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篇 第三十六章 销赃


  yǔ宙各方势力的yǔ宙之主们还一颗颗原始xīng奔波,辛苦找寻,血云殿主,踪迹,可一则消息忽然传来北疆联盟,xīng河之主,和血云殿主交战”二者正面厮杀,血云殿主在xīng河之主全力攻击面前仅仅受极轻微伤”气息几乎无变化,而后xīng河之主主动放弃直接离开

  “不可能”,“xīng河之主全力以赴了?全力以赴的xīng河之主,我虽然能接下”可也dé重伤那血云殿主气息都几乎没变化?”

  “怎么会这么强大?”

  “血云殿主是不是躲在血云殿内,凭借血云殿挡住这一招?什么,没有?直接正面交战挡住了xīng河之主的绝招?”

  在一颗颗原始xīng上搜索的yǔ宙之主★们完全震惊了,他们不相信听到的一切”刨根问底仔细问清一切,越是询问越走了解那一战的情况”这些yǔ宙之主们就越加绝望,天”xīng河之主使用最擅长的至宝,使用最逆天的绝招

  血云殿主正面抗下”伤■势都可以忽略?

  无力

  无力感几乎涌现在每一个yǔ宙之主心头”就算烽火神主等存在”自信和xīng河之主相差无几却也不敢说能越xīng河之主

  “走”

  “回去”

  “就这么走了?”

  “不走,yòu如何?xīng河之主都奈何不dé”那便没有yǔ宙之主能奈何“血云殿主,了即使是yǔ宙最强者,也仅仅比xīng河之主稍微强上一筹罢了在原始yǔ宙中,yǔ宙最强者的威能是受到极大束缚的xīng河之主都没令血云殿主怎么受伤,yǔ宙最强者能怎么样?重伤血云殿主?”

  “走”

  一个个yǔ宙之主都放弃了,毕竟此次追杀行动,他们感觉到了无力

  “没想到血云殿主变这么强了”

  “当年的血云殿主虽然厉害,却不至于这么离谱”像xīng河之主等存在,一旦去追杀,当年的血云殿主都是早早就望风而逃根本不敢抵抗的”

  “实力变强,杀他难了”

  一些yǔ宙之主们都主动开始离开

  yǔ宙就是这样

  实力决定了命运

  就算再疯狂再肆意再邪恶”如果能成为yǔ宙最强者层次”那么各大势力都不敢来招惹,反而来讨好像,坐山客”虚真魔神,等几位独行yǔ宙最强者,脾气怪异,想杀就杀,可没有任何一个势力敢喊打喊杀,连喊都不敢,为何?

  别说成yǔ宙最强者了,只要达到xīng河之主那层次”便足以受各大势力疯狂邀请、供奉了

  显然血云殿主能够在xīng河之主最强绝招下都没怎么受伤,已然差不多快到这层次了

  “以后别去招惹那疯子”,“别招惹,杀yòu杀不死”逃命yòu厉害,yòu无牵无挂,除非◇是耗费无尽代价去〖镇〗压封印他,将他永远封印,可那代价没哪一个势力愿意做的毕竟血云殿主只是个体”没牵扯到各大势力的存亡”

  一战,决安地位

  血云殿主从当年那个yǔ宙各大势力喊打”变成■shìhàofèiwújìndàijiàqù〖zhèn〗yāfēngyìntā,jiāngtāyǒngyuǎnfēngyìn,kěnàdàijiàméinǎyīgèshìlìyuànyìzuòdebìjìngxuèyúndiànzhǔzhīshìgètǐ”méiqiānchědàogèdàshìlìdecúnwáng”

  yīzhàn,juéāndìwèi

  xuèyúndiànzhǔcóngdāngniánnàgèyǔzhòugèdàshìlìhǎndǎ”biànchéng了各大势力懒dé理会不愿招惹

  并非各大势力不想拉拢,只是从历史来看……,拉拢血云殿主,反而可能遭到血云殿主的攻击、杀戮这就是个疯子

  ……,罗峰本打算在原始xīng多绕几天的”可没想到yǔ宙之主们竟然一个个离开了,这搜查力度明显下降,自然而然罗峰就悄无声息的从一颗原始xīng直接去了外界……

  罗峰的神国

  “轰隆隆nm”大海无风都起三尺浪,而数百亿公里宽的无尽幽★海那涛浪是大的惊人,宛如雷声轰隆,奔腾汹涌

  在无尽幽海上空,整个神国的〖中〗央,那巍峨的神殿内

  罗峰站在神殿前俯瞰着无边神国

  “回来了”

  “结束了”

  ▲罗峰微笑着,感到前所未有的轻松

  回忆起此次,成名之战,的一系列事件”主要就是虚真魔神来杀自己而引发的自己去杀“天华尊者”,没想到其却躲在飞行宫殿类至宝内于是一场大风波掀起,杀800多yǔ宙尊者”战yǔ宙之主,施展微型yǔ宙一招灭杀6000多yǔ宙尊者”真正名传yǔ宙,震慑四方

  血云殿主稍一现身,引起大风波,完全转移子注意力

  “目的已达成”

  “我和班夫之主不相上下,施展出最强秘法完全就是yǔ宙之主而且是极难缠的yǔ宙之主”罗峰暗道,自己唯一的弱点就是,无法掌控一方时空这一点或许也会遭到有些强者的怀疑

  但是怀疑yòu如何?能够施展“金光,和“微型yǔ宙”已经让罗峰展露出绝对的yǔ宙之主战力从yǔ宙各大势力争夺的战略角度考虑,罗峰已经是明确的yǔ宙之主战力,且还有好几个分身,属极难对付的

  “不过xīng河之主,真强啊”罗峰暗叹,“就算我有劫甲,可如果没有xīng辰塔长棱抵挡……,怕一招,就能灭我蹴神体”

  xīng辰塔长棱先抵挡

  后冲击yòu有劫甲削弱,依旧令神体损失千分之二

  若仅仅是血影刀抵挡令神体损失50%,很正常怕是一两招便能令自己陨落除非自己全副武装

  “和最巅峰的yǔ宙之主比”我的神体弱了些而且攻击兵器也太弱”罗峰皱眉,“和yǔ宙之主们战斗,单单血影刀,似乎嫌不够”,沉火之主,一个分身,使用的好歹也是顶级至宝配套的双锤,威能有叠加的

  且沉火之主在yǔ宙中地位实力也不是多么拔尖的一个

  像焱帝,使用“焱神戬”那也是巅峰至宝中的极品和罗峰的“劫甲,是一个层次

  混沌城主……有三大分身,最强的自然是在yǔ宙海中厮杀战斗的即使是在原yǔ宙的,也是身披千宝衣,手持至宝石棍千宝衣仅仅是“领域类至宝”和那xīng河之主的领域类至宝同层次战斗至宝,罗峰虽没见老师出手估计二者也相差无几

  “我的战斗兵器差了些”

  “嗯”

  “老师不是说,我若是击杀十名顶尖yǔ宙霸主,或者,名yǔ宙之主,就可以为我打造一巅峰至宝?”罗峰暗道”恍如打造一件巅峰至宝中的极品,像,焱神戬,这一水准,也够了”

  不一定非dé求巅峰领域类至宝等

  毕竟攻击类中的一些巅峰至宝极品,价值也同样极高

  罗峰一翻手拿出一青石令牌

  “老师”罗峰意识进入青石令牌,传递讯息,这令牌乃是坐山客炼制的一件用来传讯的普通至宝这也让罗峰钦佩坐山客”血云珠,这种用来伪装的至宝、青石令牌这种用来传讯的、劫甲、xīng辰塔等是对主人要求极苛刻的

  总之,坐山客出手,和yǔ宙中正常诞生的一件件至宝,有很大不同

  “哈哈,徒儿我已知晓你在原始xīng中做的一切不过,你为何和那xīng河之主硬拼?这一硬拼,不就吓住了各大势力么,以后想要令各★方集体围杀你都难了”一道讯息很快传递过来

  罗峰哑然

  原来如此……

  难怪老师当年遇到xīng河之主等极强的,就立即逃根本不交战以老师yǔ宙最强者的能耐,即使是一个分身,也完☆全能硬抗xīng河之主的

  “我没想到而且我当时逃也没法逃”,罗峰道

  “也对,你的逃命能力不够”

  论逃命手段,当年的血云殿主乃是坐山客伪装,自然逃窜能力极强

  “找我有何事?”坐山客追问

  “老师,我正面斩杀那沉火之主一分身,也该算斩杀yǔ宙之主”罗峰道

  “我的徒儿,你想的太美妙了”坐山客道

  罗峰哑然

  看来没那等好事

  “当然不算”妻山客道

  “可斩杀yǔ宙之主的分身和斩杀真正yǔ宙之主,应该难度一样的”罗峰辩驳

  “当然不一样”坐山客则道“血云殿主凶名在外,如果没有分身那么没一定把握根本不敢单独和你交手而有分身之能的,即使实力差些,也敢去冒险你说…………那沉火之主如果没分身,他敢单独和你一战?”,罗峰哑然

  对

  后面追杀自己的很多yǔ宙之主,都是三三两两行动,而单独行动的,都是有依仗的

  “谁都不是傻子,想要斩杀一名yǔ宙之主,没你想的那么容易有分身”才会偶尔冒险,给你机会”坐山客哈哈笑道,“想要让老师免费给你炼制一件巅峰至宝……没这么简单的”

  罗峰撇嘴

  无奈

  “老师,我杀了那沉火之主分身,dé了些至宝可没处兑换啊如果献给族群不就暴露我身份了?”,罗峰心中也牵挂着这件事,血云殿主夺来的宝物乃是贼赃,像很多至宝名气很大,都是可以迅辨认出的

  所以销赃”很麻烦

  “也对”

  “那你就交给我,到我这来换至宝”坐山客道,“这是我住处的yǔ宙坐角…………你直接过来”

  一窜坐标井递过来……,罗峰顿时期待了……

  坐山客成自己老师这么久了”还没去过坐山客老巢呢

  “是,弟子以最快度赶来”罗峰顾不dé多少,当即便迅整理了一下至宝”而后便离开了神国,出发前往坐山客到老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