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五章【雀啄眼


  ()  第九百七十五章

  张大官人笑道:“我对你的爱那是裸毫无保留。”

  “我呸!等见dào你再跟你算账!”

  张扬道:“替我亲儿子一下,也让儿子替我亲你一下!”

  安语晨的声音变得温柔了起来,她xiǎo声道:“等见了你,一定让你亲个够。”

  张大官人回dào洪诗娇身边,洪诗娇满怀深意地看着他:“女朋友?”

  张扬笑了笑:“你好奇xīn蛮重啊!”

  洪诗娇道:“我听说你未婚妻挺漂亮的,还很有钱!”

  张扬道:“以后应该有机会见dào,那啥,别老说我的事儿,你有男朋友了吗?”

  洪诗娇显得忸怩了起来,她摇了摇头道:“没有!”

  张大官人一脸的不相信:“不可能吧,这么一大美女居然没有男朋友?你年纪也不xiǎo了!”

  洪诗娇笑嗔道:“你真讨厌,变着法子说我老!喝酒!”

  张扬道:“你还没回答我问题呢!”

  洪诗娇道:“张书记,你好八卦啊!想知道就把那杯酒给了喝了。”她薄怒轻嗔,很善于表现自己的风情,张大官人暗赞,如此年轻就这么善于利用自身资源,假以时日,这个洪诗娇的前途不可限量。

  张大官人乐呵呵喝了那杯酒,洪诗娇居然也把杯中酒给干了,她带了一斤酒,没多长时间已经被他们两人喝了个底儿朝天,洪诗娇道:“跟你喝酒真痛快,要不咱们再来一瓶。”

  张扬道:“差不多就得了,别喝多了!”

  洪诗娇道:“你怕什么,我一女孩子都不怕!”她挥手想叫酒。

  张扬道:“得,你真想喝我去车里拿,这外面的酒我还真不放xīn。”他起身去车里拿了一斤大明春回来,最近刘金城给他送了不少,张扬基本上都随车备着。

  从洪诗娇言谈举止来看,她应该没喝多,有点酒意是真的,只不过是有些兴奋,她品了口大明春道:“这酒不错,比我带来的好。”

  张扬道:“女孩子,尤其是像你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在外面还是少喝点,万一喝多了,遇dào坏人了岂不是麻烦。”

  洪诗娇道:“我觉着你不像坏人。”

  张扬道:“人不可貌相啊!”

  洪诗娇道:“万一我看走眼了,我也认了!”

  张大官人xīn说这丫头可不简单,表面上装得天真烂漫,保不齐xīn机不是一般的深,他呵呵笑了一声,端起酒杯咕嘟灌了一口,内xīn盘算起来了,再喝两杯赶紧把她送回家去,真要是把她给灌多了岂不是麻烦?

  洪诗娇忽然叹了口气道:“我常常会看错人。”

  张扬道:“年轻人看错人是难免的,随着你年龄的增长,鉴别能力也逐渐增强。”

  洪诗娇道:“我都二十四岁了,你比我大不了多少,别摆出一副长辈的样子教训我。”

  张扬笑道:“得,我不说,你说!咱们接着刚才的话题往下聊,你男朋友干啥的?”

  洪诗娇道:“都说了没有,过去曾经有过,不过……嗳!”她叹了口气不往下说了。

  张扬看dào她表情变得有些低落,知道自己无意中问dào人家伤xīn的事情了,赶紧端起酒杯道:“得,你当我没问,咱不了这事儿了。”

  洪诗娇端起酒杯跟他碰了一下:“喝酒!”一仰脖,满满一玻璃杯白酒干了下去。

  张大官人愣了:“别喝这么急啊!”

  洪诗娇将空空的酒杯对着他,眼中居然浮现出一抹泪光,她笑了笑道:“没事儿,我喝不多,其实我曾经爱过一个人,那还是我高中的时候,他是我老师。”

  张大官人没好意思插话,他压根也不想探寻洪诗娇的,可现在她主动说出来了,自己也不好意思打断。

  洪诗娇道:“你看过琼瑶的窗外吗?”

  张扬摇了摇头道:“我最烦看那玩意儿!”

  洪诗娇笑了笑,拿起酒瓶给他倒上,自己又满了一杯:“张扬,不!对不起,张书记……”

  张扬笑道:“没关系,你叫我名字就挺好,这又不是在单位,称呼官衔挺别扭的。”

  洪诗娇道:“那我高攀一下,叫你声张大哥吧,我那是才十七岁,正是情窦初开的年龄,在我眼中他是完美的,他的一切都充满了魅力,所以我不顾一切的爱上了他,尽管他已经结了婚,有了妻子,★有了女儿,可是我还是控制不住我自己。”

  张大官人对这种故事不是第一次听说,他真不想打听别人的,可今儿明显洪诗娇把他当成知xīn大哥了,连xīn中这么隐秘的事儿都往外倒。

  洪诗娇端起◎酒杯又要喝,张大官人慌忙阻止道:“xiǎo洪,别喝了,借酒浇愁愁更愁,事情都过去这么长时间了,早就该忘了。”虽然不知道后来怎样,张大官人已经猜dào了结局。

  洪诗娇道:“我看错了人,我喜欢上了一个没有担当的男人……”说dào这里她的眼泪就落了下来。

  张大官人赶紧向周围看了看,此情此境要是让别人看dào,指不定会误会他对她做了什么呢。

  不过洪诗娇还是很好的控制了自己的情绪,拿起纸巾擦去眼泪,向张扬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让你见笑了,今天我不知是怎么了,可能是喝了点酒,连这种事都告诉你了。”

  张扬道:“没事儿,证明你把我当朋友了。”

  洪诗娇道:“自从那件事过后,我对感情就抱有一种说不出的畏惧感,可能这就是xīn理阴影吧,这么多年,我再也没有恋爱过。”

  张扬道:“天涯何处无芳草,对你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洪诗娇道:“谢谢你能听我唠叨这么多,我敬你!”

  张扬道:“酒还是少喝点,喝多伤身。”

  洪诗娇道:“我真没事儿,平时我能喝斤半二锅头呢。”

  张扬笑道:“平时是平时,人xīn情不好的时候,酒量就会大打折扣,咱们还是少喝酒多吃菜,回头我安全把你送回家。”

  虽然张扬说让洪诗娇少喝一点,可她还是喝了不少,张大官人总不能夺她的杯子,唯有自己多喝点,两斤酒终归还是喝完了,张大官人估算了一下,洪诗娇也得喝七八两。

  一直dào上车,洪诗娇都表现的很正常,可汽车启动之后,她似乎就有些酒意上头,开dào中途,坐在副驾上的她就歪倒在张扬肩头。

  张大官人颇为无奈,他驱车来dào海洋花园,将洪诗娇送dào洪长青的家门前,平时洪长青很少在这边住,张扬看dào家里只有一盏xiǎo灯亮着,去摁了摁门铃,老半天也没见有人过来开门。

  洪诗娇这会儿居然醒了,她轻声道:“我姑妈可能散步去了……张……大哥……我在门口坐着等她就行,你先回去吧……”

  张大官人看dào她摇摇晃晃的走下车,没走两步就差点栽倒在地上,赶紧扶住她,看了看周围,张大官人还是顾及影响的,早知道洪诗娇今晚会喝多,他说什么也不会去陪她吃饭。

  张扬想了想,还是先把洪诗娇带dào他家里歇歇,这货从来都是个怜香惜玉的主儿,这是说好听了,说难听的就是见dào漂亮女人,意志就有些不坚定。张扬带着洪诗娇来d■ào自己家里,给洪长青打了一个电话,对方的电话无人接听,那边洪诗娇已经吐了起来。

  张大官人这个狼狈啊,他慌忙去拿盆,xīn中暗骂自己,这不是没事找事吗?今晚哪根筋不对,跟她喝了这么多?
  洪诗娇吐完似乎又清醒了,一脸惭愧道:“对不起,我……我喝多了……”

  张扬道:“早就说让你别喝这么多吗?”

  洪诗娇道:“张书记,您放下……回头我来收拾……”

  张扬道:“还是我来吧,你去盥洗室洗洗,回头让你姑妈看见就不好了。”

  洪诗娇从沙发上站起来,虽然身体摇摇晃晃的,不过基本上还能走成一条直线。

  张大官人很少这么服侍别人,皱着眉头,把地上的那滩秽物扫了,又把沙发巾都扯了下来。他越想越是懊恼,自己这不是倒霉催的吗?和洪诗娇又不是很熟,没事儿喝这么多,聊这么深干啥?

  张扬这边整理着,忽然听dào盥洗室内传来一声尖叫,张大官人xīn中一○怔,这洪诗娇进去没多久该不会又闹出什么乱子来?他考lǜdào男女有别,没有马上冲进去,扬声道:“xiǎo洪?怎么了?”

  洪诗娇穿着贴身的胸罩短裤就冲了出来,她头发还是湿的,似乎被什么给吓着了▲,尖叫着,一下就扑dào了张扬的怀里,紧紧抱住张扬的身躯,魂不附体道:“救命!救命!蛇……你家浴室里有蛇……”

  张大官人有些摸不着头脑,这浴室里面怎么会有蛇?还没等他理清头绪,就听dào外面传来咣!地一声巨响,张书记家的房门竟然让人一脚给踹开了。

  外面冲进来一男一女,女的是县委办公室主任洪长青,男的四十多岁,身材魁梧,膀阔腰圆,一看就是一个练家子,当他看dào眼前的情景,一双眼睛几乎就要暴出来了,额头上满是青筋,怒吼道:“混账东西,你敢欺负我女儿!”

  怀里抱着一个诱人的,听dào对方的一声大吼,张大官人的头脑嗡地一声就大了,麻痹的,老子整天玩鹰,想不dào今天居然让几只老家雀啄了眼睛,圈套,这么低级的一个圈套,居然想把老子给圈进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