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七十章【谁来承担】(下)


  收藏【】,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荣鹏飞虽然希望张扬能够控制住这件事的影响,可事实证明,他的想法只是一相情愿罢了,董正阳之死引发了一场地震,董正阳是北港人,他在当地不乏亲戚,好好的一个大活人被警方带走之后没几天,就变成了一具冷冰冰的尸体,这对他的亲人和朋友来説是无法接受的,在董正阳死后第二天,就出现了近两百人在北港市委大门前长跪不起,打起条幅——草菅人命,千古奇冤。

  项诚上班的时候就亲眼目睹了这群情激愤的场面,hěn多人都认得项诚的车号,看到项诚的座驾过来,不知有谁喊了一句:“项书记来了!”那群人潮水般向项诚的汽车涌了上来,负责维持秩序的警察赶紧上前组织人墙,试图jiāng这悲愤的人群阻挡在外,可是在这种状况下,他們的警力明显是不够的,项诚的司机见状想要倒车,可是后面也有不少人围了上来,项诚的座驾就这样被包围在人群之中。

  外面有人在哭叫着,有人在拍打着车窗,司机的脸都吓白了,项诚表现的倒是相当镇定,他表情如常,示意司机打开中控,推门走了出

  司机提醒项诚外面的人群情绪激动,要注意人身安全,事实上他也做出了坚决捍卫领导安危的举动,第一时间冲□出去挡在项诚面前。

  人群虽然激动,可是却没有丧失理性,项诚一出来,那群人哗啦一下就跪了下去,项诚道:“大家这是干什么?有话好説,有话站起来説。”

  人群中有一个老年男子痛哭道:“项书◎记,求你给我們做主啊,求你给我們老百姓説句话啊……”

  项诚道:“老人家,您不要这个样子,有什么话你就説出来,我是北港的市委书记,我的职责就是为老百姓説话的,我工作的目的就是要维护你們的利益。”

  此时警察和保卫全都赶了过来·想要jiāng项诚和人群分隔开来·项诚做了一个不必着急的手势,他走上前去,握住那老人的手,jiāng他从地上扶起来·他的脸上带着悲悯的表情,语重心长道:“大家不要这样,有什么话·对我这个市委书记説,你們有什么委屈,有什么心事对我説·我项诚在位一天就会为你們主持公道。”

  董正阳的家人前往市委阄事的时候,张扬就已经收到了消息,从董正阳死过之后,滨海这边一直表现的相当平静,出奇的平静,张扬知道这种平静维持不了太久的时间·董正阳已经点燃了导火索,这个炸药包早晚都要爆,只是不知道在什么时候。

  张扬是从北港市公安局长袁孝工那里得知董正阳家人去市委门口阄事的·他并没有感到意外,董正阳的家人闹事是正常的,不闹事反倒奇怪了。

  袁孝工的语气非常郑重:“张书记,这件事闹得沸沸扬扬,董正阳家里人纠结了几百口子聚在市委门前,项书记已经接见了董家的代表。”

  张扬道:“他們找项书记反映什么情况?”

  袁孝工犹豫了一下道:“他們説你制造冤案·先无辜殴打董正阳,又利用权力jiāng他非法拘禁·董正阳在被羁押期间遭遇到了不公平的待遇,他們要求公布董正阳的死因,要求上级部门介入调查。”

  张扬道:“可以理解他們的心情。”

  袁孝工道:“张书记,我多説一句,这件事一定要慎之又慎啊!”袁孝工虽然知道张扬背景hěn深,但是这次不是小事,而且看情形有愈演愈烈的趋势,如果闹大,即便是张扬恐怕也没那么容易化解。

  张扬道:“多谢袁局提醒,我知道应该怎么做。”

  放下电话,张扬不由得叹了一口气,他嘴里説得轻松,可是内心中却是纠结的hěn,这件事涉及到了文浩南,根据他目前掌握的情况,董正阳无疑是死在了文浩南手中,但是文浩南断然否决了这件事,如果他撇清责任,那么所有的责任就要落在滨海公安局方面,董正阳的真正死因是瞒不住的,张扬也没有隐瞒的打算,现在他并没有jiāng文浩南的事情宣扬出去,只是告诉了荣鹏飞,文浩南是省厅派下来的,他希望省厅能够给出一个解决方案。

  然而从昨天和荣鹏飞联系之后,到现在荣鹏飞都没有给他答复,张大官人的耐心也在一点一点的消退,这件事拖得越久对他就越不利。

  挂上袁孝工的电话后不久,市委书记项诚就让秘书打来了电话,通知张扬马上去他那里。电话中并没有説是什么事,但是张扬也能够猜到肯定是关于董正阳的事件。

  张扬直接来到项诚的办公室,他惊奇地发现省公安厅副厅长荣鹏飞已经到了,北港市公安局局长袁孝工也在项诚的办公室内,每个人的表情都非常严峻。

  张扬和他們打了招呼之后,来到袁孝工身边坐下。

  项诚叹了口气道:“张扬啊,这次你可捅了一个大漏子。”

  张扬看了荣鹏飞一眼,荣鹏飞眉头紧锁,似乎仍然在思索着,并没有説话的意思。张扬道:“事情还没有完全调查清楚,项书记,您别着急。”其实张扬把这件事看得hěn清楚,他没有把文浩南给推出来,毕竟他还不知道荣鹏飞的态度。

  项诚道:“你是没看到,今天四百多人把市委大门给堵上了,他們口口shēngshēng叫嚷着千古奇冤,説你利用手中职权把董正阳迫害致死。”

  张大官人听他这么説心中大为不爽,即便是那帮人这么説,你项诚用得着重复吗?这老项真是不厚道,抓住机会落井下石,这会儿心中不知多么高兴呢。

  公安局长袁孝工道:“我觉得这件事非常蹊跷,董正阳送到医院不治身亡,到现在为止,他的尸检结果我們并没有向外公布,他的家人为什么要一口咬定他是被殴打致死的?而且矛头直指张书记○和滨海公安系统,是不是有人jiāng内部消息透露了出去?”

  项诚道:“现在不是分析阴谋论的时候,我且问你,董正阳究竟是怎么死的?他的尸检结果到底是什么?”

  袁孝工没有回答,他看了张◎扬一眼,虽然尸检结果已经出来了′但是如果经由他的嘴里説出·hěn可能会得罪张扬。

  张扬道:“尸检结果……”

  荣鹏飞此时开口打断他的话道:“这件事必须要慎重,项书记,我这次过来,就是为了处理这件事。”

  项诚道:“荣厅·现在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滨海公安系统,我們必须要找到一个最佳的方案,尽快平息这次事件。”

  荣鹏飞道:“会有办法的·尸检结果和相关事件的责任处理马上就会对社会公布。”

  项诚点了点头道:“越早平息这件事越好。”

  征求项诚的意见之后,荣鹏飞和张扬来到小会议室内单独谈话。

  张扬jiāng房门关上,言语中明显带着怒气:“荣厅·您来得倒是挺快,直奔北港,是不是已经想好了解决这件事的方法?”

  荣鹏飞道:“我刚刚来到,和袁孝工联系之后才知道你要来这里的消息,所以就直接到项诚办公室等你了。”

  张扬道:“荣厅既◇然来了,这件事就交给您解决吧。”

  荣鹏飞道:“尸检报告我已经看过了·董正阳死于肝脾破裂引起的内出血。”

  张扬道:“董正阳死前只有文浩南提审了他!”

  荣鹏飞道:“我问过文浩◆南,他坚称自己没有对董正阳进行过任何的暴力殴打和人身攻击,当时他审讯董正阳的时候·还有工作组的两名同志在场陪同,他們都可以作证。”

  张扬一听就火了:“荣厅,您什么意思?合着我説的都是谎话,我在诋毁他?”

  荣鹏飞道:“你叫什么?shēng音大就能解决问题?我們现在是在分析问题,你就不能冷静一点。”

  张扬道:“你让我怎么冷静?董正阳死了,尸检结果清清楚楚摆在那里·我們怎么向人家家里人交代?难道我們説他是病死的?你觉得能够交代的过去?”

  荣鹏飞道:“我刚才和孝工同志交流了一下情况,董家人应该听説了什么·hěn可能已经掌握了董正阳死亡的内幕情况,我怀疑你們公安局内部已经有人把情况泄露了出去。”

  张扬道:“为什么不让文浩南过来,我当面问他!”

  荣鹏飞道:“张扬,在这件事上你并没有确实的证据可以指证董正阳遭受了文浩南的殴打,他有证人,你拿得出★证据吗?”

  张扬怒道:“搞不好他的两名证人也参与了殴打,自己人给自己人作证,亏你們省厅能够想得出来,我问你,当时我們滨海公安局派出了陪同人员,为什么文浩南要把他排斥在外?”

  荣鹏飞●道:“张扬,任何事都是需要证据的,这件事存在hěn多种可能,你所説的只是其中一种,就算浩南有存在殴打董正阳的可能,他提审之前董正阳是不是已经受到了殴打?还有,他把董正阳送回去之后,是不是又有人对董正阳实施了殴打?”

  张扬瞪大了眼睛:“荣厅,你什么意思?你是不是説这责任应该我們来承担?”

  荣鹏飞道:“我不是这个意思,但是你也不能只凭着个人感情的好恶去判断一件事。”

  张扬道:“文浩南是我干哥哥,我会害他?你以为我会害他吗?你以为我会凭空捏造一件事去扣在他的身上?”

  荣鹏飞道:“我是就事论事,我对你,对文浩南都是一视同人,文浩南在这件事上的确存在疑点,但是你自己就没有嫌疑吗?董正阳为什么被关进去,他犯了什么罪?”

  “他跑到别人葬lǐ上闹事,侮辱死者,制造混乱,无论哪样罪关他都不冤。”

  荣鹏飞摇了摇头道:“权力是个hěn危险的东西,我們运用它的时候一定要慎之又慎。”

  张扬道:“荣厅,我没有滥用手头的权力,我只是在伸张正义!”

  “正义的标准不是由你界定的!”

  张扬点了点头道:“好,我們不谈这些,您打算怎么处理这件事?”他jiāng问题扔给荣鹏飞。

  荣鹏飞道:“这件事必须要有人出来承担责任,董正阳在看守所发生了问题,就要从根源查起

  张扬道:“荣厅,我不认为看守所有问题,我不认为我們滨海◇公安局内部在执法的过程中有任何问题·我們的公安人员只是配合工作组工作·是工作组不按照章程办事。”

  荣鹏飞有些火了:“你怎么就不明白,你没有证据,你凭什么説是工作组出了问题?”

  张扬○gōngānjúnèibùzàizhífǎdeguòchéngzhōngyǒurènhéwèntí·wǒmendegōngānrényuánzhīshìpèihégōngzuòzǔgōngzuò·shìgōngzuòzǔbúànzhàozhāngchéngbànshì。”

  róngpéngfēiyǒuxiēhuǒle:“nǐzěnmejiùbúmíngbái,nǐméiyǒuzhèngjù,nǐpíngshímeshuìshìgōngzuòzǔchūlewèntí?”

  zhāngyáng道:“我不明白?我比谁都明白,荣厅·我知道我没证据,但是这件事明摆着的,好好的人被你們工作组给提走了·回来就闹出这么大的事情,你們为什么不按照规则办事?你們为什么要把我們派去的同志给打发到外面,整个审□讯过程有什么需要保密的?现在人死了·你説我們没证据,也就是説所有责任都要让我們来承担了?”

  荣鹏飞压住怒火道:“张扬,我没説让你承担。”

  张扬恨恨点了点头道:“没説让我承担,你的意★思是什么?你暗示我把责任推出去,反正还有下级承担。”张大官人是真火了,他和荣鹏飞硬杠上了。

  荣鹏飞怒道:“难道説看守所没有责任?如果他們责任心更强一点·早就应该发现董正阳的身体出了问题,早就应该jiāng他送到医院,事情也不会闹到这种不可收拾的地步。”

  张扬充满失望的望着荣鹏飞·虽然荣鹏飞没有挑明,但是张扬已经明白了荣鹏飞的态度,他要追究责任,却不是从文浩南查起,张扬明白荣鹏飞在原则上的坚持是有所保留的,即便是他知道这件事上存在着疑点·首先想到的仍然是保护文浩南,这也难怪·以文浩南显赫的家世,任何人都不可能不去考虑,不去顾虑。

  张扬没有继续和荣鹏飞説下去,他缓步离开了小会议室,当房门在荣鹏飞的身后关闭,荣鹏飞紧紧闭上了眼睛,过了好久他方才睁开了双目,房门被轻轻敲响,荣鹏飞以为张扬去而复返,不过他hěn快就明白,这只是自己的奢望罢了,张扬的性格宁折不弯,虽然他看◆起来玩世不恭,但是在原则的问题上,这小子从来都是寸步不让。

  进来的是袁孝工,他来到荣鹏飞身边,低shēng道:“荣厅长,这件事您看……”

  荣鹏飞道:“找到责任人,一定要给大家一个交◎代。”

  “我都不明白张扬为什么要这样?他为什么要针对我?我提审董正阳不假,但是我一切都是按照规章制度来办的,审问董正阳的时候,我們工作组还有两位同志在场,他們都可以为我作证,我根本没有动过董▲正阳一根手指。”文浩南愤愤然道。

  荣鹏飞道:“浩南,我不是不相信你,可是张扬的人品你也知道,他不会平白无故的诬陷别人,尤其是,你又是他的干哥哥。”

  文浩南道:“荣厅,您认为我有问题□◆?”

  荣鹏飞道:“我不是説你有问题,我是説,你們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文浩南道:“张扬认为董正阳是我打死的,那好,让他拿出证据,他当时并不在场,有没有任何的证据,他凭什么要把这○◆?”

  荣鹏飞道:“我不是説你有问题,我是説,你們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文浩南?”

  róngpéngfēidào:“wǒbúshìshuìnǐyǒuwèntí,wǒshìshuì,nǐmenzhījiānshìbúshìyǒushímewùhuì?”

  wénhàonándào:“zhāngyángrènwéidǒngzhèngyángshìwǒdǎsǐde,nàhǎo,ràngtānáchūzhèngjù,tādāngshíbìngbúzàichǎng,yǒuméiyǒurènhédezhèngjù,tāpíngshímeyàobǎzhè件事赖在我头上,滨海公安系统的名shēng一直都不怎么样,过去他們不是没有滥用私刑的先例,曾经还有警察因为这种事受到了处罚。”

  荣鹏飞道:“这件事非常麻烦,根据尸检报告,董正阳死前肯定遭到了殴打,抛开谁打了他不论,这件事必定要由公安机关负责,毕竟他当时被临时关押。”

  文浩南道:“因为我提审他,就把这件事算在了我头上,好,荣厅,如果你坚持那么认为,我也无话可説,处分我就是,把董正▲阳死亡的责任全都算在我的头上,这件事总得有人出来扛。”

  荣鹏飞道:“我的本意是要把这件事暂时平息下去,稳定董家人的情绪,给我們一段时间,让我們查清楚董正阳在死前的这段时间究竟发生了什么,可是■董正阳的死因却不知被谁透露了出去。”

  文浩南道:“荣厅,我不认为这个世界上会有多少阴谋,既然没有人愿意承担这个责任,那么,总得有人站出来,我来承担一切后果就是。”

  荣鹏飞道:“浩南,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不可能让一个无辜者来背负这个责任,因为那样是对死者的不公平。”

  文浩南道:“荣厅,我説句不该説的话,董正阳这次回来,目的就是在丁氏兄弟的葬lǐ上闹事,他要报当年的一箭之仇,我虽然没有亲眼目睹当天葬lǐ的状况,可是也听説了,董正阳搞得hěn过份,是不是还有这种可能,有人记恨董正阳当天的所作所为,所以借着这个机会报复。”

  荣鹏飞道:“混进看守所内报复董正阳?”他摇了摇头:“如果真的想报复,痛快的jiāng他弄死不就玩了,何苦要折磨他那么麻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