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历34年,战争依然在继续,人类沉浸在G粒子的美妙之中,感受着G粒子带来的强大,以为自己成为了真正的神,可以掌控一切,天下无双

  ——思想家:迈克雷迪

  历52年,今日对于大秦帝国来shuō绝对shì个值得纪念的日子,因为他们在台洲岛的争夺上,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历史会记住今天,但会记住一个人的名字,那就shì——洪锋,一手主导整场战争,以摧枯拉巧的方式,夺下了被占领了十九年之久的台洲岛

  ——历史家:周光敏

  历75年,大秦帝国沉浸在悲痛之中,因为在一场关键的战争中,他们输的很惨惨到号称帝国最强的军团:刚腕之斗神军团,除了帝国三大战神之一的洪锋大将军之外,全员战死在战场之上

  你可能无法想象,这场战争打的shì多么惨烈,在孤立无援的状态下,战神洪锋率领刚腕之斗神军团足足坚持长达九天八夜的时间,可谓shì拼尽了最后一粒汗水,乃至最后一滴热血,●最终只能饮恨而死

  质问历史,质问帝国,这究竟shì个什么情况,才能造成局势大好一片的战役,最后彻底的溃败?并酿成了如此巨大的……悲剧?

  真相,永远隐瞒在某些人的手中

  ——■大秦帝国天鹰战神:戚光祖

  ……

  …………

  时间:历75年11月

  地点:大秦帝国首都上京,天子居所皇宫,平时帝国与文武大臣议事的议天殿的广场

  11月的天气下,鹅毛的大雪早就把上京的土地披上一层银衣,踩在上面如同软软的垫子,很shì舒服的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可shì就在此刻,即便shì厚重的积雪,也掩饰不住那沉重的脚步声,就像战场上激昂的战鼓,回荡在空旷的广场之上

  哒哒哒……哒

  周围很吵

  除了这沉重的脚步声之外,还有十分剧烈的吵闹声,无数大秦帝国的皇宫禁卫军仿佛蚂蚁般从四面八方涌出,于高空俯瞰,重重叠叠的人影,已经彻底把殿前广场给堵个水泄不通

  可已经拥挤到如此程度,殿前广场依然空出了一个圆,而这个圆的出现,并不shì这些平时高高在上的皇chéng禁卫军故意留出的空隙,则shì因为一个人,一个在大秦帝国享受着神话般待遇的男人

  他就shì大秦帝国的军神、战神、百战百胜,一手推动整个大秦帝国的历史,为大秦帝国打下了辽阔疆土的传奇人物——战神洪锋

  但shì帝国的传奇,此刻看起来却异常凄惨

  因为那平时充满了桀骜的眼神,此刻满shì哀伤和悲痛;而那如刀削般完美的刚毅面容,却被层层的污血所掩盖;那代表着帝国最高统帅的军服,此刻亦shì破损不堪,可见到衣服下的铜铸肌肤

  甚至,就连帝国号称最高杰作,三大神器之一的暴风刚腕,此刻也破损严重,惨到几乎快要报废的程度,已经无法维持正常的运转,无法再提供大量的G粒子

  可shì即便如此,洪锋所散发出的压迫力,所具备的震慑力,依然让整个皇宫的禁卫军,不敢靠近和逾越半步

  “将……将军,圣上shuō:如果你回来了,请在玄武门外等候,你……你……你这样擅闯,让我们……”

  上任的禁卫军统领柯金楠很艰难的shuō着,期望洪锋就此退去这时候的他,已经再无刚刚走马上任时的小人得志了,开始怀念前不久刚刚愤怒请辞的原禁卫军统领,同时也shì帝国三大战神之一的天鹰战神戚光祖

  如果,如果戚光祖还在的话,以他与洪◎锋的交情,同时再加上本身强横的实力,应该能够阻止战神洪锋

  可惜的shì,现在这些都shì妄想,上任的禁卫军统领柯金楠,此时仅仅只shì被战神洪锋寒冷且锐利的目光所望一下,便把已经shuō了大□◇半的话全部都咽到肚子里,不敢再多shuō一句

  随即,洪锋如入无人之境,坚定的步伐继续前进,他每走一步,所有的禁卫军被逼无奈的挪动一步,直至挪无可挪,都拥堵在大殿门前后,无奈的朝两边退去
  直至此刻,面对着洪锋仍无人敢冒犯,战神之威,由此可见

  轰隆

  洪峰推开议天殿大门,用百层合金打造,沉三百吨的大门在洪锋手中,就像shì推开木门般轻松,几乎没有丝毫的压力但随着洪锋把大门推开,议天殿内吵闹的声音,也随着传了出来

  “废物,都他妈的shì废物,洪锋已经浴血奋战九天八夜没有休息,再加上从沙魔关花费三日的时间赶回,已经shì筋疲力尽了,但shì朕的禁卫军却无一人敢阻,废物,都shì……”

  声音戛然而止

  伴随着议天殿的大门敞开,所有的声音消失的干干静静,针落可闻,叶落亦如雷声

  因为……洪锋已经来了

  “洪,洪将军……”

  端坐在帝位上的大秦帝国年轻君王华圣德表情僵硬,略微尴尬的看了一眼洪锋,本想shuō些什么,但触及到洪锋的眼神之后,仿佛失去了所有的力气,一屁股重重坐在龙椅之上,喘了几口气,再也shuō不出来什么了

  “大胆洪锋还不退下,等待圣上召见”

  大秦帝国君王已经畏惧洪锋到如此地步,整个皇chéng内洪锋都如入无人之境,此时居然还敢有质问洪锋的人,自然非同一般而这个人正shì帝国三大战神之一——大将军、辅政无双王、皇帝的亲叔叔华无极了

  可shì面对华无极,洪锋却视若无物,目光直勾勾的不含一丝感情,看着皇帝华圣德,终于开口沙哑着问道:“为……什么”

  为什么?◆

  简单三个字,让满朝文武都头皮一炸,寒毛直立,冷汗直流,哑口无言,心生畏惧甚至就连同有战神之称,站在皇位之旁的华无极,都下意识的小退了半步

  “为什么?”

  “为什么没有援军▲

  jiǎndānsāngèzì,ràngmǎncháowénwǔdōutóupíyīzhà,hánmáozhílì,lěnghànzhíliú,yǎkǒuwúyán,xīnshēngwèijùshènzhìjiùliántóngyǒuzhànshénzhīchēng,zhànzàihuángwèizhīpángdehuáwújí,dōuxiàyìshídexiǎotuìlebànbù

  “wéishíme?”

  “wéishímeméiyǒuyuánjun1?”

  “为什么没有粮草?”

  “为什么我连写十八道救急文书,都没有任何回应?”

  一声声质问从洪锋的口中,沙哑的缓缓道了出来,就像shì风干的沙子,就像shì枯竭的大地,就像shì离开了水很久的鱼儿,声音不大,似乎大一点都会让嗓子喊破可即便shì如此低微的声音,却犹如雷鼓炸响,每个人都在心神颤抖,僵硬的垂下头来

  “九天八夜,整整九天八夜”

  “我军十万军士,三千神武,在满shì黄沙,连个鸡都不下蛋的沙魔关血战了整整九天八夜所面对的shì穆斯神立国整整八十万战士,两位战神,三万神武”

  “你让我怎么打?”

  残忍的数字,残忍的沙哑声,让洪锋表情悲痛的扭曲,看起来就像shì地狱中走出来的恶鬼

  “没了”

  “全都没了”

  “十万将士的生命,三千神武的鲜血,还有我洪锋所有的袍泽,及刚腕之斗神军团的兄弟们”

  “全都没了”

  “呵呵,他们最大的只有三十五岁,年纪最幼的只有十六岁,他们把所有的热血都洒在战场之上,把自己的一切都贡献在保家卫国之上”

  洪锋惨笑着,沙哑的声音充满了悲痛,双眼shì仿佛死了般,两道浑浊的泪水,顺着满shì污血的刚毅面容流下,滚烫……滚烫……

  “我洪锋一心为国舍家,戎马半生,几乎连儿子都没有抱过几回,只求大秦国泰民安,只求大秦歌舞升平,只求大秦无敌敢犯,无人敢挑战天朝权威”

  “我想问问你们,我求的什么?”

  “我想问问你们,我图个什么?”

  “现在我只想问一句,为什么……为什么弃十万将士不顾,难道他们就不shì大秦帝国的军士吗?难道他们就命该如此吗?”

  沙哑的声音回荡着,没有人敢回答洪锋的话,没有人能够回答洪锋的话,因为洪锋那沙哑的声音,就像shì利剑般,直透人心

  片刻后,还shì同为战神的华无极,勉强定神shuō道:“洪锋,你不要激动,同为将,你应该知道调兵遣将并非那么容易的事情难道你急,我们就不急吗?这些日子里,我们始终在准备救援之事,可shì怎么也没有想到,穆斯神立国的军队会来势那么凶,没有想到,你居然没有支撑下去”

  “放屁”

  洪锋几乎用尽所有的声音吼了出来,可shì他喉咙都快吼破了,但shì沙哑的声音怎么也响不起来,反而就像shì神魔在低吟,让人心神皆寒

  而就当所有人满脸僵硬之时,洪锋已经怒指着站在皇帝身边的华无极,shuō道:“你当年被困虎鲨湾,八万士兵无粮,八万士兵均疲惫异常,几乎只能等死”

  “可shì我有放弃你吗?”

  “我带着刚腕之斗神军团,连夜奔袭,几乎连休息都没有休息,从上京赶到南亚,然后与整整十五倍于我方的敌人血战,生生的把你救出来”

  “我想问你,当时我为什么没有你所shuō的那些情况?”

  华无极哑口无言,直接沉默了下来,而洪锋没有再理会shuō不出话的华无极,目光再次转向皇帝华圣德,继续质问道:“你不怕吗?沙魔关失守,如同向穆斯神立国敞开大门,八十万敌军长驱直入,只要二十天,就能从沙魔关一路打到上京到时候,你的屁股,还能稳稳坐在这龙椅之上吗?”

  “放肆”

  华无极大喝一声,面色铁青的看着洪锋,冷道:“洪锋,给你最后一个机会,立刻滚回家去休息,等候发落否则,就算你战功赫赫,也别怪皇威浩荡,天威难平”

  “我洪锋怕什么?”

  洪锋沙哑的声音冰冷依旧,坚定不移的shuō道:“我洪锋今天,就shì为了十万热血男儿讨个公道,如果今天不解释清楚,就别怪我洪锋……弑,君,平,愤”

  唰

  整个议天殿所有的文武大臣,都‘唰’的脸色一变,齐齐打了个冷颤甚至就连坐在龙椅上的皇帝华圣德,都浑身一摊,软在龙椅之上

  “我弟,不要冲动啊”

  同为战神,可shì华无极此刻却额头冷汗密布,面对虚弱、疲惫不堪的洪锋,居然没有丝毫争斗的勇气,从原本的强硬,转为软语,赶紧shuō道:“清雨还在家等着你呢,你也很久没有见战儿了,还shì先回去看看战儿,这事明天我们定然会给你一个交代的”

  清雨全名华清雨,乃shì华无极的妹妹,同时也shì洪锋的妻子

  洪战则shì洪锋于四十五岁时,才和华清雨所生的孩子,今年四岁,几乎可以shuōshì洪锋的心头肉,

  故,在听闻了华清雨和洪战的消息后,洪锋的表情略微柔和但想起整整十万将士的灵魂在等着他,原本表情柔和许多的洪锋,瞬间恢复了刚毅,毅然继续为十万将士索取一个公道

☆  可shì就在这个时候……

  “爸爸”

  一声清脆的呼声,让洪锋为之一震,接着就见华清雨抱着洪战,莫名其妙的来到了议天殿之上

  “锋,先回去,不要胡闹了好吗?”

  华◆清雨似乎早就知道shì怎么回事,赶来的第一时间,就立刻劝解洪锋,并且握着洪锋的手,露出了苦苦哀求之色

  洪锋的表情瞬间变的十分难看,僵硬shuō道:“清雨,这次你shuō什么,我都不能再听你的了你可知道,这些日子里我shì怎么度过的吗?十万将士啊他们的灵魂每日在我眼前哭诉,他们的尸骨和热血仍然未干,今天无论如何我都要为他们讨一个公道”

  华清雨脸色瞬间变的无比苍白,僵硬的shuō道:“锋,不要冲动”

  shuō着,华清雨轻轻拍了拍洪战的后背,开口shuō道:“战儿,乖,让爸爸和我们一起回家”

  年纪尚幼,完全不知道shì什么情况的洪战,在母亲的吩咐下,声音稚嫩的响起:“爸爸,我们回家”

  洪锋深吸了一口气,强忍着不去看爱子和爱妻的面容,用力推开华清雨,shuō道:“对不起,我洪锋今天必须为十万将士讨回这个公道,哪怕shì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

▲  话shuō之间,洪锋没有迟疑,大步流星的朝皇帝华圣德走去,目光坚定,没有丝毫的迷茫

  皇帝华圣德大惊,慌乱的舞着手,面色苍白道:“来人,来人,洪锋疯了,他要杀朕快来人,救驾,救驾啊”
  随即,皇帝华圣德紧紧拉着身边的华无极,哭丧着声音喊道:“皇叔,救我,救我啊”

  华无极此刻亦shì头皮发炸,面色铁青,但shì他却没有望向洪锋,也没有理会皇帝华圣德,而shì紧紧看着华清雨,目光焦急,略带一丝催促之意

  华无极什么意思?

  如果在平时,洪锋肯定会注意,但现在他所有的心思都放在要从皇帝身上讨回公道上面,再加上连日的疲惫,他虚弱的已经无暇注意到那么多事情了

  而恰恰就shì这个疏忽,为洪锋带来了致命的……背叛

  噗嗤

  这shì一个残忍的刺入声

  让洪锋原本坚毅和刚硬的面容,此刻被无穷的吃惊和不解所代替,他垂头看了一下胸口处冒出的剑尖,不仅锋利,而且还淬了致命的毒药

  但这不shì让洪锋最吃惊和不解的地方,真正让他吃惊的shì,在他回头的刹那,看着利剑的剑柄,此刻正握在自己的爱妻手中

  “为……什么?”

  利剑几乎贯穿了洪锋的心脏,以洪锋战神的修为,此伤也足以致命但shì在这个时刻,洪锋还shì咬牙问出了,今天他所shuō的最多的三个字,质问着自己的妻子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华清雨声音哽咽,泣不成声,惊慌失措的赶紧松开手,仿佛无助彷徨的孩子,看着满手的鲜血,一步一步的向后退着,哪怕shì因为太过惊慌,自己把自己拌倒在地,仍然在退着,离洪锋越来越远,越来越陌生

  洪锋这个瞬间,彻底的惊呆了

  下一刻,强大的洪锋也忍受不住心脏破损,及剧毒的双重攻击,表情痛苦的倒在了血泊中,意识模糊,气若游丝

  但即便shì如此,洪锋■依然表情吃惊,满shì浓浓的迷茫和不解

  倒shì发生了这件事后,华无极整个人却当场镇定了下来,一步步从皇台上走了下来,缓缓走向了洪锋,开口shuō道:“为什么?你不shì想要解释吗?我现在就★给你一个解释”

  话音落下,华无极在洪锋的面前蹲了下来,一把抓住洪锋的衣领,把洪锋拽提到面前,目光阴戾,面容扭曲,凑到洪锋的耳边,小声低语道:“shuō实话,我已经忍你很久了”

  “你洪锋不过shì庶民出身,**身份,凭什么和我齐名,并且所有的人都拥护你,呼吁让你当帝国的大元帅?”

  “没有你洪锋,这帝国就shì我华无极的天下,没有人敢再违逆我,没有人敢和我叫板,包括那个狗皇帝,也一样”

  “洪锋啊洪锋,你就像shì一块茅坑里的臭石头,我怎么踢都踢不走,整天挡在我的面前,坏了我多少好事?”

  “我shuō了这么多,你明白了吗?”

  “实话和你shuō,这一切都shì我策划的,包括清雨嫁给你,都shì我安排在你身边的一颗棋子事实证明,我这个决定非常重要,终于把你这个臭石头踢开了”

  “你去死,放心的做个明白鬼去死,你在阴曹地府好好的等着,好好的看着不久的将来,整个大秦帝国都shì我的,而你不过shì狗屎,将什么都不shì”

  残忍的话,一句句犹如刀子割在洪锋的心中,摧毁着洪锋最后的一丝意志,就像shì魔鬼般吞没

  这个瞬间,洪锋的确什么都明白了

  原来一切的一切,都shì自己的大舅子,平时对自己百般照顾,虚与委蛇几十年的华无极所设计的阴谋

  这一刻,洪锋终于理解,人心真的可以丧尽天良到这等地步

  这一刻,洪锋也终于知道,自己的愤怒究竟该如何发泄

  “嘿”

  洪锋在此刻突然露出了一个狰狞的笑容,双眼带着一股惨烈和不屈,冷笑间,突然从将死之躯中,爆发出了一股海啸般的G粒子 ▲
  华无极大惊

  不敢置信的看着洪锋,就像shì受了惊的毒蛇般,嘶的一声,就fēi快的向后电射了出去

  但shì他再快,也没有闻名天下的刚腕战神的拳快

  轰隆

  凝聚了洪锋所有的愤怒,汇聚了洪锋所有残余的力量,那钢铁般的巨拳,就像划过天空的闪电,尽管只shì一瞬间,却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闪亮光芒

  轰

  刚腕就shì刚腕,战神就shì战神,将死之躯,依然爆发出了万吨拳力,重重的轰碎了华无极的护体G粒子,结结实实的轰在了华无极的胸口之上,打碎了华无极整个胸口所有的骨头,一拳直接把华无极轰出了议天殿,轰到了八百米的高空之上

  呜哇

▲  痛在蔓延,华无极一口一口的鲜血呕出,在虚空上炸开了一道道血花,再无刚刚那份从容的模样

  惊

  议天殿所有的人全都惊呆了,大多数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甚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看着将死的洪锋,★在瞬间还能爆发出如此恐怖的力量,各个头皮发炸,心神惊骇

  但刚腕战神终究shì太疲劳了……

  而且华无极虽然丧尽天良,但他毕竟也有着战神级的修为,这一拳虽然很重,但不足以要了他的命

  不甘

  不甘心啊

  洪锋看着在天空中抛fēi的华无极,歇斯底里的吼破嗓音,爆喝道:“以天地为证,以十万军士的灵魂为证,我洪锋就算shì死,也要再一步步从地狱中爬出来,把你华无极,彻底撕的粉碎”

  咔嚓

  一声晴空霹雳贯穿虚空,仿佛天地应证了洪锋的誓言,让天下皆惊,无数人为之胆寒

  历75年11月25日7时35分12秒

  大秦帝国的军神、战神、百战百胜,一手推动整个大秦帝国的历史,为大秦帝国打下了辽阔疆土的传奇人物——战神洪锋

  丧命在他所为之奉献一生的帝国手中

  而伴随着战神洪锋的死,这场轰动全国,最后导致掌握了整个东南亚的大秦帝国分崩离析,兵变四起的局面

  战争正式拉开了帷幕

  可shì这一刻,却谁都没有预料,shì谁也没有关注

  只有,只有一个四岁的无辜孩子,惊慌失措的站在议天殿之上,无助的一遍又一遍问道:“妈妈……妈妈……为什么爸爸不shuō话了?为什么爸爸不抱我了?为什么……为什么……”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