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篇 第三十六章 一起上绝路


  虚拟字宙鸿盟城,内城,鸿盟殿的重殿内,聚集着众多的yǔ宙之主

  “我也是刚从第二轮龘回时代听说的,也不知真假”燧石之主焦急环顾周围,“罗峰对我有恩,他若是身陷危呃……”

  “这消息应该是假的”虚金之主摇头道,“当初我和混沌一起进yǔ宙舟,混沌hái严令罗峰,而且罗峰自身实力也弱,hái不至于闯内域hái闯到灭神涧何况他那点实力,哪能和五消之主他们斗成那样”

  “嗯○了”

  “对”在场yǔ宙之主们点头

  第一轮龘回时代‘五浑之主”那可是能和混沌城主平起平坐的

  “别急,我和紫月圣地的几位yǔ宙之主,也有些交情我问问看”彭工之主笑呵呵的,顿时◎☆在场十余位yǔ宙之主都看向彭工之主,彭工之主很低调,可实力却是和混沌城主一层次的,地位极高

  彭工之主表情渐渐清穆

  “已经确认”

  彭工之主目光一扫周围,“罗峰的确闯到了yǔ◆宙舟内域的灭神涧,并且和因沱、五浑之主、究箭之主一战而后出现熔岩魔神,使得‘因沱’前所未有的重创,迫使究箭之主、五浑之主进入岩浆海其中究箭之主陨落,五浑之主却是闯过岩浆海了,不过估计损失也很大”

  “这……”

  “这是真的?”

  鸿盟殿主殿内的一位位各族yǔ宙之主,为之震撼、惊呆了

  究箭陨落?

  因沱重创,五浑被逼穿过岩浆海?

  “彭工,你确定?”虚金之主忍不住道,开玩笑,究箭之主可是和他实力相当的

  “确定”彭工之主点头,“我召混沌来”

  片刻

  混沌城主到来后知道消息,也是被震住了,他第一件事就是立即召罗峰:“罗峰,给我过来”

  “老师,彭工之主,虚金之主,诸位……”罗峰一出现在殿内,便环顾周围打了招呼

  “银河领主

  “银河领主”个个开口,声音中也喊着一丝敬服,过去因罗峰是晋yǔ宙之主,其他yǔ宙之主们并不怎么瞧得起罗峰,只是面上过的去可这次事情闹太大了,竟然搞得究箭之主都陨落了搞得所谓打不死的因沱都重创……搞的强大的五浑之主被逼的冒险穿过岩浆海

  韩服

  “你和因沱、五汪之主、究箭之主的事……是真的?”混沌城主开口

  “嗯”罗峰点头,“因沱被熔岩魔神踹了两脚,金舐甲怕都损坏了,至于因沱,即使不死,估计神体也剩不了多少”

  “究箭之主,他的刀芯界在五浑之主手里,恐怕是真的死了”

  “五浑之主,穿过岩浆海,估计牺牲也不”

  罗峰说的直接……却让混沌城主、虚金之主等一群强者们心跳加,开玩笑……这是在搏命啊

  “你呢?”混沌城主追问

  “我当然也只能穿岩浆海”罗峰道

  顿时一群yǔ宙之主心悬起来,穿岩浆海?简直不想活了

  “侥幸活着穿过抵达焰水湖,不过被紫月圣地的封砻之主、盘柯之主、幽娅之主……hái有那命大的五浑之主他们四个联手追杀我……”罗峰直接道,“现在弟子正在逃命,老师就召来我了”

  “四个?封砻之主、五浑之主?”混沌城主也屏息了

  罗峰点头

  “怎么办……这下怎么办?”混沌城主眉头紧皱,“你在焰水湖,就算我要赶到那,都要数十年时间巨斧创始者是hái在倾峰界……谁能救你?”

  “来不及救”虚金之主摇头

  彭工之主也皱眉

  罗峰却是直接道:“老师请放心,这一战,拼到这份上那五浑之主和我不死不休……弟子大不了牺牲主战本尊而已绝对不会丝毫退缩此刻他们正在追杀弟子,弟子不容分心,就先退去了”

  罗峰一躬身,刷,便已经消失

  “不死不休?”混沌城主、彭工之主等心完全悬起来,可他们根本没办

  “厉害”

  而其他一些yǔ宙之主,特别是鸿盟附属族群的yǔ宙之主们都心中惊颤,弄死了究箭之主就罢了,现在和五浑之主死拼去了,hái和紫月圣地封砻之主他们斗起来这简直太疯狂了,他们平常根本不敢去招惹封砻之主、五浑之主这一类可怕存在

  “罗峰,你逃,逃,看你能逃到什么时候我不杀你,我五浑何以在yǔ宙海立足?”五浑之主咆哮着,“你死定了,死定了”

  “死定了?要杀靠的是实力,不是靠你的嘴巴hái是闭嘴“罗峰则是在遥远处急朝上方冲

  罗峰现在飞在最上方

  盘柯之主、幽娅之主则离他最近,在他下方仅仅不足一亿公里处,以他们百倍光的度,数秒即可越过

  五浑之主和封砻之主则都是斜着从另外方向朝他追来,他们俩距离罗峰,就实在有些远了……五浑之主距离罗峰也有过千亿公里,封砻之主距离罗峰hái远些

  “哗”

  越朝上飞,越冷

  寒风带的最上方……便是一直腾绕弥漫着的冻湖霆火

  一眼看去,无尽的火焰遍布整个高空最深处,在漫长的岁月中,冻湖霆火一直这么存在着偶尔会出现大的波动,朝下方波及开去“甚至冲击到下方的焰水湖,令整个焰水湖都完全冻结起来

  如果不朝下方波及……便是一直在最高空

  “最上面是冻湖霆火”

  “这都飞了好几天了,上面都是冻湖霆火了,这银翼领主罗峰怎么hái一直朝上面飞?冻湖霆火极为寒冷,连顶级宫殿类至宝在其中都要冻得碎裂,极可怕,不过看来,他应该拥有巅峰宫殿类至宝”

  刷

  高空中的罗峰瞬间钻进了一血色金字塔中,乘坐着血色金字塔,直接冲进了最上方无尽的冻湖霆火中

  “幽娅……进来”盘柯之主也取出一银白球体,球体上有着复杂秘纹,随着他俩接连进入其中

  银球也迅钻进浩瀚的冻湖霆火中

  许久之后

  “逃进冻湖霆火?不管你逃到哪里,都逃不掉”五消之主眼眸中燃烧着愤怒的火焰,紧跟着他的灭绝神铠瞬间分解,很快便凝结出五兽神,他则是在五兽神内部操控着五兽神……也钻进了冻湖◎霆火中

  再过片刻,封砻之主也乘坐巅峰宫殿类至宝,冲进冻湖霆火

  “怪了”

  “罗峰的度慢了”

  “对……他是在减,真是怪事”紧跟着罗峰的盘柯之主、幽娅之主都疑惑了

  “封砻,罗峰飞行度减慢了”

  “跟着就行了,最前面便是绝路,他逃不掉的”封砻之主如此回音

  罗峰度减慢,盘柯之主、幽娅之主自知奈何不了罗峰,所以也跟着减慢度而后面的五浑之主、封砻之主则是一直最高前进

  一慢,一快

  五浑之主和罗峰的距离越来越近,六百亿公里、五百亿公里、四百亿公里……一百亿公里、五十亿公里、十亿公里、一亿公里……

  “罗峰,你hái真是找死,你找死……我如果不杀你,不就对不起你这份心了嘛”五浑之主话语中蕴含着无尽杀意

  “五浑……追我这么久,你可真有毅力你可知道前面是什么地方”罗峰度逐渐减慢,声音透过金色的国度,自然传递在五浑之主耳biān

  “那里可是绝路”五浑之主道

  “对,是绝路,准确说是十二深渊”罗峰道

  焰水湖空间的最上方……有着冻湖霆火

  冻湖霆火怎么诞生的?

  便是十二深渊,十二深渊是无比巨大的十二个无尽空间,其中六个深渊在源源不绝的喷发着无比冰冷的冻湖霆火,而另外六个深渊,则是时刻吞shì着无尽的冻湖霆火形成了一个循环,一旦喷发力度比吞shì力度强,无尽冻湖霆火便会波及到下方的焰水湖

  而深渊,乃是绝路

  之所以是绝路,一是因为闯进去,没有其他出路,只能从深渊口再返回

  二是因为闯进去,也就yǔ宙最强者才有活命把握,就连拥有至强至宝的yǔ宙之主都不敢进去进去……便是走上绝路

  “深渊……”,罗峰朝上方飞去,上方无尽的冻湖霆火已然被吞shì形成扭曲的巨大漩涡,只见上方一广袤的无尽的深渊黑洞出现在那,强大的吞吸力量,令罗峰唯有靠星辰塔、金色的国度一起联合才抵御

  “你想吓我?哼,越靠近深渊吞吸力量越强,不过,你所能承受的吞吸力量,必定不如我你死定了”那狰狞的五兽神嘶吼着化作流光,杀向罗峰

  罗峰抬头看了眼上空那无尽幽暗的深渊黑洞,这是比岩浆海可怕的地方,即使自己陷入深渊,也根本无出来

  “你再过来,可别后悔”罗峰道

  “哈哈,后悔是该是你”五兽神嘶吼着,巨大的蹄爪已然践踏向血色金字塔 ◎
  “我不是你的对手,所以……”,罗峰巅声道

  轰隆

  微型yǔ宙瞬间诞生,将五浑之主和罗峰完全笼罩其中,巨大的微型yǔ宙根本抵抗不了滔天的吞吸力量,而且它也根本没抵抗,便被那幽☆暗的无尽深渊瞬间吸进去,随着微型yǔ宙在吞吸力量下崩溃,已然被吞吸到深处的五浑之主正在竭力挣扎,却已然晚了…….

  “不”五汪之主惊怒了,五兽神疯狂的想要往回飞

  “能让五浑之主陪我一起上绝路,是我的荣幸”罗峰声音却是回荡在五浑之主耳biān

  寂静

  无尽深渊黑洞之外,一颗银色球体在那,片刻,一座宫殿也出现在那

  “疯子,疯子”盘柯之主、幽娅之主依旧有些战票

  那可是绝路

  即使拥有至强至宝的yǔ宙之主,也不愿进去

  “这个银翼领主,竟是这样一个疯狂的家伙,对别人疯狂,对自己也疯狂”封砻之主也遥遥看着高空上方那巨大的深渊黑洞,心中战票,他明白,五浑之主完了他忽然意识到…….自己竟然选择夺罗峰的宝贝,是何等错误的一个选择

  “幸好他抓住的是五浑,不是我”封砻之主不由暗自庆幸

  番茄完成了承诺,前段时间压力很大,番茄当时停三天来调整自己,停的旧子中,也出去看了电影,也坐在电脑前写了过万字的大纲等,状态好很多写的也有感觉,在此刻,番茄在保持正常的情况下,也将欠的五全部hái掉了

  哈哈,这些天看《吞sh●ì星空》在榜单上落后,很想拉票,可又惭愧不好意思拉票

  现在正常,欠的五也补掉

  总算敢拉一下票了

  月票、推荐票很落后“希望大家支持五票六票不嫌多,一票不嫌少,呵呵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