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二章【关心则乱】(下)


  张扬静静望着安语晨,低声道:“你安心,我一定会让你méi事,孩子也会méi事。..”

  安语晨道:“我相信你,可是我仍然要你承诺我,万一事情不如你想象中那样,我要你保住孩子。”

  张扬咬了咬嘴唇,méi有说话。

  安语晨忽然紧紧地抱住他,泪水无声留下,很快就沾湿了张扬胸前de衣襟:“我要你承诺我!”

  张扬轻轻抚摸着安语晨de秀发,心中感到难以形容de痛,◆斟酌良久刚刚低声道:“我承诺你!”

  坐在桑珠湖畔喝下午茶是一件极其惬意de事情,张扬亲手给陈雪泡了茶,徽笑道:“高山红茶,水是冰川雪水,你试试,在内地永远喝不到这样de味道。”

  陈◎雪淡然一笑,端起精美de茶盏,抿了一口,轻声道:“安小姐去休息了。”

  张扬点了颔首:“她de脉相还算稳定,距离预产期还有三十多天。”

  陈雪红色de唇从白色de茶盏上离开:“你很看重这个孩子?”有些话总有回避不了de时候。虽然张扬和安语晨自始至终都méi有认可过这个孩子是他们感情de结晶,可陈雪心里明白。

  张扬望着远处de湖面低声道:“小妖de情况很麻烦,天生绝脉,如果不是因为遇到我,她可能几年前就死了,我想过很多救治她de体例,可事实证明,其实不成行,直到后来我遇到了李道长。”

  陈雷道:“李道长?”

  张扬点了颔首:“他给了我一卷秘籍,是关于先天功de……”说到这里张扬意识到不得把事情说de太直接,究竟结果他和陈雪之间还méi到那种份上,有些话必须要说得委婉,人家一小姑娘不成能像自己这般méi脸méi皮。

  张扬道:“先天功给我一个启示,小妖天生绝脉,唯有这种体例可以在她de体内建立新生经脉,而想要救她,就不得比及胎儿瓜熟蒂落,这样de体例虽然可行,可是风险很大,如果掌握欠好,可能母子城市有危险。”

  陈雪道:“你de意sī是,这孩子只是一个药引,小妖怀孕只是为了挽救她de生命?”

  张扬叹了口气道:“小妖求我一件事,让我无论如何都要保住孩子de性命。”

  陈雪道:“你有几分掌控?”

  张扬道:“不知道!”如果现在想要保住孩子de性命,张扬有十成掌控,可是想要包管母子平安,张扬真deméi有掌控,一丁点de掌控都méi有。

  陈雪看出他心境de烦乱,轻声道:“政府者迷,旁观者清,你要是以目前de心态为她治病,恐怕你不但救不了她,反而会害了她,无论你医术如何,关心则乱是谁都无法改变de事理。”

  张扬道:“我知道,可是这件事和我密切相关,想要连结平静de心态很难,这也是我找你过来de真正原因,在我所认识de人中,只有你de内力最为精纯,我找你来并不是是为了帮她而是为了帮我,我在帮忙她买通经脉de时候很可能会呈现偏差,这就需要你在关键时刻帮我镇定心神。”

  陈雪其实已经猜到张扬de目de,轻声道:“我会尽力帮你。”

  张扬也méi有说谢,端起茶盏喝了一大口,望着远方de湖景山色轻声道:“好美!”

  陈雪道:“有méi有想过如果真de要面临抉择你怎么办?”

  张扬咬了咬嘴唇道:“不会失事!”

  “有méi有想过?”

  张扬道:“如果真de面临抉择,我会救小妖……”

  陈雪小声道:“她对你很重要?”

  张扬点了颔首,退一万步来说,孩子méi有了可以再生,可是小妖只有一个,他绝对无法承受失去她de痛苦。

  陈雪轻声叹了一口气,美眸之中浮现出淡淡de忧伤:“张扬,我看不懂你,你已经有了未婚妻,为什么还要招惹这么多de感情纠葛?”

  张扬道:“连我自己都看不懂我自己,如果我说我对每个人de感情都是真de,你会不会相信?”

  陈雪méi说话。

  张扬道:“我知道你在心里一定很鄙夷我,可是我就是这种性子,虽然现在我已经意识到自己惹下了这么多de麻烦,给这么多de女孩子造成了困扰,可我还是改不失落。”

  “你有méi有想过负责?”

  “我会负责,我会放置好每一个!”张大官人只差méi把要将所有人都娶进门de想法说出来了,甚至他对陈雪也有这种企图,不过大官人还是表示出了一定水平de腼腆,固然这种腼腆只是他自己片面认为,在他人看来,他de这番言论足够惊世骇俗,也足够不要脸。

  陈雪道:“如果我不是一早就认识你,我真de会怀疑你是从古代偷跑过来de怪物!满脑子de封建残存,你还想一夫多妻?你还想三妻四妾?”

  张大官人忽然道:“如果我真de是从古代跑来de怪物呢?”

  陈雪望着他,美眸中并méi有感到任何de惊奇,她轻声道:“你和文玲一样,都是谜,你家里de情况我很清楚,你何时学会de一手神乎其技de医术?你又从何学到de武功?你记不记得曾经去过春阳县中?你记不记得在你自以为认识我de时候,早就已经认识我?你为什么会对文玲de事情那么感兴趣?你在地洞中发现金铂戊那些人留下de遗物为什么那样de熟悉?”

  张大官人愣在那里,过了一会儿他呵呵笑了起来,用笑声掩饰他自身de紧张。看来陈雪怀疑他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他解释不清,一样都解释不清,可除陈雪之外,méi有人这样怀疑过他。

  陈雪道:“现在你有méi有什么想对我说de?”

  张扬望着陈雪明澈而清冷de双眸,忽然感觉自己恍如身无寸缕光溜溜de流露在她de面前,这种感觉相当de不舒服,张大官人呵呵笑了起来,笑很几多带着点傻气,人在想装傻de时候自▲然而然de就表示出来了。

  陈雪冷冷看着他。

  张扬道:“对,你说de都对,我想一夫多妻,我想三妻四妾,不单如此,我对你也存有念想,别看你现在对我一副凛然不成侵犯de样子,总有一天……□■”

  “怎样?”陈雪美眸之中透出凛然hán意。

  张大官人咽了口唾沫,说实话,面对女孩子少有能让他感到心虚de时候,可唯有陈雪能让他感到底气不足,或许是被陈雪抓住了命脉,张大官人今儿颇☆有些豁出去de念头,他de目光投向远方,指着远处白雪皑皑de山峰道:“那座山高不高?”

  陈雪méi有理会他。

  张扬道:“就算再高再冷,终有一天我也要爬上去,把她踩……”张大官人觉着这词儿不太合适,停顿了一下又道:“压在身下!”

  陈雪de反应出奇de冷淡,她既méi有表示出害羞也méi有表示降生气,起身道:“你desī维已经完全错乱了,活着并不是是为了征服。”她说完就向木屋别墅走去。

  张扬道:“那活着是为了什么?”

  陈雪道:“是为了爱!”

  张大官人咀嚼着陈雪de这句话,可很久也méi咀嚼出真正de滋味,爱也是一种征服,你征服不了女人心,女人又怎会爱你?张大官人大声道:“这其实不矛盾啊!”

  远处传来犬吠之声,小喇嘛多吉坐在雪獒上沿着湖畔向这边而来,在雪獒de身后还跟着一只黑狗。

  张扬乐呵呵站起身来,多吉看到他也笑着朝他招了招手,他从雪獒上下来,指了指远方,雪獒向远方de草地跑去,黑狗跟着撒欢儿一起跑了过去。

  望着在草地上闹成一团de雪獒和黑狗,张大官人很是纳闷:“它俩怎么回事?热恋呢?”

  多○吉嘻嘻笑了起来,张扬de这个词儿用得比较有趣。

  张大官人摇了摇头道:“这也太不班配了,你这雪獒de品味也忒差了!要找还不找一个门当户对de,就算自甘出错,也得找条白狗吧?”

  多吉道●:“都是母de!”

  张扬道:“同性恋啊!这啥世道啊,动物也玩这一套。”

  多吉小脸红扑扑de,这张大官人说话也太不注意了。

  张扬这才意识到面前de多吉还只是一个孩子,自己刚才de那番话简直有些少儿不宜了,张扬笑道:“你师父呢?”

  多吉道:“师父在医院呢!”

  张扬点了颔首,带着多吉一起走入木屋别墅。

  安语晨刚刚睡醒,慵懒de脸色为她平添了一种美态,她和陈雪坐在沙发上聊天,两人看来聊得很投缘,不时发出欢快de笑声,看到多吉,安语晨向他招了招手道:“多吉,我给你介绍姐姐认识!”

  多吉乐呵呵走了过去,他给安语晨带来了一些药物,这段时间恩禅法师每隔几天城市为安语晨诊治,针对她de特殊体质专门调制了扶植根元de药物,可以说安语晨这段时间病情稳定和恩禅法师de照顾密不成分。

  安语晨de冥恒瑜伽术经过恩禅法师de指点,如今也是越发精纯,张扬为她诊脉之后发现,她de体质比起当初离开自己de时候更为强健,这对张扬来说不啻一个巨大de惊喜,要知道买通经脉乃是一件极其艰苦凶险de事情,如果méi有坚实de体质做基础,一定凶险重重。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