸色都很难看他们有些后悔这次的东江之行了,他们过来是为了两家人见面,bǎ婚期定下来的,可没想到丁兆勇的母亲对这件婚姻如此抵触,他们本来就觉着自己高攀不上丁家的门楣,这huì儿更觉着难过。

  张扬想要发作,可赵静始终抓住他的手,张扬清楚的感觉到妹妹的手变得冰凉。

  丁巍峰还算是顾全大局他笑着解释道:“兆勇、赵静,你妈没有反对你们结婚的意思,就是说你们现在的状况,是不是有点急了?是不是等到毕业之后再说?年轻人嘛,毕竟要以学业为重,老赵,你说是不是ā?”

  赵铁shēng没说话,端起酒杯默默抿了一口他心里憋屈,可再憋屈也得忍着,他知道人家嫌弃的不是自己闺女,嫌弃的是他们这个家庭,身为赵静的父亲他没本事ā,让人家看不起。

  丁兆勇道:“爸,妈我和小静已经考虑好了,我们定下的事情不huì改变,今年五一我们就要结婚。”,他说得斩钉截铁,没有半点可以回旋的余地。

  赵静痴痴看着丁兆勇,能够得到他如此对待自己,刚才受到那点委屈根本不算什么。

  张扬望着丁兆勇也流露出几分欣慰,这样的场面的确轮不到自己说话就算是存在问题,也应当由丁兆勇和赵静解决丁兆勇是条汉子,关键时刻敢于担当赵静这次没看走眼。

  丁巍峰笑了笑,没有说话,但是从心底他对这场婚姻也是抗拒的,不过他没有那么激烈罢了,他认为妻子的发难有一定的道理,他认为儿子的婚姻充满了太多冲动的成分,拖延一段时间,给他自己一段时间,一个冷静的过程,也许过眸子他huì重新考虑婚姻的问题。

  钱惠敏道:“兆勇,你还年轻,很多事情你不懂,赵静也一样,年轻人,多bǎ心思放在工作和学业上,不要一门心思的想着情情爱爱,耽误自己也耽误别人!现在不冷静对待,以后后悔就来不及了!”,丁兆勇道:“妈,我考虑的很清楚,我也足够冷静,我喜欢赵静,我认准了她,我要和她结婚,我要和她shēng活在一起。”

  赵静很感动,她感到自己应该说一句话了,她轻声道:“钱阿姨,我知道我很多方面做得还不够好,可是我以后一定huì努力做好,我和兆勇是真心相爱的……”

  钱惠敏今天大有豁出去的架势,她冷笑了一声道:“真心相爱?这样的话我很熟悉,你们这一代的感情我不理解,我也不相信,你们这一代做事太现实,太有目的性!”

  赵静的脸刷一下就白了,她用力咬着嘴唇,委屈的泪水就快夺眶而出。

  赵铁shēng默默端起酒杯,他bǎ碲杯酒一口给喝完了,然后bǎ酒杯轻轻放在桌上,站起身道:“这婚不结了!”,所有人都愣了,赵静忍不住叫了声:“爸!”

  赵铁shēng站起身,他的腰杆挺得笔直,有shēng以来他还从没有挺得那么直过,他看着钱惠敏:“俺不huì让闺女嫁入你们家的,你们的儿子是块宝,俺们家的闺女也不是根草!俺没啥学问,也没啥见识,可俺知道俺闺女是个好娃儿,就算是有不对的地方,也轮不到外人教玉,该打该骂俺自己huì出手,别人说俺闺女一个不字,我他妈就跟她拼命!”赵铁shēng双目一翻,目光之中几乎要喷出火来。

  钱惠敏被他看得内心不由得一颤。

  徐立华也站起身来:“老赵,咱回家!”,她的目光己经湿润。

  张扬嘴唇抿得很紧,从他认识赵铁shēng以来,对这个继父一直都没有什么太好的印象,可今天赵铁shēng的这番话推翻了过去他对他所有的恶劣印象,赵铁shēng也是一个好父亲,在乎女受到委屈的时候,他一样可以爆发出无穷的勇气,他同样huì不惜一切来捍卫儿女的利益。

  丁巍峰陪着笑道:●“老赵,别shēng气,咱们不谈这些不开心的事,吃饭,吃饭!”,赵铁shēng道:“你儿子bǎ我们请来就是谈婚事的,我没吃过饭?既然不开心,婚事不谈了,我跟你谈什么?扯犊子!”此时的赵铁shēng眼中★的丁巍峰光环尽褪,什么省政法委〖书〗记,狗屁,你为了你儿子,我为了我闺女,都是当爹的,谁怕谁?

  张扬依然没说话,起身准备离去,他用实际行动表达对赵铁shēng的支持。

  赵静一看家人要走,有些慌了,丁兆勇也慌了,赶紧过来挽留。

  赵静知道父亲脾气倔,犯了脾气,谁都劝不来,她抓住母亲的手臂道:“妈!”

  徐立华道:“走!”,丁兆勇道:“赵叔,徐阿姨,好好的别shēng气,咱们坐下来好好谈谈行吗?”他是真心挽留。

  赵静道:“妈,爸,别shēng气,你们误huì了。”她又向丁巍峰和钱惠敏道:“丁叔叔、钱阿姨,我爸脾气直,平时说话就是这样,你们千万别介…………”,她的话还没说完,徐立华忽然扬起手狠狠给了她一记耳光,这一巴卑bǎ赵静打懵了,也bǎ所有人都震住了。

  赵静捂着面孔,委屈的泪水止不住的流了下来:“妈……你…………”,徐立华心疼的望着女儿,她一字一句道:“我从小就教过你,咱们虽然是平民老百姓,可咱们堂堂正正做人,别人看低咱不怕,无论任何时候自己不能看低自己,打你,因为你是我闺女,打你是要你记得,人活在这世上图的就是一个尊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