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七章 你做初一我做十五(中)


  丽芙明白了他de意思,叹\\1口气道:,“你呀,还算有点自知之明,

  可便宜不可能都让你一人给占了。。.com 更新超快”

  张扬道:“咱不谈感情,谈什么伤什么!”,端起酒杯和丽芙碰了碰道:“那啥,老邢到底犯了什么事儿?”,

  丽芙抬脚在坐下踢了他一下:“你这人就是有毛病,一是好色,二是好奇,老邢现在只是被列为怀疑对象,并没有说他一定就是内鬼。

  既然你都跟组织划小清关系了,就不要过问这些事,明白吗?”张扬点了点头,他喝\\1。酒道:“可我总觉着老邪不是那种人,你们是不是搞错了?”,

  丽芙道:“他有没有问题,你说了不算,我说了也不算,总之你记□住,以后不要再和他联络。”

  张扬道:“我现在才发现,当初退出组织真de很明zhì,如若不然,现在我岂不是也成了你们de怀疑对象?”丽芙喝\\1。酒道:“所以你要珍惜自己现在de生活,不要搅和◎到组织de内部事情中来。”她顿了一下又道:“不过以你dexìng情又不可能,你太喜欢多管闲事。”

  张扬道:“你说话可不公平,当初我老老实实de当我de国家干部,是你们主动找到了我头上,说起来,我de引路人就是老邪,你们说他有问题,我打死都不信。”,

  丽芙道:“你和他见面de事情我不会说,章睿融那里我也会做出交代,她应该不会把这件事透lù出去,以后你做事还是谨慎一些,尽量不要招惹不必要de麻烦。”,

  张扬道:“你呢?是不是意味着我以后也不能和你联络了?”,

  丽芙深蓝色de美眸中掠过一丝不易觉察de忧伤。她轻声道:“张扬,你想什么,我明白,可是我们de工作xìng质不同我们走得并不是同一条道路。”,她端起酒杯一饮而尽,起身道:“我该走了,还有……”,她明显有些犹豫,过了一会儿方才道:“R型病毒应该不是天灾,而是***现在所说de抗体,最早是在文玲de〖体〗内找到de。

  前者张扬从文国权de嘴里听到,可是文玲身上拥有R型病毒抗体de事情他并不知情,无论是文国权还是罗慧宁都没有向他透lù过这件事,听到这个消息张扬de脑子顿时有些乱,这件事de背后还真是复杂啊。

  丽芙已经走了,只剩下张扬一个人坐在那里,他想了很久还是想不透其中de原因,文玲de身上怎么会有口型病毒de抗体?

  无论R型病毒抗体是怎样发现de,普通老百姓是不会关注这个问题de,他们所关心de是这种抗体是不是〖真〗实有效,是不是可以起到杀灭R

  型病毒,彻底控制疫情de作用。事实证明,抗体是有效de,剩杳在全国范围内已经稳定了下来。

  张扬留在京城已经没有了特别de意义他向文国权夫fù说了一声之后,准备返回南锡,来de时候是直升飞机把他接来,走de时候自然用不了华么隆重,张扬买了火车票现在de火车票也很好买,人们尽量避免在这种非常时期出行。

  临行前de晚上,陈雪为他做了顿饭权当是为他送行,晚饭之后,张扬带着陈雪来到地下转了一圈,为了探索那条地下河,他专门买了一套皮筏。

  皮筏顺水而下,颇有一些溧流de感觉,张扬利用双桨有效地控制皮筏下行de速度带着陈雪来到了昔日金miǎn戍和隋宫几大高手对决de地方,陈雪单单是听张扬描绘当时de情景也感到触目惊心。望着石壁上长度达到两米以上de剑痕陈雪充满不可思议道:“人de力量竟然可以大到这种地步?金miǎn戍居然可以一剑劈开岩石?”,

  张扬道:“确切de说他用de不是剑,是刀那些拓片上de凄风苦雨剑就是他所创。”

  陈雪道:“按照你de说法,金miǎn戍★当时住在香山附近,所以他才会在这里留下这么多de东西。”,

  张扬点了点头道:“很有可能,他当初应该在这附近居住过,而且他de家人也应该在这附近,金陌戍刺杀隋炀帝未遂之后,估计当时并没有被捉住◇,他辗转来到了这里,可是他并没有想到隋宫高手也尾随而至,他们一直追到这里,金绢戍无路可退,陷入隋宫高手de包围圈中,在这里和他们展开了殊死搏战,最后所有人同归于尽。”,

  陈雪感叹道:“虽然没有亲眼见到,可是从这些拼斗到痕迹也能够想象出晋时战况de鸡烈。”

  张扬道:“我本来还以为能够在这里发现一些武功秘籍,又或是其他de秘密,可剩下de只有一柄长刀,一支矛头,还有几今生锈de箭镞。”

  陈雪道:“文玲在找什么?那块逆转乾坤到招片和金铂戍有关系吗\\1”

  张扬笑道:“但愿那块拓片上记载de只是武功秘籍。”

  陈雪道:,“如果她de〖体〗内真de有兰贵妃de意识,她会不会一心想回到自己de世界中去?”,

  张扬道:“你有没有想过?如果她真de是什么兰贵妃,她是通过何种方式来到二十世纪九十年代de?借尸还hún?可能吗?人de意识可以穿越时空吗?我是个***员,我是个唯物主义者,我才不相信这世上会有借尸还húnde事情。”陈雪淡然笑道:“你不相信,未必代表不存在。文玲既然那么重视那块拓片,说不定拓片上就有我们想要知道de谜题。”,

  张扬叹\\1口气道:“你de好奇心终究还是比我要更强一些,无论那块拓片上写de什么,我都不会去管了,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只要她老老实实做人,只要她不触犯我de利益,我才不会管她想干什么?”,

  陈雪没说话,可心中对张扬de这番话持有相当de怀疑态度,张扬会老老实实做人,鬼才相信。

  两人从地下河回来,张扬利用准备好de水泥和砖块将出入de洞口封闭,既然金miǎn戍和那几名隋宫高手已经长眠于此,以后还是不要打扰他们清静de好。

  人生总是充满着各种各样de巧合,张扬在火车站遇到了顾养养,顾养养黑长de秀发梳成了两条麻huā辫,红色夹克衫,蓝色牛仔kù,在人群中显得格外醒目,张扬挤开人群向她走了过去,来到顾养养身后伸手拍了拍她de肩头道:“养养!”,顾养养有些诧异de转过身来,当她看到张扬,俏脸之上lù出会心de微笑:“姐夫,这么巧啊!”,听到顾养养这句话,张扬愣住了,他本以为顾养养是专程过来送自己,此时才留意到她手里de旅行包,张扬道:“你要出去?”,

  顾养养集了点头道:“我去江城!”,

  张扬道:“也不跟我说一声,咱们好一路走啊。”顾养养道:“我还以为你都走了,不然肯定给你打电话。”,

  选择在这种非常时期出行de人并不多,顾养养见到张扬,跟着他去了他de软卧车厢,刚巧张扬所在de包厢没有安排其他人,顾养养持有de是硬卧票,张扬帮她补足了差价。

  张扬帮顾养养把行李放好,顾养养拍了拍手掌,在张扬对面de小

  chuáng上坐下,笑道:“我正怒一个人旅途寂寞呢,这下好子,有姐夫陪我说话了。”张大官人这会儿方才意识到和顾养养逍追并不是啥好事儿,这小

  妮子对自己de感情他早就心知肚明,虽然这厮de感情色彩缤纷,可他还是有〖道〗德观de,还是有原则de,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面对这位痴情de小姨子,张大官人必须要把握好分寸,保持适当de距离,不然他怎么对得起顾家,更愧对已经离开人世de顾佳彤。

  顾养养开心得很,一直以来她都在期待和张扬单独相处de机会,从京城到江城,需要十多个小时,今晚九点发车,明天清晨七点钟才到,他们有一夜de时间可以好好聊天,顾养养想到这一整夜都要和张扬单独呆在一起,心中既期待又有些紧张。

  张扬很快就调整好了心态,自己在情场方面可谓是身经百战,顾养养是他de小姨子,定位一定要准确,只要他心若止水,把顾养养当成妹妹看,自然不会怕她一个小女生,有道是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只要心怀坦荡,又有什么好怕de?

  火车开动之后,他们两人四目相对,突然觉着都不知该说什么,一起笑了起来。

  张扬道:“我忘了问你,去江城干什么?”,

  顾养养道:“我爸去了江城,听说和我哥闹得很僵,他们两人de脾气都很倔,家里就剩我们三个,我真不想他们之间de感情再出同题,所以我想去劝劝他们。”

  张扬点了点头,江城制药厂de事情他也知道,顾允知决定要收回顾明键de管理权,顾明键一向自视甚高,他是不会轻易把管理权交出来,所以父子间产生矛盾和分歧很正常,也是无可避免de。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