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三章 【世态炎凉】(上)


  文国权的病情在迅速hǎo转之中,他微笑望着床头的那束鲜花,花瓣上还沾着新鲜的露珠儿,鲜花绿叶相互衬托的恰到hǎo处,让人感觉到赏心悦目。

  文玲道:“爸,你今天感觉怎样?”

 ◇ 文国权道:“感觉hǎo多了,刚刚量过体温,已经恢复正常,看来最艰难的时候已经过去了。”他示意文玲帮他打开电视机,新闻中正在播报着最新的疫情状况,事实上现在疫情的跟踪报道已经占据了相当大的一部分,文国◎权听完疫情播报,低声道:“情况hǎo像hǎo了一些。”

  文玲柔声道:“爸,你hǎohǎo休息,工作上的事情就别操心了,都说身体是**的本钱,没有一个hǎo身体,怎么继续您的**事业?”

  文国权笑了起来,在他的印象中,女儿已经很久没有表现出她开朗而幽默的部分,他也意识到女儿的身上发生了明显的转变,确切地说,应该不是转变,而是一种回归,在某种意义上,现在的文玲才是他熟悉的那个女儿。文国权伸出手握住女儿的手,他已经知道文玲的身上拥有口型冠状病毒抗体的事情,所以不必担心将病情传染给她。文国权深有感触道:“咱们父女俩有阵子没这么说话了。”

  文玲笑道:“wǒ断断续续睡了十几nián,你就是想跟wǒ说话也没有机会。后来,wǒ虽然醒了,可总觉着一切都变了,wǒ把自己过去的一切忘得干干净净。”

  “甚至忘记了wǒ这个父亲!”文国权苦笑道。

  文玲道:“爸,wǒ知道自己做了很多错事,对不起!”

  文国权宽厚的大手紧紧握住女儿的手道:“是爸的错,是wǒ疏忽了对你的照顾,wǒ知道,你的本性是善良的,很多事你并不想做。”

  文玲道:“爸,如果可以,wǒ会尽量补偿自己所做的一切。”

  文国权望着女儿,仿佛重新认识她一样。过了一会儿,他方才叹了口气道:“小玲,过去的毕竟已经过去,无论你做过了什么,发生过的事情已经无法改变了,爸只想你平平安安的开始新的生活,你明白吗?”

  文玲点了点头。

  父女俩促膝长谈的时候,罗慧宁也把张扬叫了过去,昨晚发生的一切让她感到非常的困惑,她认为张扬一定知道什么?而且有事在瞒着自己。

  ◎罗慧宁道:“昨晚文玲是不是去了乱空山?”

  张扬点了点头:“wǒ曾经在那里见过她一次,所以wǒ才到那里找她,果然在龙脊采石场外看到了她的车,可是wǒ在采石场内并没有见到她,她把wǒ的车轮给扎烂▲了。”

  罗慧宁道:“接下来她去了哪里?”

  张扬摇了摇头道:“不知道,昨晚雨这么大,wǒ徒步怎么可能追得上她的qì车,wǒ只能先去了天池先生的香山别院,在那儿歇了一个晚上。”张扬信守对文玲的承诺,关于他们在香山别院发生的事情只字不提。

  罗慧宁道:“张扬,wǒ总是觉着心底很不踏实,老觉着会有不hǎo的事情发生。”

  张扬笑道:“干妈,你放心吧,wǒ看玲姐没什么不对,可能是你们母女之间太久没有沟通,所以才会产生这种忐忑不安的感觉口”

  罗慧宁道:“希望是吧!”她顿了一下又道:“wǒ甚至不知道,自己以后应该怎样和她相处……”

  张扬道:“顺其自然!”

  罗慧宁不解的向他望去。

  张扬道:“她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你不要干涉太多,wǒ看她需要一段时间来适应,你也需要不是吗?”张扬这样说更主要是因为他确信,文玲绝不是恢复了本性,她只是重新拾起了过去的某段记忆,没有人真正了解现在的文玲,很难保证她以后会做出怎样的事情。

  罗慧宁叹了一口气,她轻声道:“这两天,wǒ时常梦到天池先生,梦见先生对wǒ说,凡事都不要勉强,要顺势而为,过去wǒ一直对自己的人生期望很高,可是现在却真正体会到高处不胜寒的道理,世界永远是公平的,不可能让你得到所有的一切,在你得到的同时,也会失去很多的东西。”

  张扬若有所思。

  罗慧宁道:“wǒ已经跟他们说过了,以后你的出入不会受到限制,wǒ看得出你不喜欢住在这里,你爱去哪里就去哪里,只要这几天留在京城,有事能够让wǒ随时找到你就行,妈这两天心里不踏实。”

  张扬望着一脸疲惫的罗慧宁,从心底生出同情的感觉。

  张扬原本想去香山别院,陈雪最近都在那里,因为昨晚她受了伤,张扬想去看看她的恢复情况,可是一件突然发生的意外却让张扬改变了计戈,八卦门掌门史沧海打电话给他,告诉他老厨师曹三炮死了,死因也是感染了口型肆炎,昨晚发病,今天一早就抢救不治,曹老爷子没有亲人,徒弟在是不少,可听说他是因为口型肺炎死的,所以临终前竟然没有一个人在医院照顾,史沧海也是今晨得到消息前往的医院,正在安排曹三炮的身后事,曹三炮临死之前写了一册食谱,这本食谱点名道姓的要交给顾养养。

  史沧海和顾养养不熟,所以才联系张扬。

  张扬和曹三炮认识的时间虽然不长,可是这位老爷子古道热肠,任侠仗义,听到如此噩耗也是嗟叹不已,如果他能够早一点得到消息,或许能够帮助曹老爷子躲过一劫,人生时刻都充满着无法确定的因素,张大官人即使妙手无双,也无法主宰这些意外的发生。

  张扬联系了◇顾养养,顾养养最近一段时间都在美院深居简出,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已经影响到了太多人的正常生活,人们遵照政府的忠告,如无必要尽量不去公众场合,尽量少参加社会活动,平时熙熙攘攘的京城街道上也突然变得冷清,人◎们走路的时候都是匆匆而行,几乎每个人的脸上都蒙着口罩,口罩挡住了他们的面部表情,也阻碍了彼此间的情感表达,让人和人之间多出了一堵无形的屏障。

  顾养养从美院中一路跑了出来,她显得十分开心和欢快☆,嫩***的羊绒衫,深蓝色的牛仔裤,她也戴了口罩,不过口罩上画了一个笑脸,从这细节上可以看出她的乐观,看到张扬,顾养养笑了起来,她拉开车门坐了进去,摘下口罩:“姐夫,你怎么会在这时候来京城?”

  张扬微笑道:“遇到点事情。”

  “什么事?”顾养养知道,张扬很少会主动来找自己,尤其是在姐姐离开之后,他明显在疏远彼此之间的距离。

  张扬道:“曹老爷子去世了!”

  “什么?”顾养养惊诧的瞪圆了美眸,随即眼圈就红了,两颗晶莹的泪水顺着她的俏脸滑落:“怎么会这样?前阵子wǒ去看他的时候还hǎohǎo的,他还说要教wǒ厨艺呢。”

  张扬道:“口型肺炎,昨天感染的,送到医院之后突然加重,凌晨就去世了,现在他的尸体已经送往火葬场。”张扬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道:“曹老爷子留给你一本食谱。”

  顾养养道:“带wǒ去看他。”

  张扬点了点头,在这种非常时刻,顾养养还是表现出她的无畏和坚强,同时也表现出她人情味的一面,因为曹三炮是感染口型肺炎而死,连他的徒弟都不敢前往探望,顾养养能做出这样的表示,实在是难能可贵。

  张扬载着顾养养来到了殡仪馆,为曹三炮处理后事的只有史沧海,史沧海也没让徒弟们跟着过来,毕竟现在口型肺炎闹得人心惶惶,老百姓都是谈虎色变,曹三炮是他朋友,他不想别人也跟着冒风险。

  张扬和顾养养抵达殡仪馆的时候,史沧海已经取了曹三炮的骨灰,看到张扬他们过来,史沧海多少有些激动,他抚摸着骨灰盒道:“老东西,有人来看你了,终究你还是交了几个朋友。”

  张扬走上前去,将手放在骨灰盒上:“曹老爷子,wǒ来晚了,您一路走hǎo。”说话的时候,想起曹三炮昔日的音容笑貌,心中一酸,眼眶不由得有些热了。

  顾养养看到此情此景不由得哭了起来。

  史沧海道:“咱们谁都别哭,老曹这个人生性喜欢热闹,虽然一辈子孤苦伶竹,可他从没有什么烦心的事儿,wǒ是他老朋友,你们俩是他的晚辈,有咱们人给他送行,老曹走得安稳,他死前说过,不要办什么仪式,火化后就把他给埋了口”

  张扬点了点头:“成,咱们开开心心的把曹老爷子给送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