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七章 重归

  当花衫飞接 手下惊恐哭喊的电话赶回来的时候,迎接他的是满屋狼藉,一地血腥。(        ·         C )花衫飞连自己的妻弟的尸体都没有多 上半眼,一脚 厌烦的将其踢开,然后心急火燎的跨进自己的卧室,立即僵硬zài了原地。因为他耗费五万块购买来号称固若金汤的保险柜正歪斜zài地上,保险柜张开的门还zài轻轻的摇晃,最重要的是……里面干净得 像是被狗tian过的盘 一般!

  而那里面,本来应该有整整二十公斤毒品和五十万人民币的!

  顺着地面洒落的白色粉末,花衫飞呆滞的将目光投向了旁边的卫生间里,zài马桶旁边能  一 袋一 袋似是袋装豆nai粉一般的破损塑料袋。这些空dangdang的塑料袋都被r  皱zài旁边,随意的丢弃着,这里散落的白色粉末更多。  这一幕后,花衫飞觉得自己的脑袋都几乎要裂开了,眼前一黑忍不住都要呻yín了起来。

  他预计当中最坏的可能生了:那个该死的岩仔居然忍得住这笔价货的y  惑,***直接将整整二十公斤佰粉冲进了 h  水马桶里面!!要知道,他手上的这批佰粉乃是纯度为99%的海落因,若是拿给“零售”的下线重新兑制一下,少 也能再兑出翻倍的货来,这一加一减之间,花衫飞的损失几乎是要以千万为单位来计算的!

  …………

  这时候的方森岩正坐zài一辆颠簸的公共汽车上,浑身上下都被包裹zài了一件连帽风衣里,他的手上提着一个普通的公文包,包里面装的 是从花衫飞保险柜里面顺手牵羊来◇的五十万现金。他坐zài客车的最后一排位置上,身体有节奏的随着客车的颠簸而晃动着,双眼似闭非闭,仿佛睡着了一般。尽管zài重新进入 现实shì界以后又受 了不轻的伤势,但方森岩可以清楚□的感受 ,哪怕是背后那两道最深最长的伤口也zài以一种奇迹般的度愈合着,预计几个 时后 连疤痕都留不下一条了。(        ·         C )

  这辆车从哪里开来,要往哪里去方森岩都不知道。他上车后 直接对着司机递了张一百块过去,抛下一句“ 终点站” 直接 了最后一排坐了下来。要摆脱敌人随后而来的追查,那么最好的措施 是前往一个连自己都不知道要去的目的地。

  所□以方森岩zài公路边等候车辆,只要是开来的客车,无论方向,价格,目的地,直接便上车,等 达了目的地再去考虑如何与大四叔他们汇合,因为花衫飞不仅zài防城港市内势力盘根错节,而且他多半会将一系列○连环杀人/抢劫的罪名安放 方森岩的头上,因此方森岩考虑的不仅仅是黑帮的追杀,更得有面对庞大国家机关的觉悟!

  五天以后,转乘了好几趟车的方森岩来 了广东境内,他先下了长途客车,转身 又上了一辆摇摇晃晃的破旧中巴。这中巴的牌照都肮脏得被泥水泼洒了 不清,司机和售票员虽是笑容可掬,却也掩不去那满面的横r  ,果然车开 了偏僻的地方时候 停下来不走了,售票员凶相毕露的要每个人都补1  块票钱。方森岩遇 这种事情却是不惊反喜,老老实实的jia 钱坐车。这辆车的司机干的都是违反治安管理条例的勾当,那么走的路线肯定 会避开人民警察经常出现的地方,这无形来 对自己的安全又多了一项保证。

  方森岩的目的地是广东省东面的一座岛屿,叫做饭铲岛。这个岛本来是被一家养殖户承包了来网箱养鱼的,却是连本带利赔了个精光,老板也zài绝望当中背着一屁股债跳了海。从此 有人 这个岛形似饭铲头,像极了毒蛇的脑袋zài风水上 很不吉利,渐渐的 荒废了。

  之前大四叔跑船的时候现了这个岛,觉得这里可以躲避风雨,外加距离集市也不算远便于将打来的鱼出售,地方也很是清静,于是便将这里当成了一个半固定的秘密基地。  点   根据方森岩的推测,福远号启帆出海之后,顺风扬帆而下,有很大的可能是直接来 这里躲避风声。

  饭铲岛距离岸边也有两三公里,方森岩为了避免引人注意,特意zài一个偏僻的地方躲了两个 时,等 了晚上天黑透了才下海游了过去。结果却是相当失望,岛上屋 当中的桌 板凳上灰尘都蒙了很厚的一层,显然他们根本没有来过。

  好zài之前还留下了几袋米和咸菜,清水的什么都不缺少,于是方森岩便打算住下来避避风声,反正根据他的推测,自己应该正zài被警方通缉,通缉这个东西的热度zài一周的时候达 最高峰,随即便慢慢下降,一个月以后对非政法部门的人来 几乎 是张废纸了。当然一个月都吃咸菜或许很难让人接受,不过千万不要忘记方森岩是一个出色的船员,周围的大海当然能够给他提供丰富而新鲜的海产品。
<□br>  所以方森岩顺理成章的留了下来,他按照zài空间当中学会的方法锻炼着自己的身体。时间飞的流逝着,距离方森岩离开梦魇空间已经有十七八天了,这一日上午,方森岩正zài海岸边赶海( 是趁着退□ ha 的时间去捡拾海产),刚刚捞了半斤海肠 。胸口蛰伏的梦魇印记突然热,他心中本能的一凛,闭上眼睛一查询,立即一条信息浮现 了脑海中:

  “请zài二◎十四 时内及时进入梦魇空间。”

  方森岩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面对这个神秘而危险的空间,他觉自己竟是没有丝毫的恐惧,而是难以遏制的兴奋了起来!他从旁边推出了一条 舢板,匆匆◆的向着6地滑去。不 半 时以后,方森岩已经置身于五公里外的平裕镇上,他之前曾经陪着大四叔来这里贩卖过四次海产,所以对这个镇 的熟悉程度几乎不亚于自己的手掌了。

  很快的,方森岩便来 了这里最大的市的三楼,然后趁人不备拐入了旁边的防火通道,轻轻的掩上了门,这条安静的送货通道同三楼的喧哗形成了鲜明的对照,方森岩很平静的向着楼下走去,同时将意念集中zài梦魇印记之上。

  很快的,方森岩 走 了本该是zài楼底的地方,却出现了深深的楼梯通向那个未知神秘的shì界。行完最后的几条阶梯之后,眼前依然是一片茫茫黑雾,方森岩胸口的梦魇印记光芒大盛,赤红色的光芒照耀出一条路来,方森岩跟随前行,很快的 又见 了那架走出梦魇空间乘坐的电梯 

  这些日 zài海岛上的锻炼并没有白费,方森岩又增加了一点体力一点感知,取回了寄存的装备之后,他的属xìng如下:

  力量11点(1 +1)

  敏捷8点(7+1)

  体力16点(14+1+1)

  感知13点(12+1)

  魅力8点(6+1+1)

  智力6点(5+1)

  精神5点(4+1)

  括号内右侧数字为装备加成。

  可以使用的道具也寥寥无几:除掉那只zài非战斗状态下可使用的汉堡包之外,还剩下了那枚从可怜的奎斯特手上搞来那粒未提纯的黑色血兰素。方森岩仔细的检查了一番,觉没有遗漏下东西以后,便踏出了电梯。

  此时梦魇空间当中依然是分不出日夜的模样,周围的光芒明亮而不刺眼。方森岩回 这里以后,却有一种 不出的亲切感觉。他还是来 了广场上面的ji▲a 易市场当中转了一转,也现了许多令人动心的东西,遗憾的是手里面的通用点实zài是过少。因此不禁也生出了望洋兴叹的感觉。

  当方森岩正要离开的时候,忽然  旁边▲a yìshìchǎngdāngzhōngzhuǎnleyīzhuǎn,yěxiànlexǔduōlìngréndòngxīndedōngxī,yíhàndeshìshǒulǐmiàndetōngyòngdiǎnshízàishìguòshǎo。yīncǐbújìnyěshēngchūlewàngyángxìngtàndegǎnjiào。

  dāngfāngsēnyánzhèngyàolíkāideshíhòu,hūrán  pángbiān的摊位上围了一群人,并且貌似还争吵得很激烈的模样。于是便靠近了过去,结果觉事情再简单不过,两拨人同时 中了一个 起来很是古旧的银色铃铛,然后相互之间开始竞价而已。这种事情对于卖家来 自然是欣喜无比,多多益善。但对持的两群人却是火气颇大,相信若不是空间处于无法互相攻击的状态,早 大打出手。

  对于这种纠纷方森岩却是没有意思要深入了解的,促使他留下来的是那帮人的对话:

  “五千通用点,外加十点潜能点!”

  “五千五百通用点,外加十一点潜能点。”

  “ h,***!你这头蠢驴,这一个碎裂的圣佩铃铛只对黑暗生物有效,并且顶多再使用五次,也犯得着出这么高的价格?”

  “非常遗憾,先生,我下一次要经历的shì界里面恰好 有大量的黑暗生物,所以对这件能够范围震慑这些可恶的家伙道具,我是志zài必得。”

  “………”

  接下来的话方森岩没有再听下去,他忽然从一句话当中意识 了一个十分敏感的问题:

  “非常遗憾,先生,我下一次要经历的shì界里面恰好 有大量的黑暗生物…… ”

  这家伙怎么知道他要经历的shì界里面有大量黑暗生物的?难道,有什么方法可以提前得知下一个经历的shì界。若是这样的话,便可以提前获知剧情,即使剧情有改变,也能够针对xìng的筹备一些装备道具,自然可以大幅度的提高活下来的生存几率!

首发BXz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