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七章【难免孤独


  ”

  祁山笑道:“我知道,对了,你去哪里?”

  张扬道:“我想去顾书记那边看看。”

  祁山道:“我刚好要去秋霞寺!”

  张扬离开东江已经有相当zhǎng的一段时间了,他和祁山一qǐ去了秋霞寺,秋霞寺工地仍然在如火如荼的建设着,从工地的状况已经可以看出建成后的规模。

  张扬在正在建设的青铜站佛工地前找到了三宝和尚,三宝正拿着个大哥大,挺着肚子站在工地高处大声说着什么。那神态像足了一个成功商人,张大官人就纳闷了,一个修佛之人,身上的市侩气怎么越来越重。

  三宝和尚一手拿着电话一手叉着腰,来回踱步,讲了好半天方才fàng下电话,他低头看到了站在下方的张扬和祁峰,这厮眼睛一亮,随即一双眼睛眯成了两条细线,屁颠颠地跑到两人的面前,恭敬道:“张书记,您来看我了!”

  张扬道:“不是看你,我是来看秋霞寺的建设情况。”

  三宝恭敬为张扬引路道:“建设顺利,多亏了张书记当年的工作……”这厮说完看了看祁山,又补充道:“也多亏了祁总的无私援助。”

  祁山道:“寺庙的一期工程年底就能完工吧?”

  三宝点了点头道:“一切顺◎利的话应该可以完工。”

  祁山道:“我已经让人在缅甸为秋霞寺专门制作一尊玉佛,年底一期完工的时候,我会送到寺庙供养。”

  三宝闻言大喜过望:“祁总真是功德无量!”

  张扬道:“●有钱就是好!”

  祁山笑道:“我怎么听你这句话好像在嘲讽我?”

  张扬笑了笑没说话,三宝本想请他们去指挥办公室去坐的,可张扬看到后院的一个小门开着,有些好奇道:“里面是什么?”

  三宝道:“都是从四周搜集的一些古物,大都是秋霞寺的废墟,也有周围老百姓和香客们送来的佛像和石雕,多数都是秋霞寺的,秦教授带人在里面标记整理呢。”

  张扬听说秦传liáng在里面,当然要过去看看,秦传liáng也是他事实上的岳父大人。

  祁山没跟着去,和三宝一qǐ去办公室喝茶去了,顺便详谈玉佛的安置问题。

  张扬来到后院,看到秦传liáng带着几个老头儿正在那边整理标记文物,让张扬没想到的是,顾允知也在其中。

  秦传liáng正在清理一尊石佛,他表情极其专注,张大官人没好意思打扰他,先来到顾允知的身边,低声道:“爸!”

  顾允知正在一块石碑上拓字呢,看到张扬过来,不由得笑逐颜开:“张扬!什么时候回来的?”

  张扬笑道:“来省里办点事。”

  顾允知没有停下手里的工作,张扬帮他扯住宣纸,等顾允知拓完,方才停手道:“最近收集整理了五百多块石碑,工作量太大,我反正闲着也没事,就过来给老秦帮忙,顺便跟他学习一些文物和瓷器的知识,拓下这些碑文之后,回去重新辨认修复。”

  张扬点了点头,顾允知本来就喜欢古董瓷器,这方面的事情他有兴趣也很正常。

  那边秦传liáng也忙完了手头的工作,走过来道:“张扬,来东江了!”

  张扬笑道:“刚听说你们在这里,所以过来看看。”

  秦传liáng除下手套,去水池边洗了洗手道:“一qǐ吃食堂吧,这边的素菜做得不错。”

  顾允知笑道:“就怕张扬无肉不欢。”

  张扬道:“官场上整天大鱼大肉的,我真吃腻了,现在整天就琢磨吃点清淡的。”

  顾允知道:“所以▲说官家饭也不好吃,整天大鱼大肉,不知多少人因此而得了三高。”

  秦传liáng笑道:“张扬这身体,怎么吃都没事!”

  几个人本想去食堂,却想不到三宝已经准备好了,就在凉棚下支了张桌子,▲shuōguānjiāfànyěbúhǎochī,zhěngtiāndàyúdàròu,búzhīduōshǎorényīncǐérdélesāngāo。”

  qínchuánliángxiàodào:“zhāngyángzhèshēntǐ,zěnmechīdōuméishì!”

  jǐgèrénběnxiǎngqùshítáng,quèxiǎngbúdàosānbǎoyǐjīngzhǔnbèihǎole,jiùzàiliángpéngxiàzhīlezhāngzhuōzǐ,让厨师来了个全素宴,祁山本想留下来吃饭,可武意又打电话过来,把他给叫了过去,他只能告辞。

  这厨师也是一位僧人,自小在南林寺出家,说qǐ来和三宝还是师兄弟,三宝跟慧空法师前来这边之后,也把他带了出来。

  因为是招待贵客,自然下足了功夫,十二道素菜,四冷八热,道道精美,张大官人赞不绝口的同时也不忘埋怨三宝有些浪费了。

  三宝笑道:“这些食材多数都是我在山后种得,豆腐也是我师兄●自己制作的。”

  秦传liáng感叹道:“现在外面的饭越来越不好吃,大概是化肥农药用得多了,产量上去了,可味道变了。”

  顾允知深有同感道:“农业生产方面也不能一味的求量,也需要在质的●方面多下功夫。”

  午无人用酒,午饭之后,张扬陪同顾允知一qǐ返回他位于秋霞湖边的别墅,顾允知问qǐ张扬工作上的事情。

  张扬把自己去滨海后的动作告诉了他,顾允知听说张扬已经申请在滨海成立保税区,也对他的这个构想深表认同,顾允知道:“平海南北经济发展不均衡的根本原因是,平海北部缺少一个经济热点,改革开fàng以后,岚山的高速发展带动了平海南部的整体发展,也改变了平海的经济格局,当时我工作上存在失误,政策上过于偏重南部城市,所以才造成了目前的这种不均衡。现在想缩短这种差距,就变得吃力许多。”

  张扬微笑道:“其实您在离休之前已经对北部做了很多工作,现在江城发展的就不错。”

  顾允知笑道:“我是人不是神,我的工作上也有失误。”

  张扬道:“爸,您和薛老很熟悉吗?”

  顾允知不知他为何会突然问qǐ这件事,他点了点头道:“我曾经在薛老的身边工作过。”●

  张扬道:“薛老是个怎样的人?”

  顾允知道:“薛老这个人恩怨分明,很有魄力。”

  张扬道:“前段时间我去京城的时候和薛老打过交道,薛老下个月还要去北港做客呢。”

  ☆●

  张扬道:“薛老是个怎样的人?”

  顾允知道:“薛老这个人恩怨分明,很有魄力。”

  张扬道:“前段时间我去京

  zhāngyángdào:“xuēlǎoshìgèzěnyàngderén?”

  gùyǔnzhīdào:“xuēlǎozhègèrénēnyuànfènmíng,hěnyǒupòlì。”

  zhāngyángdào:“qiánduànshíjiānwǒqùjīngchéngdeshíhòuhéxuēlǎodǎguòjiāodào,xuēlǎoxiàgèyuèháiyàoqùběigǎngzuòkène。”

  顾允知并不知道内情,他认为薛老前往北港的原因是冲着项诚,顾允知道:“十年浩劫期间,薛老遇到了很大的麻烦,当时是项诚顶住压力保护了他,可以说没有项诚,薛老就不会有日后的东山再qǐ,所以薛老对项诚一直都当成恩人看待。”他意味深zhǎng的看着张扬道:“你和项诚之间的关系怎样?”

  张扬道:“还过得去,不过项诚这个人和我的政治理念不同,也发生过一些摩擦。”

  顾允知道:“项诚的执政能力很一般,北港这些年经济发展滞后,和他这个市委书记有着直接的关系,不过薛老很看重他。”

  张扬从顾允知的话里听出了言外之意,如果没有薛老罩着项诚,恐怕他早就被拿下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