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血船之决

  面对哈罗德的询问,方森岩淡淡的道:

  “他的尸体被我按照维京人的习俗,放在了一艘 船上面,然后放入 了大海当中。”

  哈罗德脸上听了没什么表情,阿芒德却是冷冷的道:

  “你会这么好心?”

  方森岩不屑的道:

  “信不信由你。”

  哈罗德忽然道:

  “他没有 谎,在伟大的奥丁神光辉的照耀下,我们维京人有办法寻找 亲人的尸体。”

  阿芒德目光又变得阴冷了些。

  哈罗德也不理他,对着方森岩道:

  “这件事  底,还是我们家族的私事,不能为了部族当中的勇士白白的流血。水手岩,如果你敢与我进háng血船对决,那么无论我们之间的对决胜败如何,我带来的维京人七武士也不会出手!”

  阿芒德听了以后,瞳孔忽然收缩了一下,哈罗德提出单挑显然不在他的剧本当中。他似乎也忘记了一件事情,并不是每个人都会像刀疤亨利那么忠心耿耿,甘心成为他的棋 。

  在最初的维京海盗当中,一旦双方出现了不死不休的争执,便有着古老的传统,一声不吭的将船停泊在了一起。然后放下了一艘 船,双方在 船的一头一尾搭上跳板,然后双方船上的所有人依次上场单挑。

  每个走上跳板的人都面临这样的命运:或者将对方统统杀光,或者自己战死,由后面的同伴替自己复仇……当然还有一条路 是跳海,但死者的鲜血和尸体都会被丢下海去,早已吸引来了大量的鲨鱼。

  如果没有意外的话,那么跳海的下场都是葬身鱼腹。而且还会被族人一起唾弃。往往 了最后,那艘用来作为决战战场的 船都会被鲜血浸透,被称为血船。

  值得一提的是,在维京人当中因此排在船头第一个上阵的,通常是最精锐的战士,他们在战斗中**上身,着粗野的吼声,忘情的享受战斗的酣畅。他们知道,脚下的跳板浸透着zǔ辈的鲜血,自己的后代也会落脚在同一个地方。

  愤怒使维京海盗显得强大而骇人,能够在残酷的血船战斗当中多次活下来的,已经可以自由的将自身的愤怒,战意以及受 的伤害转化为自身的力量!

  这些人 被称为“狂战士”!!!

  ------而哈罗德 恰好是一名狂战士。

  面对哈罗德的提议,方森岩毫不犹豫的 一口答应道:

  “好!”

  对于方森岩来 ,这场战斗当中自己的手下已经是处于全面的劣势,若不是礁石在前方撑住,那么相信早 被敌人攻上了山姆号上来。若是能够借这个血战决斗的机会让自己的手下喘上那么一口气,获得宝贵的休息时间,伤员可以得 合理的救治。

  要知道,方森岩的船上是有专业的医生卡托存在的,而且还购买了那来自苏丹的神奇油膏。方森岩若是可以借着这个拖延的机会拖延二十分钟的时间以上,那么毫无疑问自己船上人员 几乎都可以得 及时的救治,重伤的可以不死,中等伤势的都变成轻伤,战斗力起码也能提升五成以上。

  维京人的动作也是十分迅的,陆续 将船上的尸体纷纷的抛下了水去,没隔多久 见 水下一条一条沉沉的暗影穿梭着,竟全部都是凶残无比的灰鲭鲨,长达五六米,哪怕在火光映照下也可以  其口中的牙齿有着森然的寒光,这些强大的生物大☆口撕咬着尸体,一团一团的暗红色血液咕嘟咕嘟的染了上来,令人脊背上面都泛出了寒意。

  大概阿芒德也吩咐过要抓紧时间,因此不过寥寥数分钟,维京人们便哗啦的一声将决斗的血船抛入 了海★水当中!

  那血船充满了维京人原始,剽悍,威猛的风格,乃是用一整棵的巨大橡树制造的,船身长约二十米,但是宽度却不 两米,船只的两头都有弯曲的雕像,很有些类似于天鹅的脖 ,但其头部却是狰狞凶残的异兽。

  血船入水以后,周围的鲨鱼甚至连食物都放弃了,都同时疯狂的聚集 了血船周围。由此可以 出,这艘血船确实是被鲜血所浸透,以至于鲨鱼连尸体都○放弃了,直接被血船的血腥气所引诱,甚至可以见 :附近几十平方米的海面都若是开锅的稀粥一般沸腾着。

  哈罗德率先跳上了血船,然后望向了方森岩,他的眼睛里面闪耀着一种狂热无比的光芒◇

  而方森岩的神情却依然是淡淡的,也没见他有什么动作,自然有手下的海盗搭好跳板,用敬畏的眼光 着方森岩一步一步的走向了那条血船!

  但方森岩 在即将踏上血船船头的时候,却是忽然站住了。他忽然 向了哈罗德沉声道:

  “我若是与你进háng决战,对阿芒德来 却是个大好时机,他乘着这个我没办法指挥的机会对我的人下手,可以 便是轻而易举。不háng,你必须给我个保证。”

  哈罗德冷冷的道:

  “你要什么保证。”

  方森岩道:

  “我要你的手下用维京人zǔ先的魂灵誓,无论生什么情况,只要我们的决斗没有外人插手,没有分出生死胜负之前,他们 得保持中立的态度,任何一方率先动手,他们 得出手攻击!”

  哈罗德脸色一变,转头望向了阿芒德,然后认真的点了点头道:

  “好,我 让你死得瞑目。但是你的人呢?你的人插手怎么办?”

  方森岩笑了笑道:

  “我的人插手,那么誓言当然作废。”

  哈罗德便立即转向了自己的手下大声吩咐了几句。

  那七名维京战士得 了哈罗德的吩咐,纷纷跪下,在手心当中割出了一条长长的血口,同时将之按在了胸口认真的起誓。对于维京人来 ,这样的血誓已经足以是最严重的誓言了!

  他们起誓完毕以后,方森岩不待人催促,已是直接举步踏上了血船,这时候方森岩才觉,血船的船板质地赫然都是暗红色的,在这条船上也不知道死去了多少人, 血色都已经深深的浸透了木板,再多的海水也冲洗不去上面的色泽。

  一见 方森岩踏上了这条船,双方都同时将跳板抽开。方森岩双手抱在了胸前,满不在乎★的道:

  “你处心积虑将我引 这血船上面来,现在终于得手了,有什么底牌 拿出来。”

  这个时候,血船上面忽的蒸腾起了雾气,

  血色的雾气●

  那雾气由淡 浓,

  很快的,哈罗德浑身上下都笼罩着血色的浓密雾气,那雾气 仿佛是他的盔甲,宠物,伴侣,武器,绕háng在了他的身边。

  而哈罗德的双手巨剑竟是奇异的闪现出了冰晶一般的光芒来!他的体型,竟是随着吸入那血色雾气,疯狂的膨胀了起来,本来显得宽松的皮甲, 起来简直 像是紧身的弹力背心。

  那牛角铸铁盔更是被撑得边缘都变大了起来,额头上的皮肤都绷得死紧。他的嘶哑声音更令人联想 了干涸的河流,急需要鲜血的滋润!

  “这艘血船的历史已经过了三百年,这三百年当中,也不知道有多少的维京勇士在上面抛头颅,撒热血,他们的英魂已经萦绕在了这艘船上,他们的精神已经附带在了这浸透了鲜血的战船当中!”

  “而我,伟大的狂战士哈罗德,从有记忆的时候起, 在这血船上练习自己的武技, 现在我在这艘血船上已经战斗过十七次,杀死了一百二十五个人,敢于站在我面前的人都全部死在了我的手下,因为……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维京人zǔ先们的战魂在护佑着我!!!而你, 是第一百二十六条冤魂!”

  当哈罗德出战斗前的咆哮的时候,方森岩想要抬脚起来摆出一个适合的战斗姿势出来,然而 在这个时候,诡异无比的事情生了,他的脚下的船板上的血色一阵荡漾,似乎都彻底的溶解了开来,然后形成了一个诡异的血色漩涡!从漩涡当中伸出了两三只由血液形成的筋肉粗大手掌,非常干脆的扯住了方森岩的脚掌不让他移动!

  方森岩骤然力,这才吃力的抬起了脚,将扯住脚掌的那几只血手扯碎成了液体,重新的溶入了船板当中,但是他的脚掌再次践踏在了船板上的时候,血色的漩涡再次形成,那两三只血手又伸了出来,死死的捏住了方森岩的脚腕不放。

  旁边的人 得眼珠 都几乎要瞪了出来,这样一艘妖异的邪船,方森岩哪怕是在上面移动háng走几乎都要耗费极大的力气,何况还得面对北欧战斗力最为疯狂强大的狂战士的猛攻?这 意味着要想闪避都★很难了,只能面对面的与狂战士进háng正面硬捍啊!难怪哈罗德对取胜拥有如此大的信心!

  然而方森岩依然面色十分平静, 起来相当的胸有成竹!

首发BXz &◆nbsp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