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三十七章【低调章处理】(下)


  本文内容医道官途1037章节,如果你喜欢医道官途1037章节请收藏医道官途1037章节!
第一千零三十七章【低调处理】(下)

  删……各家都有本难念的经,都看贼吃肉,没见贼挨打,乔振梁表面的风光很多人都看到了,可谁又真正看到他背后的辛酸,直到现在乔振梁的心头仍然在不停滴血,为人养女儿的滋味并不好受,底线。

  乔振梁在荆山殡仪馆能够将一切安排的如此顺利还要多亏了一个人——荆山市委书记吴明,过去乔振梁担任平海省委书记的时候并不待见吴明,吴明在他的手下也遭到了仕途上的冷遇,几经辗转方才得到了荆山市委书记的位置,不过虽然如此,吴明是不敢记仇的,乔振梁的政治地位是他无法企及的,更不用说和他作对。如今乔振梁贵为农业部部长,他开口让吴明办事,吴明自然不敢怠慢。

  乔振梁来到荆山市殡仪馆不久,吴明就已经闻讯赶来。

  乔振梁接到吴明前来的电话,有些不悦,他习惯性地皱了皱眉头,挂上电话向zhāng扬道:“吴明来了。”

  zhāng扬道:“他是荆山市委书记,您来了,他于情于理都得过来拜会。”zhāng扬并不想跟吴明打交道,起身道:“乔部长,我还是先回避一下。”

  乔振梁点了点头,zhāng扬离去没多久,吴明就到了,他一个人走入了乔振梁所在的贵宾休息室内,进门的时候脸上充满了悲怆的表情,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老娘死了一样。

  乔振梁伸出手去,吴明快步迎向他,双手握住乔振梁的手用力摇晃了一下道:“乔部长,节哀顺变。”

  孟传美已经进行过死亡登记,吴明◎查出死者的身份并不难。

  乔振梁叹了一口气,和吴明一起在沙发上落座,吴明充满关心道:“乔部长,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乔振梁道:“我妻子痴迷佛学,之前出家的事情你应该听说了,其他书★◎查出死者的身份并不难。

  乔振梁叹了一口气,和吴明一起在沙发上落座,吴明充满关心道:“乔部长,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乔振梁道:“我cháchūsǐzhědeshēnfènbìngbúnán。

  qiáozhènliángtànleyīkǒuqì,héwúmíngyīqǐzàishāfāshàngluòzuò,wúmíngchōngmǎnguānxīndào:“qiáobùzhǎng,zěnmehuìfāshēngzhèyàngdeshìqíng?”

  qiáozhènliángdào:“wǒqīzǐchīmífóxué,zhīqiánchūjiādeshìqíngnǐyīnggāitīngshuōle,qítāshū●友正在看:陶瓷婚TXT下载。”

  吴明点了点头。

  乔振梁道:“这段时间她的身体一直都不好女儿过去看她,□她说想去西山寺烧香,可是没想到这一去竟然走上了不归路……”

  吴明黯然道:“天有不诩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乔部长,既然悲剧已经发生,还请节哀顺变。”

  乔振梁道:“这件事我们一家都不想过度zhāng扬,你应该明白,政坛上哪怕是一点点的风吹草动,都会有人借题发挥兴风作浪。”

  吴明连连点头道:“乔部长,您是我的老领导,您怎样说,我就怎样做。”心中却不免有些懊悔,看来乔振梁是想低调处理这件事,早知如此自己就不来了,这一来反而给自己埋下了一个隐患万一以后有人利用这件事做文章,乔振梁岂不是要怀疑到自己的头上?

  吴明故意岔开话题道:“刚才我在外面好像看到zhāng扬的车了。”

  乔振梁点了点头道:“梦媛jiào他过来帮忙的,这边离滨海不远。”

  吴闻也没有多问,搞清了乔振梁的态度之后他决定尽快告辞,这种麻烦还是少招惹为妙你们老乔家的事儿跟我无关。

  zhāng扬去休息室探望了乔梦媛,乔梦媛并没有入睡,只是拿着一zhāng她和母亲的合影呆呆地看。

  zhāng扬刚刚走进休息室就接到了林秀的电话,却是孟传美血液中的放射物找到了,初步判定是鲍中毒,在环境中这种放射元素很容易被人体均匀吸收,存在于全身软组织中,尤其是肌肉中,长期摄入会造成身体的慢性损伤甚至死亡。

  林秀提醒zhāng扬务必要检查孟传美身边的常用物品看看有无放射物的存在,其他书友正在看:凤血燃目最新章节。

  zhāng扬并没有将孟传美已经死亡的事情告诉林秀,挂上电话,来到乔梦◆媛身边,乔鹏飞看到他过来,起身道:“zhāng扬,你们聊聊,我去看看我大伯。”

  zhāng扬点点头,乔鹏飞离去之后,他来到乔梦媛的身边坐下低声道:“感觉好些了吗?”

  乔梦媛道:“这★○是我妈自己的选择,我改变不了。”

  zhāng扬道:“其实在佛的概念里生死本没有区别,万事万物都有轮回之说也许孟阿姨现在已经得到了解脱口……”

  乔梦媛道:“希望她真的可以得到解脱。”☆shìwǒmāzìjǐdexuǎnzé,wǒgǎibiànbúle。”

  zhāngyángdào:“qíshízàifódegàiniànlǐshēngsǐběnméiyǒuqūbié,wànshìwànwùdōuyǒulúnhuízhīshuōyěxǔmèngāyíxiànzàiyǐjīngdédàolejiětuōkǒu……”

  qiáomèngyuándào:“xīwàngtāzhēndekěyǐdédàojiětuō。”她的手轻轻转动佛珠,母亲留下的那串佛珠。

  zhāng扬伸出手要来了那串佛珠那串佛珠通体碧绿,质地细腻转动佛珠,可以看到其中一颗珠子上刻着两个字一虚幻。

  乔梦媛从zhāng扬的举动中感到了一些异常,诧异道:“这佛珠有什么不对?”

  zhāng扬道:“没什么,梦媛,这件东西如此珍贵还是我先为你保存,你这两天精神恍恍惚惚,万一失落了岂不是可惜?”

  乔梦媛点了点头,她●对zhāng扬是全心全意的信任,她低声道:“我爸想要即刻将我妈妈火化。”她停顿了一下又道:“我知道,他是不想这件事对他造成不良的影响,我不明白,我妈都已经死了,为什么他还有这么多的顾忌,为什么不能让我○妈安安稳稳的走,为什么还要考虑到外界的感受?”

  zhāng扬轻轻拍了拍她的肩头,低声道:“梦媛,其实你爸也有他的难处,孟阿姨死于自杀,这件事如果被外人知道,让有心人加以利用,还不知道要制造出怎样的风浪,你也不想孟阿姨死后不得安宁。其实这件事在我看来,你爸的做法无可厚非,他不仅仅是为了他自己,也不仅仅是为了乔家的声誉,这样做,也是为了保护你们,带着儿子嫁人。”

  乔梦媛道:“他真正看重的无非是自己的官位罢了。”

  zhāng大官人心中暗叹,乔梦媛显然将母亲的死怪罪到了乔振梁的头上,从zhān◆g扬的角度来看,乔振梁在这件事上是非常值得同情的,他要忍受孟传美的背叛,内心极度痛苦,在人前还要强颜欢笑,这对任何人来说都是一种极大的折磨。

  乔鹏举在当天下午来到了荆州市,乔家人在一起开了一□个简短的会议,最终决定还是先将孟传美的遗体火化,由他们带回京城,虽然孟传美生前愿望是将自己的骨灰撒入大海,可毕竟孟家还有人在,就算葬礼不大操大办,私底下还是要举行仪式的。

  乔梦媛虽然不情愿,可最终还是同意了父兄们的提议,遗体火化之时,乔家兄妹都哭得昏天暗地,乔振梁也忍不住流下泪来,着泪水不仅仅是为了孟传美,更是为了他们之间彻底了却的孽缘。

  zhāng扬本想陪同他们一起前往京城,可是乔振梁婉言谢拒了,孟传美的葬礼乔振梁只想在家族再部悄悄进行,不想外人参予。

  zhāng扬也明白,自己已经完成了使命,如果跟过去反而会给乔家造成困扰。

  zhāng扬和乔振梁一家就在殡仪馆外分手,临行之时又嘱托乔梦媛务必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

  zhāng扬并没有马上离开荆山,孟传美的遗体虽然火化了,可并不代表着这件事告一段落,他找到了谢志国,让谢志国帮忙检验孟传美留下的这串佛珠。

  果然不出zhāng扬的意料,这串佛珠内竟然含有大量的放射物鲍成分,孟传美死前,这串佛珠一直都陪伴在她的身边,虽然不知这串佛珠具体陪伴了她多少年,可有一点能够断定,这串佛珠暗藏的放射物鲍,对孟传美的身体造成了长期辐射损害。送给她这串佛珠的人应该不是无心,可能是存心想要加害于她。

  谢志国对检验结果也颇为惊奇,他有些诧异地问道:“这串佛珠你从哪里得来的?”

  zh■āng扬道:“一个朋友的,他最近身体不舒服,抽血化验之后发现他可能有放射病,所以才想起拿这串佛珠过来检验,爱上绝美**师▲āngyángdào:“yīgèpéngyǒude,tāzuìjìnshēntǐbúshūfú,chōuxuèhuàyànzhīhòufāxiàntākěnéngyǒufàngshèbìng,suǒyǐcáixiǎngqǐnázhèchuànfózhūguòláijiǎnyàn,àishàngjuéměi**shī▲最新章节。”

  谢志国道:“这可能是一起谋杀案,zhāng扬,你哪个朋友?”

  zhāng扬笑道:“可能是无意中买到的东西,他也不想追究了。”

  谢志国知道这小子不愿说实话,将☆放在铅盒中的佛珠推还给zhāng扬道:“里面鲍元素的含量很高,这种东西具有很强的放射性,会造成软组织损害,长期接触会导致四zhī无力,最终甚至会了发放射病导致死亡。”

  zhāng扬道:“我会●让他妥善处理这东西。”

  谢志国道:“zhāng扬,我听说你这次过来是给乔夫人治病的?”zhāng扬找林秀帮忙,这件事自然没有瞒过他。

  zhāng扬笑了笑道:“林阿婕都告诉你了?” ▲
  谢志国道:“这件事不会和乔夫人有关吧?”他搞刑侦这么多年,zhāng扬的举动瞒不过他的眼睛。

  zhāng扬道:“这事啊,别人不想zhāng扬,我看咱们还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谢志国笑了笑道:“我才懒得管这种闲事,不过利用放射物害人可是一起严重的刑事案件,身为荆山市的公安局长,追查一下也是我职责范围内的事情。有些事咱们心里都明白,你不想我问,我也不想问,不出大事就好。”

  从谢志国的这句话,zhāng扬听出他可能了解到的情况要比自己想象得多,其实天下间没有不透风的墙,孟传美死在荆山,如果想彻底封锁消息,恐怕没那么容易,乔振梁想要的是掩盖住孟传美自杀的真栩,他不想这件事给乔家造成困扰。
拉牛牛超速提供医道官途1037章节全文字阅读,如果你喜欢医道官途1037章节请收藏医道官途1037章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