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篇 陨落的最强者 第三章 鹿虫和罗峰贴


  巍峨庞大的黑色舰船正不断上浮,令整个黑色沼泽都为之震颤。*:*

  和黑色舰船一比,罗峰tā们便显得无比的渺小。不管从体型、气息上都是如此!在场的每一个宇宙之主,如果不是仗着至宝一旦掉进黑色沼泽则必死无疑……全力攻击都无法撼动黑色沼泽,可这黑色舰船却轻易让黑色沼泽一大片区域都为之震荡。

  “怎么夺宝?”

  “没听过啊。”罗峰脑海中掠过一个个念头,墓陵之舟的传说虽多,可人类族群从未得到过墓陵之舟,放眼整个宇宙海近百股势力,怕也就两大圣地得到过墓陵之舟,自然更加不懂夺宝的方法。

  责命印记烙印?

  应该不是,若是能烙印,鹿虫之主和神眼族的影埃之主、巫勉之主不会这么平静。

  “鹿虫之主。”罗峰忽然直接传音,这次却是仅仅传递给鹿虫之主,并没让巫魁之主、影埃之主知晓了

  “银河领主。”鹿虫之主应道。

  “我见识少,也不知道这墓陵之舟的讯息,虽听过它的传说,可真实讯息却是几乎不知晓,不知道鹿虫之主能否和我说说?”罗峰问道,在场强者中恐怕出自紫月圣地的鹿虫之主,是知晓最多的。

  “哈哈哈……凭什么告诉你?”鹿虫之主反问。

  罗峰却是一笑,不在乎道:“若是不能荡诉也罢,我便看鹿虫之主和影埃之主、巫勉之主你们三位怎么行动,我跟随你们就是!”

  “你真的想知道?”鹿虫之主忽然道。

  “当然。”罗峰道◎了

  “告诉你也没问题,我有一个条件。”鹿虫之主道,“我紫月圣地在这炎冰域应该并没qítā强者,等这墓陵之舟完全出世,估计也要不了多久。嗯要召唤qítā强者根本采不及……我实力最强,怕会成为众◎矢之的。你便暂时听从我的,如何?如果同意,我便告诉你墓陵之舟的详细讯息,如果不同意,那就罢了。”

  “同意:”罗峰毫不犹豫,“不过对外我听从你的,可在宝物面前,可不要怪我。”

  “宝物面前,自然是看各自实力。”鹿虫之主应道。

  “好。”罗峰应道了

  tā也知道鹿虫之主为何忌惮qítā势力。

  这鹿虫之主虽然有至强至宝,可那是至强铠甲!在防御上虽强,可正面战斗上yōu势并没那么大工而且强者厮杀,比如五阶宇宙之主和四阶宇宙之主战斗,最多令四阶宇宙之主处于下风,想要击杀却是不太可能。除非是‘绝对克制……:

  就像净眼之主,灵魂攻击能令对方瞬间茫然毫无反抗,这和绝对克制,或许有奇效。

  像一些五阶顶级存在,和宇宙最强者交手都能保命。更别说对手仅仅是六阶宇宙之主了。鹿虫之主能发挥的实力,也估摸着是宇宙最强者在原始宇宙内能发挥的实力而己……虽然能占绝对上风,可要杀在场任何一个,就耸要杀罗峰,都是千难万难:

  “既然你同意。”鹿虫之主直接道,“我便告诉你墓陵之舟的讯息:”

  “墓陵之舟,是在无尽纪牙之前,宇宙舟内一群古老存在的使用工具。

  当然那介,古老文明实力强横……比如tā们制造的黑纹石柱,制造的整个宇宙舟,尽皆是我们现在宇宙海任何一个强者都无法撼动的。”鹿虫之主讲述着:

  罗峰也赞同。

  那个文明,的确很是强大。甚至从诸多蛛丝马迹判断,连很多至宝,乃至至强至宝,都是那个文明遗留下乘的。单单从至强至宝中蕴含的讯息文字和那文明的文字一模一样就能推断出一二乘。

  “像宇宙舟内大量的特殊之物黑纹石柱、血海盘、墓陵之舟等等,都是无法用烙印生命印记的办法认主。”

  “黑纹石柱、血海盘之类的我不敢说,和墓陵之舟,更像是工具,并非至宝。”

  “比如,你躲在墓陵之舟内,外界强者进行攻击……强大的攻击,虽然会被墓陵之舟抵消一部分,可依旧有强大冲击力传递到里面。也就是说,墓陵之舟并不会像宫殿至宝一样却近乎完美的抵挡冲击力了不过它倒是天然抵挡灵魂攻击的宝物,因为材质特殊,虚化神力根本无法穿透墓陵之舟。”鹿虫之主道。

  “它的防御,只是材质特殊而已。”

  “想要认主?必须进入墓陵之舟内部,找到它的控制核心。”鹿虫之主说道。

  “控制核心?”罗峰又道。

  “整个宇宙舟内,有好些墓陵之舟,不过许久才会出世一艘。且每一艘的墓陵之舟的控制核心都不同。”鹿虫之主道,“所以你就别想从我这知道了,因为我自己都不知道。”

  罗峰明白,对方肯定知道些有关控制核心的讯息,只是这等机密,牵扯到夺宝,怎会轻易说?

  “想要进入这墓陵之舟,没qítā办法,只能等它主动开启舱门:”鹿虫之主道,“如果它不主动开启……那么谁都无法强行破开……

  “那☆得等多久?”罗峰追问。

  “很快,只要它完全出世,一般会自动开启。当然也有可能突然拖延……”鹿虫之主感慨,“在我圣地记载中,也出现过一艘墓陵之舟完全出世后,却是一直不开启,过了足足三百多纪元,▲déděngduōjiǔ?”luófēngzhuīwèn。

  “hěnkuài,zhīyàotāwánquánchūshì,yībānhuìzìdòngkāiqǐ。dāngrányěyǒukěnéngtūrántuōyán……”lùchóngzhīzhǔgǎnkǎi,“zàiwǒshèngdìjìzǎizhōng,yěchūxiànguòyīsōumùlíngzhīzhōuwánquánchūshìhòu,quèshìyīzhíbúkāiqǐ,guòlezúzúsānbǎiduōjìyuán,当时宇宙中最为厉害的一名炼制至宝的最强者透过秘法,引动墓陵之舟,令墓陵之舟主动开启:”

  “炼制至宝?”罗峰心中一动。

  “能炼制至宝,都是对那一文明有极深了解的。”鹿虫之主道,“那一文明留下乘的宝物,qítā强者看不懂,可那些炼制至宝的强者仔细研究,却是能够寻找出奥秘乘。关于这墓陵之舟,还有一讯息,你应该听说过,一艘墓陵之舟可带着36名强者,一道进入那墓陵!”

  “经仙”罗峰只知道墓陵之舟可带着强者进入墓陵。

  “只有一次,当驾驭着墓陵之舟……进入墓陵后,这墓陵之舟便会离去不再受控制。”鹿虫之主道,“所以即使得到墓陵之舟,也必须考虑清楚是否要进墓陵……旦进了墓陵,就没机会再出来了。”

  墓陵之舟从黑色沼泽中缓缓浮现,速度缓慢,而动静也一直在持续着,很快便又吸弓乘一座宫殿类至宝,乃是第一轮回时代祖神教势力。

  一个个轮回时代……

  不管哪一个轮回时代,都有祖神教这股势力。当在原始宇宙中时,祖神教一般都很强大。可一旦原始宇宙毁灭进入下一个轮回……这些被逼的只能生活在小型宇宙的祖神教强者们,再没了宇宙本源的庇护后,势力便会弱不少,团结☆程度也大减,显得很是松散。

  “哈哈,神眼放的影埃之主、巫魅之主?紫月圣地的鹿虫之主?第一祖神教的琉玖之主?人类银河领主?”一道猖狂声音响起。

  “这是……墓陵之舟?”

  轰!★

  刚才抵达的一道惨白光芒,立即划过流光,直接朝墓陵之舟冲去。

  在场罗峰、鹿虫之主、影埃之主等一个个都只是嗤笑看着这一切发生,只见那道惨白光芒落在墓陵之舟上,寻找到没被黑色沼泽沾染的地方,竭力尝试着烙印生命印记,可显然根本没法成功。

  “骸族的就是愚蠢!”冰冷嗤笑声透过领域,响彻这一方时空,“我们都在这遥遥看着,谁都没去认主。难道还猜不到……无法认主?还去经着找死一样去认主。真是可笑啊。”

  “神眼族的就是白痴!别的强者没说,你们叽歪什么!我当然知道这墓陵之舟无法认主,可好歹也再度尝试下,谁知道不同的墓陵之舟,是否有所不同!”那尖厉声音天然蕴含着一股疯狂在qí中,“而且谁知道你神眼族到底有没有先认主尝试过?”

  tā这话俐是说对了。

  最先到的是神眼族,tā们的确仔细研究了这浮现的墓陵之晋,也尝试认主过。毕竟神眼族只是第一轮回时代的,对墓陵之舟了解的讯息,依旧远远不如两大圣地宇宙。

  “愚蠢的骸族,就别狡辩了。”冰冷声继续道。

  “自以为是的神眼族。”尖厉声音也嗤笑着:

  在场qítā势力却是没出声,骸族和神眼族都是第一轮回时代巅峪族群,骸族虽然比神眼族弱些,也是神眼族的天生死对头。tā们族人的天赋都是相互克制。近三个轮回时代乘,彼此的争斗从未停歇过。能在神眼族压制下,依旧保持如此强实力,骸族实力可想而知。

  时间流过……

  又过去大半个月,再无新势力到乘。

  现在是神眼族、骸族、第一祖神教、紫月圣地、人类,这五股势力。罗峰只知道自巳是独自一人,至于qítā各方?大家都在宫殿至宝内,至于宫殿至宝内到底有几位强者?谁也不知道,或许看似仅仅独自一人的骸族就有好几个。或许那估摸着仅仅只有两个强者的神眼族不止两个。

  在战斗发生前,一切难说。

  “轰~胁”

  墓陵之舟zhōng于完全悬浮,舰船船底脱离了黑色沼泽,隐隐浮空,同时整个舰船开始震动了起乘:

  “舱门要开启了!”

  “银河,行动。”鹿虫之主直接传音给罗峰:

  嗖!嗖!

  罗峰的血色塔楼跟随着鹿虫之主的金字塔,立即朝远处巍峨的墓陵之舟高速飞去。

  “快。”

  “看紧鹿虫之主,tā知道的最多。”

  “跟上。”

  qítā几股势力看到鹿虫之主、罗峰立即冲过去后,顾不得具tā,立即神力燃烧,个个将宫殿至宝催发到极致,速度都很快飙升到百倍光速,化为一道道流光,朝那墓陵之舟飞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