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一章 【有一点动心】(上)


  张大官人员然是不怕遭报应的,他不但抢了那叶花子的钱,而且用这二百三十一元钱请乔梦媛吃了一顿涮羊肉,乔梦媛显然有些于xīn不忍:“这么冷的天,人家在外面站了一整天,没功劳还有苦劳呢,你怎么好意思啊你!”

  张扬笑眯眯将酒杯放下:“因为害怕遭报应,所以把你叫来分担,现在你也吃了,老天爷要是找我算账,肯定不会把你忘了。#百度搜(手打吧)阅读本书最新手打章节#..”

  “切!”乔梦媛总算恢复了点精气神。

  张扬道:“这叫不义之财!我就见不得好好的人非得要冒充残疾,你没看到他刚才跑步那样,估摸着百米能破世界纪录。”

  乔梦媛想起刚才的情景,忍不住笑了起来,她点了■点头道:“你这么一说,我就xīn安理得了,这乞丐也太狡猾了,应该吃他一顿。”

  张扬笑道:“区区二百多块钱伤不了他,你想想啊,这大冷天生意不好都弄了二百多,平时星期礼拜节假日还不知收入多少,粗○略的估计,这货每个月也得五千往上吧,人比人气死人,我一个月工资才一千大几,这也太伤人了,原来当官的还没有做乞丐收入高。”

  乔梦媛道:“你们诈收入高我不知道,不过你们有一个共同点。”

  张大官人很诚恳的看着乔梦媛,看看她究竟能说出什么共同点来。

  乔梦媛道:“你们都是靠老百姓美活着。”

  张大官人笑了一声道:“梦媛,你说话够毒的,这根本是寒碜我们这些国家干部啊。”

  乔梦媛道:“乞丐靠老百姓养活,好歹知道鞠躬磕头,你们中的一部分人啊,虽然靠着老百姓养活,却鼻孔朝天,趾高气扬,连最起码的感恩都不知道。

  张扬叹了一口气,他虽然不是这种人,可周围的确●有不少这种人存在。

  两人聊了一会儿,乔梦媛的情绪又开始有些低落,张扬看到婷破例喝了不少酒,生怕她喝多,低声劝道:“酒能乱性,你还是少喝点儿,真要是喝多了,岂不是让我逮到了机会?”

  □●有不少这种人存在。

  两人聊了一会儿,乔梦媛的情绪又开始有些低落,张扬看到婷破例喝了不少酒,yǒubúshǎozhèzhǒngréncúnzài。

  liǎngrénliáoleyīhuìér,qiáomèngyuándeqíngxùyòukāishǐyǒuxiēdīluò,zhāngyángkàndàotíngpòlìhēlebúshǎojiǔ,shēngpàtāhēduō,dīshēngquàndào:“jiǔnéngluànxìng,nǐháishìshǎohēdiǎnér,zhēnyàoshìhēduōle,qǐbúshìràngwǒdǎidàolejīhuì?”

  乔梦媛幽然叹了口气:“我很担xīn大哥!”

  张扬安慰她道:“不用担xīn,你大哥这么精明,再说了还有你爷爷你爸他们呢,他们总不能眼睁睁看着鹏举出事,就听之任之吧。”

  乔梦媛道:“你不懂,这次不一样。#百度搜(手打吧)阅读本书最新手打章节#”

  张扬喝了。酒,欲言又止。

  乔梦媛看到他的样子知道他有话想说,轻声道:“有什么话,你只管说。”

  张扬道:“最近外面有些流言,说你妈出家了?”

  乔梦媛咬了咬樱唇,她没有回答张扬的问题,而是端起酒杯,仰首将那杯酒喝了进qù,秀眉颦起道:“听谁说的?”

  “很多人都那么说。”

  乔梦媛道:“是!”

  她这么痛快的承认之后,张扬反而不好继续问下qù了。

  张扬道:“梦媛,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选择,所以……”。

  乔梦媛淡然笑道:“想劝我不必伤xīn?看开一些对不对?”

  张扬点了点头。

  乔梦媛道:“道理我全部都懂,可是我不可能不伤xīn,突然之间,我失qù了哥哥,失qù了母亲,我们过qù幸福美满的一家就不复存在了,换成是你,你会不会接受?”

  张扬默然无语,可他并不认为乔梦媛的家庭一直幸福美满,乔振梁和孟传美之间的裂痕应该早就存在了,否则孟传美不会将生命寄托于诵经礼佛之中,乔鹏举的事情或许是压垮他们感情的最后一才鹏草。不过张扬实在想不通,就算乔振梁和孟传美之间的结合从一开始就是政治婚姻,为什么要在他们的儿女都以成人之后选择分开,而且孟传美选择的时机正是乔家风雨飘摇的时候?

  乔梦媛伸手抢过张扬手里的酒瓶,很执拗的给自己倒满了,然后将一杯足有二两的白酒一口气喝了个干干净净。

  张扬目瞪口呆的看着她:“梦媛,何苦呢?何必呢?”

  乔梦媛说话明显带上了酒意:“我长这么大,一直强调自己做事要清醒要理智,可是我发现人如果活得太明白反而不好……”,说这句话的时候,她的美眸泛起了晶莹的泪光。

  张大官人xīn生怜意,递给她一张纸巾。

  乔梦媛摇了摇头,她仍然还可以控制自己的情绪:“张扬,我是不是很可怜?”

  张大官人跟着摇了摇头:“可爱!”

  乔梦媛道:“可悲!”她伸手qù拿酒瓶,张大官人抢先,把酒给自己倒上了:“那啥,你喝完了我喝啥?”

  乔梦媛向服务员招了招手,又要了一瓶,张扬阻止道:“不要了,真不要了!”

  乔梦媛道:“我已经很不顺xīn了,你能不能让我有着自己的性子做点事?你能不能不要管我?”

  张扬暗叹,上次见到乔梦媛撒酒疯还是在江城的时候,看情况,今晚这妮子又要故技重演了,无论你是男人还是女人,无论你是聪明还是迟钝,每个人都会在生活的过程中面临行行色色的压力,这些压力日积月lèi,最终会成为你不能承受之重,避免自身崩溃的方法就是发泄。

  张扬阻止不了乔梦媛,只能陪着她,默默守护着她。

  乔梦媛开始的时候并没有想喝多,可有些事并不是她能够掌控的。

  随着酒意上头,她的俏脸之上飞起了两片红霞,明澈如水的目光◎也不如昔日灵动了,仿佛随时都会凝固在那里,望着张扬,她轻声道:“张扬……过qù我没那多烦xīn事儿,可是自从遇到了你,我就接连倒霉。”

  张大官人xīn中这个冤枉啊,嘴上却道:“我没招你惹你啊☆!”

  乔梦媛道:“我在想啊,如果一切都没发生那该有多好?”

  张扬道:“我倒觉着很多事都是注定要发生的,不是你想逃就能逃得掉的,老天爷既然让咱们俩认识,就证明的们之间就得有点故事。”

  乔梦媛摇了摇头,笑了起来,笑得很大声。

  张大官人也跟着笑:“那哈……梦媛,你也吃饱喝足了,我送你回家吧?”

  乔梦媛道:“我还想喝!”

  张扬不由分说的把她从座位上拉了起来,半拖半抱着zǒu了出qù:“再喝,再喝就出事了。”

  张扬结账的功夫,乔梦媛已经自己向外面zǒuqù,张扬大声道“你倒是等着我啊!”

  乔梦媛向他扬起手:“我……不zǒu远,里面太热,我就在门外等着你。”

  张扬一面结账一面不时向外面张望着。

  乔梦媛果然没zǒu远,就站在门口在那儿晃着。

  张大官人苦笑着摇了摇头,结完帐,zǒu了出qù,乔梦媛已经摇摇晃晃zǒu入风雪中,冲着一辆黑色的凯迪拉克越野车zǒuqù,张扬后面叫道:“错了,我车在那边!”

  乔梦媛已经qù拉那辆车的车门,她当然拉不开,乔大小垩姐脾气上来也不是盖的,抬起脚照着车门就踹了过qù:“你也和我作对,我究竟做错了什么?”这一踹,把越野车的警报给踹响了。

  乔梦媛抓起地上的雪向车上砸qù。

  张扬xīn中这个无奈啊,早就说不让她喝这么多了,不过想想乔梦媛最近的确xīn理压力过大,喝点酒,发泄一下也好,至少能缓解一下内xīn的压力。

  火锅城内很快就出来了五个人,其中一人是车主,看到外面有位美女正在踢打自己的越野车,顿时就尖了,他大步冲了过□qù,怒吼道:“干什么呢你?”

  张扬转身望qù,认出这五人中有一个居然是祁山,车不是祁山的,是祁山一位朋友的,祁山看到张扬,又认出踢打越野车的居然是省委书记的千金乔梦媛,祁山不由得哑然失笑,●他一伸手将几位朋友拦住了,朝张扬挤了挤眼睛道:“张主任,车是我朋友的,只管砸!”

  张大官人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她有一辆跟这一模一样的,认错了,真不好意思。”

  祁山的那个朋友xīn疼的脸都绿了,可祁山发了话,他显然也不好说什么。

  张大官人向那位车主抱了抱拳:“对不住啊,改天我一定登门道歉!”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张大官人从来都是这个样子。

  祁山和几位朋友回qù了,张扬来到乔梦媛身边,拍了拍她的肩头,劝慰道:“梦媛,错了,这车真不是你的!”

  乔梦媛大概踢打的lèi了,蹲了下qù,低声哭了起来。

  张扬在她旁边蹲下了:“zǒu,我背你◎zǒu!”

  乔梦媛爬到了张扬的背上,感觉自己上了一艘晃晃悠悠的船,她害怕自己会掉下qù,下意识的搂紧了张扬的脖子:“我lèi了!”

  张扬道:“知道,我送你回家吧?”

  “我●不会qù,我再也不想回qù。”

  张扬道:“你不怕我对你那哈……”

  乔梦媛迷迷糊糊的将脸靠在张扬的脖子上:“张扬,这世上我最不怕的就是你……”

  “你说什么?”张大官人有些感动的转过脸qù。

  乔梦媛道:“我是呃……哇……”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