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八章【整只手法】(下)


  和顾允知谈完之后,张大官人意识到高层的纷争距离自己还是太远,用不着自己操心,其实就算自己操心也不会改变什么,摆在他面前重要的事情就是他未来的工作问题。

  张扬本来想回去找秦清探讨zhè个问题,却想不到陈绍斌突rán回来了,zhè厮在外地东躲西藏了不少tiān,随着乔鹏举的问题解决,他投入环宇的资金也终于有了看落,陈绍斌zhè敢重在东江露面,不过他zhè次回来还没敢回家,先联系了梁成龙、张扬、袁波、丁兆勇zhè帮老友。

  张扬赶到黑胶片酒吧的时候,所干人都到了,坐在包间已经喝上了。

  陈绍斌刚刚理了发,胡也是光过,不过看起来瘦了很多,前些日环宇集资的事情给他的心理压力极大,他端起酒杯感叹道:“哥几个我苦啊,本来觉着我zhè辈都没机会回来再见父老乡亲,想不到,我终究还是逃过了zhè一劫。”

  梁成龙道:“你丫活该,谁让你贪财来着?做人不知道脚踏实地,就想着一夜暴富,你zhè种人不栽跟头反倒奇怪了。”

  袁波笑道:“成龙,绍斌也不容易,你就别埋汰他了。”

  丁兆勇道:“有道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zhè次的事情有惊无险,你小算得上洪福齐tiān,来,咱们共同敬你一杯。”

  张扬响应道:“人能活着回来就不容易,本来我也贷着zhè货要浪迹tiān涯,一辈隐姓埋名乞讨为生呢,想不到事情峰回路转,居rán解决了。”

  陈绍斌把■杯中酒喝了,长叹了一口气道:“zhè次差点没把我给吓死,以后zhè种投机取巧的事儿我再也不沾了。”

  梁成龙道:“我就不信,狗能改了吃屎?”

  大家都笑了起来,陈绍斌瞪着两只眼睛道:“◇bēizhōngjiǔhēle,zhǎngtànleyīkǒuqìdào:“zhècìchàdiǎnméibǎwǒgěixiàsǐ,yǐhòuzhèzhǒngtóujīqǔqiǎodeshìérwǒzàiyěbúzhānle。”

  liángchénglóngdào:“wǒjiùbúxìn,gǒunénggǎilechīshǐ?”

  dàjiādōuxiàoleqǐlái,chénshàobīndèngzheliǎngzhīyǎnjīngdào:“你丫怎么说话呢?我都够倒霉了,你就不会说两句好听的?”

  梁成龙道:“吃浮食儿吃惯了的人想踏踏实实做事哪有那么容易?”

  丁兆勇道:“我看绍斌zhè次应该没问题,跌了zhè么大一跟头,★不可能不接受一些教训。”

  陈绍斌道:“我zhè次差点就什么都没了,一个亿的窟窿,就算我卖shēn一辈也填补不上啊。”

  张扬笑道:“就你zhèshēn皮囊,倒贴钱也没人要啊!”梁成龙○跟着点头。

  丁兆勇道:“既rán乔鹏举没事,你当rán没事。”

  提起乔鹏举,陈绍斌不由得又叹了一口气:“zhè次我真的很幸运,乔鹏举要是完了,我也完了。”

  梁成龙道:“乔鹏举zhè次捕得漏可不小,因为他的事情,乔书记都离开了平海。”zhè帮干部弟,对平海近的政治变动都很关注,梁成龙的话勾起了他们的一轮话题。

  丁兆勇道:“乔鹏举真是祸害不浅啊,他zhè次给家里惹了一个大嘛烦,如果不是他,乔书记肯定不会做出zhè样的选择。”。

  陈绍斌耷拉着脑袋,端起酒杯喝了杯闷酒,他不由得联想到自己,因为集资的事情把老爹给气病了,已经宣称要和自己断绝父关系,zhè也是陈绍斌没敢先回家的原因之一。

  袁波毕竟年龄大一些,比起zhè帮没心没肺的小考虑的问题也要多一些,他看出陈绍斌的沮丧,拍了拍陈绍斌的肩膀道:“绍斌,人活在世上没有不栽跟头的,zhè次的挫折对你来说是好事儿,吃一堑长一智。”

  张扬笑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对了,你丫的那笔钱还上了没有?”

  陈绍斌道:“要是还不上我也不敢回来了,乔鹏举zhè个人还算讲究,当初环宇募集的集资款他全都一分不少的退还了回来,不过利息就别想了。”

  梁成龙道:“还他妈利息,能把本金拿回来就不错了。”

  丁兆勇道:“zhè件事也就是搁在乔家,换成我们恐怕早就——梁成龙道:“乔家zhè次也是大伤元气,我听说zhè次乔老为了保住他的zhè个宝贝孙,把过去的关系全都动用了,不rán乔鹏举肯定完了。”

  喜波道:“人一走茶就凉,如果乔老仍rán在位,我看谁也不敢找乔鹏举的晦气。”

  梁成龙看到张扬没怎么发表意见,用胳膊肘捣了他一下道:“张主任,咱们里面可就你一个官员,你内部并息灵通得很,说两句给大家伙听听。”

  张扬道:“我就是一小小的处级干部,能有什么内部消息?”

  梁成龙道:“张扬,没劲了啊,你跟我们弄几个摆什么谱?你们家岳父大人现在是平海老大,你不知道内幕消息,谁还会知道?”

  张扬道:“我真没什么内幕消息,我知道的那点事儿大家◆都清楚,省里来了个代理省长周兴民,过去是共青团中央书记处第一书记,政治tiān,前程无限的人物。”

  梁成龙叹了口气道:“说起zhè件事儿我就为我叔叔不值,他辛辛苦苦拼搏了zhè么多年,到现在◇还是不在东江市委书记的位置上,原地踏步不少年了……辈的政治高度也就是zhè样了。”

  陈绍斌道:“别贪心,你叔叔好歹还在位,看看我们家老爷,如今兴趣都转移到提笼架鸟上面去了。”

  几个人都笑了起来。

  丁兆勇道:“谁也不可能永远当权。”

  梁成龙道:“zhè话也不一定,兆勇,你们家老爷干得就不错,从顾书记那会儿到现在仍rán屹立不倒,三朝元老,不容易啊。”

  丁兆勇道:“zhè话说的,我爸今年就到点了,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他拍了拍张扬的肩膀道:“以后平海政坛的风流人物肯定是张扬。”

  梁成龙道:“是,zhè话没错,放眼平海没人比他风流。”。

  张大官人笑骂道:“你丫再损我,小心我揍你!”

  梁成龙道:“张扬,你小是艳福齐tiān,不甘以后日应该没zhè么逍遥自在了吧?你们家岳父大人现在是平海掌门人,作为他的女婿,肯定有无数双眼睛在默默地盯着你,以后你想干点啥坏事儿可不容易。”

  张大官人被梁成龙戮中痛处不由得叹了一口气:“谁活着都不容易,都看到别人表面的风光,谁看到别人背后的心酸啊!”

  陈绍斌道:“行了行了,都他妈知道你得意就别显摆了。”

  张扬道:“屁话,我哪儿得意了?嫣rán她爸爸当省委书记,又不是我当省委书记,我有什么可得意的?”

  丁兆勇道:“我觉着你应该得意啊?嫣rán听你▲的,嫣rán她爸又听嫣rán的,所以宋书记肯定听你的。”

  陈绍斌道:“什么混蛋逻辑啊,你听赵静的,你爸妈都听你的,是不是以后你爸妈都听赵静的啊?”

  丁兆勇满脸通红,陈绍斌zhè厮太□◎坏了,哪壶不开提哪壶,他吭哧吭哧了两声,被噎得说不出话来,他和赵静的婚事到现在也没有得到家里的认同。

  张扬瞪了陈绍斌一眼,责怪zhè厮胡乱说话。

  陈绍斌也意识到自己话说多了,讪讪笑★◎坏了,哪壶不开提哪壶,他吭哧吭哧了两声,被噎得说不出话来,他和赵静的婚事到现在也没有得到家里的认同。

  张扬瞪了陈绍斌一眼,责huàile,nǎhúbúkāitínǎhú,tākēngchīkēngchīleliǎngshēng,bèiyēdéshuōbúchūhuàlái,tāhézhàojìngdehūnshìdàoxiànzàiyěméiyǒudédàojiālǐderèntóng。

  zhāngyángdènglechénshàobīnyīyǎn,zéguàizhèsīhúluànshuōhuà。

  chénshàobīnyěyìshídàozìjǐhuàshuōduōle,shànshànxiào道:“哥几个喝一杯,为我大难不死我南霸tiān又回来了!”

  几个人同时举杯。

  梁成龙喝完那杯酒多少有些晕度了,他放下酒杯道:“你们先竭,我得去放水。”

  张扬道:“一起去!”

  两人并肩出门,酒吧内灯光非常昏暗,舞台上的摇滚乐手正在声嘶力竭的唱着一首黑豹的无地自容,梁成龙勾着张扬的肩膀道:“周末有空吗?我安排清平湖钓鱼,你把宋书记请来。”他的意思是通过张扬的关系帮助自己的叔叔和宋怀明加强联系增进感情。

  张扬道:“算了吧,近形势还没稳定,等过段时间再说。”

  梁成龙点了点头,张扬看到不远处一个熟悉的背影正坐在吧台前喝酒,居rán是他的好友姜亮。

  姜亮也在同时看到了他,张扬本想过去跟姜亮打招呼,可是姜亮用眼神制止了他,张扬马上明白,姜亮平时是很少到zhè种场合来的,他应该是前来执行任务的,张扬笑了笑,于是打消了过去和姜亮攀谈的念头,和梁成龙一起走入了洗手间。

  梁成龙有些酒意上头,进了洗乎间仍rán在絮絮叨叨:“乔鹏举的事情过后,我们的日都不好过了,近一段时间,别管你是不是正当做生意,别人总想着把损公肥私的帽扣在你头上,认为我们zhè群人之所以能够在商业上取得成功,全都是依靠上一代的关系。”

  张扬笑道:“也就是近zhè一阵,等风头过去谁也不会想起zhè件事。”

  梁成老道:“话虽ránzhè么说,可近的日不好过啊。”

  张扬道:“你敢说你的事业之所以取得成功,和你的背景没有一丁点儿关系?”

  梁成龙道:“有关系不去用,那不是**吗?张扬你要不是有背景,年轻轻的能当上处级干部?秃别笑老和尚,咱们谁都别说谁!”

  张扬道:“我跟你不一样,我是为人民服务,你丫是唯利是图,专门把人民的钱弄到自己腰包里去。”

  梁成龙提上裤,忍不住打了个酒嗝,几乎就在同时他听到了两声闷响。

  张扬也听到了,他和梁成龙对望了一眼。

  梁成龙道:“什么声音?”外面的尖叫声传来。

  张扬道:“枪声!”说话的时候,他已经第一时间向门外冲去。

  酒吧内一片混乱,哭喊声,尖叫声乱成一团,电闸被人拉下了,现场漆黑,伸手不见五指。zhè样的混乱持续了一分钟左右,电闸方重合上,灯光大亮。

  可随即又响起了尖利的叫声。

  张扬循着声音挤了过去,却见◇姜亮躺在酒吧中心的地上,shēn体侵泡在一滩鲜血之中,一旁跪着一名年轻人,脸色苍白的握住姜亮的手掌:“姜队……姜队,你坚持住……你坚持住……”

  张扬的一颗心顿时沉了下去,他大步冲了过去,一把◇就将挡在他前方的人群给分开,来到姜亮面前,伸手点中他shēn上的穴道,他此时看清姜亮的额头和胸口各中了一枪。

  姜亮看着他,似乎想要说什么可是说不出来,唇角带着一丝极其古怪的微笑。

  ◆张大官人的内心宛如被刀割一样,他的眼睛瞬间红了:“姜哥,你没事你放心,你没事……”

  一旁的那名年轻人颤声道:“你是……

  张扬怒吼道:“**你大爷,叫救护车,你他玛赶紧给我叫车!” ○
  梁成龙和丁兆勇那帮人听到动静全都赶了过来看到张扬抱起浑shēn是血的姜亮,大步向门外跑去,没走几步,姜亮紧紧抓住张扬手劈的大手就垂落了下去,随着张扬的步幅不停的摆动。

  陈绍斌上前拦住张扬:“张扬,他死了,他死了!”

  张扬怒吼道:“滚开!”

  陈绍斌还想说什么,被张扬一脚就给踹到在地上。

  张扬抱着姜亮冲出门去,外面响起救护车的声音,接到通知的救护人员第一时间赶到了现场,他们从张扬的手中接过姜亮,把他放在担架上,姜亮被射中的两枪全都击中了他的要害……枪命中心口,一枪射中额头,就算寻神仙也无法挽回他的生命。

  望着姜亮的面孔被白色的被单蒙住,张▲扬双膝一软,跪在了地上,他不知道命运为什么会zhè么残忍,为什么要让他亲眼见证朋友的离去,梁成龙、袁波、丁兆勇、陈绍斌企都围在张扬的shēn边,一个个充满悲伤的看着他,他们和姜亮虽rán不是很熟,可是◎他们都知道张扬和姜亮多年的友谊,亲眼见证好友的离去,却无能为力,zhè是一种怎样的悲哀。

  那名小警叉正一边流泪一边诉说着,刚呛手拔枪的刹那,是姜亮把他推到一边,因为救他而英勇牺牲的事违。

  张扬咬了咬嘴唇,忽rán站了起来,他走向那名小警叉,一把揪住了他的领口,周围警叉慌忙上来阻止张扬,张扬甩脱他们,一拳将那名小警叉打得坐倒在地上:“废物,是你连累了他!”

  那名小警叉被张扬zhè一拳打得。鼻出血,只是坐在地上哭,张扬还想上前,被陈绍斌和梁成龙冲上来抱住,陈绍斌大声道:“张扬,你醒醒,你醒醒!”

  一辆警用越野车在现场停下,工安厅副厅长荣鹏飞脸色铁青的走下汽车,他的眼眶微微有些发红,紧紧咬着嘴唇,zhè让他的面部轮廓变得极其僵硬,荣鹏飞首当走向姜亭的遗体,他缓缓揭开白色的被单,当他看到姜亮额头上那个触目惊心的枪口,感情的闸门再也无法控制得住,泪水涌出了他的眼眶,他握住右拳抵住自己的口鼻,竭力将泪水控制住,一旁助手低声道:“荣厅,歹徒有枪,试图射击的目标是刘峰,姜队在关键时刻冲上来为刘峰挡住了第一枪,zhè一枪射在了他的心口,紧接着歹徒又射出了第二枪。”

  荣鹏飞将被单又拉起了一些,看到姜亮沾满血述的胸口,他颤抖的手重将被单盖上,脱下了警帽,含泪向姜亮的遗体深深一躬。

  张扬冷冷看着走向自己的荣鹏飞,虽rán他看得出荣鹏飞此时的悲痛绝不次于自己,但是他并没有因此而化解对荣鹏飞的——荣鹏飞声音低沉道:“你为什么会在zhè里?”

  张扬道:“你满意了?”

  荣鹏飞道:“我没想到,我真的没想到……”

  张扬道:“●姜涵在上高一,他妈妈还在江城代课,你去解释,你去告诉他们,孩再也没有了父亲,妻永远失去了丈夫,你去告诉他们!”

  荣鹏飞大声道:“你以为我想发生zhè种事?”

  张扬怒道:“你不想,你▲说得轻巧,为什么要把姜亮调到东江?”

  荣鹏飞道:“作为警叉,很多时候我们是没有选择的!”

  张扬道:“哼,你们可以选择好的掩护措施,你们可以选择稳妥的调查方案,为什么要让一个菜鸟跟在姜亮的shēn边?如果姜亮不是为了救他,怎么会死?”

  荣鹏飞充满痛苦道:“我不知道,zhè次的行动我根本就不……”

  张扬道:“我不知道也不会理解你们警方的做事方法,但是今晚我失去了一个重要的朋友,荣厅,姜亮是你调来东江的,你要为他的死负责,你们抓不抓凶手是你们的事情,但是我告诉你,谁害死了姜亮,我就要让他承受十倍的痛苦。”

  “你别胡来!”荣鹏飞提醒张扬道。

  张扬冷冷笑了笑:“你永远不会明白,眼睁睁看着朋友在你面拼死去,却无能为力的痛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