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八章【不惜代价】(上)


  第九百五十八章

  (上)

  常凌峰道:“得,我不过你,jīn天下午我就回去le。「域名请大家熟知」”

  张扬听到他这就要走不禁有些惊奇:“这么快就走le?你的事情都解决le?”

  常凌峰道:“她姑妈,既然决定要相守一,又何必搞得那么麻烦?订婚无非是多le一层约束,并非是感情的保障,如果彼此都是真心的,又何必乎那所谓的婚约!”

  听到常凌峰复述的这句☆话,张大官人却深表认同,虽然他打心底反感章碧君,可章碧君的这句话的倒是很有道理,想不到她婚姻上所持的观点和自己居然类似。张扬道:“我听这句话像是婉拒你和章睿融订婚的事情啊。”

  常凌峰点le点○头道:“可不是嘛,她既然不同意,我也不能勉强,而jīn之计,我先回东江,把手头的工作做完,然后就陪着睿融去英国读书。”

  “就你那水准都够得上去牛津当教授le,还读书?我是打着读书的旗号和章睿融双宿双栖吧。到时候,天高皇帝远,章碧君鞭长莫及,你们俩米煮成熟饭,她就算心里再不爽,也只能望洋兴叹le,高!实是高!”

  常凌峰笑道:“你以为每个人都像你一样,满脑子龌龊的想法。”

 ★ 张扬道:“得嘞,宁拆十座庙,不毁一mén亲,既然你为le爱情故,一切皆可抛,当兄弟的也不意思拦着你,其实我来准备你把东江的事情忙完,把你绑架到濒海帮忙的。”张大官人的确有这方面的打算。

  常☆凌峰道:“我厌倦le,如果不是因为当初答应le你,我早就离开le,我不适合这种体制中工作。”

  张扬表示理解的点le点头:“你的脾气xìng格就是这样,我尊重你的选择,不过无论你将来决定要做什么,都别忘le我这个朋友,结婚的时候,我一定要当伴郎。”

  常凌峰笑道:“放心吧,忘不le你。圣堂章节”

  既然见到常凌峰,张扬免不le要向他问计,张大官人虽然敢想敢干,可是经济管理水平上还很一般,远远逊色于常凌峰。

  常凌峰听他完濒海目前的局势,不禁笑le起来:“你去濒海的时间不长,这么短的时间内可以做成那么多的事情已经很不容易le。”

  张扬道:“如果你我身边,可能会。”

  常凌峰摇le摇头道:“一口吃不成胖子,就算我去濒海帮你,未必能够比你现做得,或许我会帮你完善计划,但是真正实行起来未必如你现的方法加有效。”

  张扬道:“北港的那帮领导对我抱有相当大的敌意,这次把我nòng到党校培训就是他们的意思。”

  常凌峰微笑道:“对你这样一个人物,人家打又不能打,骂也不能骂,捧手心怕被烫到,扔le又害怕摔疼呢,当真棘手得很呢。”

  张扬道:“你丫损我?”

  常凌峰道:“其实你想知道北港领导们现的想法并不难,现有句被滥的词儿叫换位思考,你不放把自己放北港市领导的角度来考虑一下这个问题。”

  张扬喝le口酒,没话◆,继续等待着常凌峰的解读。

  常凌峰道:“你是平海省委书的未来婿,文副总理的干儿子,这次前往濒海任命又是省长周兴民的推荐,这一连串的光环决定你的特殊xìng,虽然北港市领导是你的直接领导,但是◇他们对你非常的忌惮,从某种意义上来,你是块烫手的山芋,他们不想接,又不敢不接。”常凌峰的这个比喻非常的贴切。

  张扬对常凌峰的话表示认同。

  常凌峰道:“你去濒海,有没有想过一件事,为什么上头要把你派到那里?”

  张扬道:“这事儿是我主动提出来的,我不想东江窝着,宋书眼皮底下讨活并不受。圣堂”

  常凌峰笑道:“你体制中干le这么,对自己应该有个清醒的认识,我且问你,你觉着自己大的强项是什么?”

  张大官人想le想道:“tǐng多的,比如年轻热情,充满魅力,充满le积极向上和进取鸡ng神。”

  常凌峰道:“您倒是真会往自己脸上贴金。”

  张扬道:“我le你不认同,那你我大的强项是什么?”

  “搅局!你大的强项就是搅局!”

  张大官人听到常凌峰这么不由得愣le一下,可马上他就哈哈大笑le起来,常凌峰果然很le解他,连他自己也不得不承认,他的政治管理水平远不如他的搅局水平。

  常凌峰道:“你只要回头你的仕途历程,你到le那里不是鸡起一片的鸡飞狗跳,那儿的政坛又会素净?”

  张扬道:“照你这么,我不用当官le,老老实实回家开个诊所病就是。”

  常凌峰道:“你不服气啊!”

  “我没不服气,就是觉着你这句话对我有些不公,合着我这么年的政绩就被你丫这句话全都给抹煞le?我就是一搅屎棍子?”

  常凌峰笑道:“别得那么难听,你冷静下来想一想,为什么省领导们要把你放濒海?既然知道你去le哪里搅到哪里?还是对你委以重任,原因何?”

  张扬道:“那就证明领导想让我搅和!”

  ★常凌峰点le点头道:“证明省领导对濒海这一块早就产le不满,所以你只管放心大胆的干,无论zěn么搅和,后面都会有人给你撑着。北港的市领导也不是傻子,他们肯定一早就意识到le这一点,如果你到le濒海之后安守分,大家倒也能相安无事,可你老实le没几天就憋不le,马上就搞出le一个撤县改市。”

  张扬道:“这事儿可不是我搞出来的,之前领导们就给我lù过口风,濒海很快就会成为县级市,我只是按照领导的意图办。”

  常凌峰道:“那就没问题le,我濒海撤县改市的问题上,不定省领导也做le工作。”

  张扬道:“按照你的分析,我根就没必要到处找人,撤县改市已经成为定局le?”

  常凌峰道:“自从你去濒海之后,省里对你的态度zěn么样?”

  张扬道:“濒海是个县,省里zěn么会投入太多的关注?”

  常凌峰道:“这就是省领导的高明之处,把你放滨海搅和,又似不闻不问。”

  张扬道:“什么高明啊,那是因为他们有所顾忌,北港市委书项诚是薛老的救命恩人,他之所以这个位置上干le这么多年屹立不倒,还不是因为薛老的缘故。”

  常凌峰道:“这么以后你还得谨慎,真要是闹出什么大事来,得罪的不仅仅是项诚,还可能会有薛老。”

  张扬笑道:“这倒不用担心,现我和薛老的关系那是相当的融洽。”

  常凌峰对张扬拉关系的能力是深有le解的,他微笑道:“如果你能解决掉这个障碍,那么下面的事情就不成为问题le,项诚仰仗的只有薛老,如果薛老你们的问题上做到两不想帮,他就没有le依仗,以后你濒海做什么他都不敢干涉。”

  张扬道:“听你这么一,我倒是应该想想le,省里派我去搅局,我像没把这件事做,应该做得彻底一些。”

  常凌峰道:“还是那句话,凡事不要cào之过急,一步一步的来,这件事上,你已经占le主动。”

  章碧君并没有想到张扬会主动联络自己,她稍作犹豫之后,还是答应和张扬见面,地点是章碧君指定,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章碧君选择的地方是常凌峰所酒店对面的咖啡馆。

  张扬提前五分钟就到达le那里,他刚刚和徐建基一起打le球,身上还穿着运动衣,显得青chūn而充满活力。

  章碧君身穿灰色长裙,彩色披肩让原单调的色彩活跃le起来,脸上的墨镜仍然为她增添le不出的神秘,不得不承认她的气质很,虽然人到中年,仍然保养得当,皮肤白皙细腻,脸上找不到丝毫的皱纹。

  张扬很绅士的起身为章碧君拉开le椅碧君坐下,除下le墨镜,一双凤目打量le一下对面的张扬,微笑道:“张扬,我还以为你再也不会联络我le。”

  张扬道:“章主任,我jīn儿找你可不是为le工作。”

  章碧君意味深长道:“我们之间像从没有谈过工作之外的事情。”

  张扬道:“zěn么没谈过?章睿融调到东江不就是工作以外的事情?”

  章碧君道:“是吗?”

  张扬点le点头道:“我也不瞒您,jīn天约您出来是为le谈谈章睿融和常凌峰的事情。”

  章碧君道:“你什么时候开始转职当le媒婆?”

  张大官人并不介意她的嘲讽,笑le笑道:“常凌峰是我的朋友,为朋友做点事是应该的。”

  章碧君道:“感情是两个人自己的事情,谁也chā不上手。”

  张扬道:“章局的意思是你不会chā手他们的感情?”

  章碧君淡然笑道:“我jīn天才发现,常凌峰居然还有个真心对他的朋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