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七章【本性】(中


  黄军道:“没问……不是让我别惊动tā吗?我就站在一旁看tā们开药,tā也没什么,就是把药开完就走了,我记住了几样药名,问了一下,全都是抗肿龘瘤药物。”

  张yáng道:“继续盯zhetā,我马上过去!”

  黄军道:“得嘞,赶紧到,让我做贼还成,警龘察的活儿我还真干不了,太tā妈累了。”

  张yáng问明了黄军现在的地址,马上赶了过去,梁成龙闲zhe没事要跟zhe凑热闹,张yáng让丁兆尊和赵静回家,和梁成龙一起开车前往和黄军会和。

  tā们在鼓楼广场见到了黄军,黄军一见到张yáng就叫苦不迭的埋怨道:“我这两天跟zhetā,腿都跑细了。”

  张yáng笑道:“别埋怨,回头我请吃饭!”tā把梁成龙介绍给黄军认识,黄军对梁成龙闻名已久,tā笑zhe和梁成龙握手道:“梁总,久闻年夜名,最近我也组织了一个建筑公司,以后有什么活照顾照顾。”

  梁成龙笑了笑,嘴上zhe没问题,心底对黄军这种混社会的混混儿却很是不屑。

  张yáng道:“李同育呢?”

  黄军指了指不远处停车场的一辆黑色桑塔纳:“那是tā的车,tā去买报纸了!”

  张yáng道:“先上车再!”

  tā们一起上了梁成龙的车,过了没多久,就看到李同育走了过来,tā并没才急zhe上车而是四处看了看,然后接了一个德律风,随手将报纸扔到了垃圾箱里,这才开zhe那辆桑塔纳向远方驶去。

  张yáng道:“跟zhetā!”

  黄军道:“还跟!就tā那样,也不像是违法乱纪的坏分子!”

  梁成龙道:“跟得了tā一天,跟不了tā一辈子!”

  张yáng道:“我总觉zhe这人很不仇家,咱们跟一段,看看tā干什么!”

  李同育简直刚从医院里出来tā去医院的目的只是开药,最近几天感觉身体越来越虚弱了,tā意识到自己在这个世界上应该没几天好活了。人在死首总会习惯性的对自己进行一个总结,李同育也不例外,回顾自己即将过去的一生,tā发现自己居然一个真正的朋友都没才,李同育知道自己不成能交到朋友自从最好的朋友宋怀明抢走了tā的至爱楚静芝,tā就对朋友这两个字产生了矛盾,tā再也不相信友情,tā甚至不相信任何人,李同育扰如一个游魂,孤独的游荡在人世间现在tā又行将离去。tā没才时间了,虽然tā很想报仇,很想去折磨宋怀明,想让tā痛苦一生,李同育不甘心这样离去,为什么命运待tā如此不公,所有不幸的事情全都落在tā的头上,而偏偏又如此眷顾宋怀明,这样的人,无论是感情还是事业都如此满意?

  李同育看了看后视镜中的自己脸色惨白,暗淡的目光显得毫无生机李同育感觉自己要死了,其实tā的这颗心早就死了,自从楚静芝嫁给宋怀明的那一天,tā的心就死了……

  德律风再次响起,李同育拿起德律风:“喂!”

  “钱到账了!”

  “做该做的事!”李同育完停顿了一下:“等等,我想亲眼看脱手!”

  对方笑了起来:”不相信我?”

  李同育道:“不是不相信就是想亲眼看看!”

  “衡山路,知秋园,她们带孩子玩呢,出门的时候我脱手。”

  “好我马上到!”

  柳玉莹最近几乎每天城市和保母带儿子出来散步,让tā感受一下正午的阳光,让tā呼吸一下新鲜的空气知秋园距离省委年夜院不远,不到一公里的距离柳玉莹和保妈推zhe婴儿车步行走到这里,柳玉莹的心情很好,有了这个孩子,家tíng才真正完整起来。

  在知秋园转了一圈之后,她们回去了,车内的庚新已经睡zhe了,柳玉莹望zhe熟睡的儿子,露出会心的笑容,她很心的将毛巾被给儿子盖好,然后放下童车的纱罩,向保妈轻声道:“回去吧!”

  李同育把车泊在知秋园的门外,静静望zhe知秋园年夜门口,tā看到了柳玉莹,看到了她和保母一起推zhe童车,谈笑zhe走了出来。李同育咬了咬嘴唇,tā落下车窗,看到柳玉莹又突然停了下来,那孩子在哭,柳玉莹把儿子从童车中抱了出来,李同育清晰的看到那孩子天真可爱的脸,庚新的脸上还桂zhe两颗泪珠儿,阳光的照射下发出璀璨的光芒,李同育望zhetā的脸心中忽然生出一种异样的感受,tā看到了一个鲜活的生命,这生命正如一轮初升的太阳。

  张yáng和梁成龙tā们因为害怕被李同育发现,所以跟得很远,tā们不知道李同育为什么会到知秋园来,当柳玉莹呈现的时候,张yáng的面色禁不住一变,难道李同育要铤而走险?张yáng低声道:“欠好!”

  就在这时,一辆黑色的美丽轿车缓缓启动,启动之后忽然加速,冲zhe柳玉莹母子高速冲了过去。

  张yáng目眦欲裂,tā预见到了什么,夫吼道:“开车!冲过去!”

  梁成龙已经将车熄火,此时重新启动,再想冲过去肯定来不及了。

  柳玉莹听到车胎摩擦地面的声音,抬起头,她的俏脸马上变得煞白,她抱zhe儿子,根本没可能逃过这辆高速冲来的汽车。

  李同育看zhe眼前的一幕,tā的目光中没有欣喜,甚至tā的心中也没有感觉到任何即将年夜仇得报的欣快感,tā的眼前晃动zhe一张天真无邪的脸,李同育痛苦地闭上了眼睛,tā恍如听到了楚静芝愤怒的声音:“李同育,变了,再不走过去那个李同育!”

  李同育爆发出一声歇斯底里的年夜吼,tā的脚将油门踩到了最底,事实上她一直都没熄火。

  桑塔纳以惊人地速度向前冲去。

  柳玉莹抱zhe儿子想要逃走,可是两辆车同时向她冲来,她完全被吓傻了,她意识到这不会是一场意外,可是这样的状况下,她已经不知该怎么做,庚新似乎也意识到危险的来临,tā突然电脑访问停下了哭声。

  桑塔纳擦zhe柳玉莹的身边驶过,重重撞击在美丽车的侧方,将那辆美丽车撞得翻滚到了一旁,因为剧烈的撞击,桑塔纳前档的玻璃完全碎裂了。

  玻璃的碎片四散飞出,有很多向柳玉莹的标的目的飞去,她用身体阻挡zhe这些玻璃碎片,护卫zhe自己的儿子。

  美丽车中一个男人摇摇晃晃逃了出来,李同育也推开车门走了下去,满头满脸的血,tā迎向那名男子似乎想要阻止tā的下一步举动,那男子忽然yáng起手,一道寒光刺入了李同育的腹部。李同育死死抓住tā的手,tā感到bīng冷的刀锋刺穿了自己的身躯,刺入了tā的脏腑,李同育的脸上带zhe微笑……tā的喉头含糊不清的zhe什么。

  那名男子想要解脱tā,可是李同育死死抓住tā不放,tā只能一刀又一刀的刺向李司育。

  张yáng、梁成龙和黄军三人第一时间冲到柳玉莹的身边,张yáng年夜吼道:“呵护柳阿姨!”完tā就冲了过去,一脚将那名疯狂刺杀李同育的男子踢倒在地上,那名男子想要爬起来,张yáng出手绝不容情,抬脚踏在tā的右腕之上,咔嚓一声,那名男子的手腕已经被张yáng踩得破坏,张yáng随后一记重拳,将那名男子击晕在地。

  两名巡龘警迅速跑了过来,张yáng指zhe那名业已昏迷的男子道:”铛起来!”

  张yáng来到李司育身边,李同育四仰八叉的躺在那里,身下的鲜血已经流成了一条河,张yáng伸手点中tā身体的穴道,想帮忙tā止血,却被李同育染满鲜血的手掌抓住:“不……要……”

  “为什么要这样做?”

  李同育望zhe正午的太阳,眼前的一切变得模糊而虚幻,tā看到楚静芝身穿白裙漂浮在空中,历经多年,她依然容颜不改,还是那样年轻,那样美丽,李同育松开张yáng的手臂,带血的手掌伸向半空想要抓住楚静芝:“静芝……”

  tā看到楚静芝在向自己笑,看到她温柔的眸子里闪烁zhe晶莹的泪水,李同育的手颤抖zhe:“静芝……别哭……别为我哭……不值得……”

  楚静芝没才话,伸出洁白柔嫩的手握住tā带血的手掌。

  李同育道:“别弄脏了的衣服……”

  楚静芝温柔的笑,两颗晶莹的泪水无声飘落,落在李同育的脸上却酿成了阳光,她的影像在李同育的视野中变得模糊,整个人沙粒般随风逝去。

  “等我……”李同育颤声道。

  “坚持住!一定要坚持住!”张yáng年夜声道。

  李同育凄然笑道:“宋怀明……为什么要吵醒我……为什么……静芝要带我走了……我和她……再也不会分隔……”tā用尽全力紧紧抓zhe张yáng的胸口,似乎要将张yáng胸口的肌肉扯下一块来,然而tā的力量迅速的减退,没过多久,tā的手臂无力的垂落下去,瘫软在殷红色的血泊之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